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散文诗» 散文诗园»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散文诗园
郑立:我在乌江歌山唱水
发表时间:2019-03-26 15:59:00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郑立

古驿站·野寒山


时光漂白的记忆,底衬在野寒山。

岁月打磨的心迹,蹀躞在寒山亭。

一道时间也跨不过的老坎,有炫目的美,有撩心的痛。

忽明忽暗,我歌山。奔荡的背影,秦道、汉道、唐道、宋道、明道、清道……有蛇迹,有龙影。

青㭎林,青石板,逼近乌江的暗示,迎迓我凌风遥想的枝叶。

或隐或显,我唱水。跌宕的山水,老官渡、龙溪渡、牛牵铺、白果铺、火炉铺……有虎头,有豹尾。

野寒山、古驿站,篆在乌江的隐喻,潜藏我依枕逐梦的华颜。


一根拴马桩扦在我的梦境,牵着乌江山与水的弹唱。

古渡口、古盐道、古驿站、古村落,大梦如昨,大寐如今。

流在乌江文脉里的骨血,是清泉盛满的杯盏,是语言深处的经卷,是幽梦编织的花冠。

依枕古驿站,回首野寒山。走着乌江渔火,游着乌江星斗。

我看清了,那些不被我知的大美,繁华在人间的万家灯火。



                 那些穿峡过涧的热望


一颦一蹙,从我的内心出发。

素心朴颜,从我的幸福开始。

澄澈足以撩人,翠滴足以养性,绝尘足以洗心。

悬瀑连天,一瀑瀑连天坠云的珠玉。

幽潭入地,一潭潭入地通窍的翡翠。

一匹匹藤蔓掩映的峭岩,栩栩如幻。

一幅幅生命之源的图腾,大梦粼粼。

画境中的一撇,盈漾在潺潺的溪流之上,芳心暗渡。

梦境中的一捺,徜徉在淙淙的泉鸣之上,情窦乍泄。

在青峡绿涧之间,听流水的心跳,野百合擎举着无言的清纯。

在碧岩潜壑之间,听鸟鸣的轻颤,天南星捧起了无言的花蕾。

在竹树翠蔓之间,听心弦的弹拨,过江桥攥紧了无言的嘘唏。

这些乌江的锦绣,我只能意会,只能凝望——

大自然的情人,所有的眼神都是爱的索取。

大自然的爱人,所有的眼神都有爱的恩赐。

谁看见了?一朵花儿敞开乌江的黎明。

谁看见了?一只翠鸟飞过乌江的雨季。

谁看见了?一声号子点燃乌江的青春。

在乌江歌山唱水,那些穿峡过涧的热望,照亮我生命的原乡。



                        大田古村,我渴念的归隐


前有土神台,后有铜鼓山。大田若梦。

左有沿沧河,右有木棕河。大田似幻。

我记起美国诗人庞德的一句墓志铭:“他早在成名之前,便已厌倦了名声。”

看,光绪年间的一只蝴蝶,随大田一起飞。

归隐的船,嵌入我瞩望的题花,还有落花的震颤。

归隐太迟了,有了咳嗽声,有了回咂的味道。

归隐太久了,有了澈骨意,有了归鸟的宁谧。

有风吹来,绕过低墙矮树,绕过木楼灰瓦,绕在古村的发簪。

苍古的板墙,斑驳的画梁,古朴的花窗,都是守望的真诚,凝眸在生命的过往。


风过花窗,飞檐阳光的金线。

黄家大院,穿针在我的一念之间。

把我种在风里,或圆满。或残缺。

月潮的心绪,日晷的印迹,挤满大田的鸟声。

一切的一切,沐浴在阳光光中,摇曳,缤纷。

一帘香龛还在。蹀躞三百年的遐想,徘徊耕读传家的流连,在古香的文字里,有了神祗般的干净。

两块牌匾还在。“景行仰止”,有光绪年间隐匿的雪。“明经”,有大清举人黄又陶带泪的眼神。

古颜的慈悲,随时光的流逝而金贵,而嘘唏。

在这人间的净处,只想悄悄地活,深深地爱。


                

                                木棕河,一再诉说的锦绣


——漂流,漂流,漂流!

涛声喧吼,插肩而过的斑斓,在一声锦绣的哎嗨里,浪逐飞舟。

剑山鹰石,猴形豹姿,瀑啸泉吟,山送水迎。

青峰翠谷,怪树悬萝,深潭浅湖,龙奔蛇腾。

一条隐秘的河流,渴望的甘泉,遁形于尘外。

群山绵绵,掏空虚度的光阴,把那些从人间出发的花草引入了神秘的魔镜。

清波粼粼,找回峭绝的的关隘,以及突如其来的细节,禅悟的娃娃鱼默认了我的漏洞。

彩虹紧锁的溪谷,敞亮在我的心扉。礁石紧抱的旋凼,装满细雨迎花的欲望。野枸为巢的灰鹭,腾起盘空舞雪的想象。

竹丛果园,泥墙青瓦,荷池稻田,拦不住吊脚楼上的雕龙画柱,拦不住小桥流水蹒跚而至的坦荡,怎拦得住一幅清丽、素雅、古朴的水墨,悬挂我澄澈的梦境。

爽心的涟漪守住了清风的底线。斑竹、慈竹、水竹、苦竹,节节风骨噙风起伏。白鹤的故乡,鹭鸟的天堂。

有爱牵引,抵达了五彩的神往。

有情虔敬,依偎着山水的热吻。

落霞灿烂,抚慰那归鸟的纯净。

山脊清矍,收拢冰与火的夜色。

在乌江一隅,我歌山唱水。人与自然的回响,澎湃乌江。



               大水村,一尾在远方飞翔的鱼


被起伏的沟壑渐渐孵化。

在大水村,我遇见了山高与水远。

在唐人的诗境里,那是韦承庆眼里的高阔:“天远疑无树,潮平似不流”。那是宋之问眸子里的亲切:“野合时雨润,山染夏云多。”

我窥见杜甫微妙的诗心:“水流心不竞,云在意俱迟。”我撞见王维淡雅的心境:“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

每一道山梁都有一尾鱼影,每一座山峰都有一尾鱼影的云。

“落叶的树木似伸展的鱼鳍,在风中拼命地摆动着”,在打工诗人郑小琼《返乡之歌》里,我找到了相似的喻体和旷世的福分。

一尾在远方飞翔的鱼,与我似曾相识。


被逶迤的山峦搂近了几分。

在大水村,我遇见了泥土上的粒粒饱满。

至美的况味,浩荡的生命由每一株庄稼决定,飞翔的鱼,隐身于大水。

大水在地下,学会耕种身体。一群群获得国家地理商标认证的扳角山羊,穿越在千亩石林,徜徉进万亩红豆杉,静静咀嚼山坳的风,有了飞翔的冲动。

大水在天上,学会飞翔梦想。一畦畦热烈的山辣椒,一片片殷勤的老玉米,有了鱼意的鳍,划向远方。游向生命无垠的大梦。

强悍的山。隐匿的水。我歌山唱水的情怀,振翅欲飞。

一尾在远方飞翔的鱼,与我心心相惜。


(郑立,男,60后,重庆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重庆市武隆区作协副主席,作品散见《星星诗刊·散文诗》《散文诗世界》《诗歌月刊》《诗林》《散文诗》《散文选刊》等,与人合著散文诗集《等一个秋天》《现代诗十四家》,参加18届全国散文诗笔会。)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