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文学评论» 诗歌评论»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诗歌评论
谢冕、峭岩:关于军旅诗的一次通信
发表时间:2019-03-22 10:41:42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谢冕、峭岩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艺。文艺工作属于培根铸魂的工作,肩负着用明德引领风尚的重任。那么,新时代的军旅诗歌究竟有什么特点、应该书写什么、怎样书写新的时代精神、如何从高原走向高峰、如何在继承传统的同时开拓创新等问题,谢冕、峭岩关于军旅诗的一次通信对此做了深入探讨,现予以刊发,以期推动军旅诗乃至军事文学的创作、发展与繁荣。

——编 者


谢冕给峭岩的回信


峭岩同志:您好!

我从唐山开会回来后,又连着参加了几个会,都是有关当前诗歌方面的会,可以说“百诗缠身”。看到您的来信,很是欣喜,老朋友了,以信述怀,倒是有许多亲切感。

您信中谈到的关于军旅诗的问题,也是我常常关注的、惦记的。正如您所说,我曾在军旅,对军队有着难舍、难忘的一段感情。给我的印象,几十年来,军队诗人的创作是走在前面的,也涌现出像早期的田间、公刘、白桦、魏巍、李瑛等诗人。后来的一批较为出色的也不少,在他们身上承载着军旅诗的过去和未来。

以往的谈话中,针对当前诗歌存在的问题,我说过,现在不是解决技巧问题,而是情怀问题。反观当下一些诗人,他们说不上锐气,也说不上批判性,只看到阴暗的一面,以表现人性的卑微为荣,将表现丑陋当作尖锐,将表现邪恶当作深刻,走进了一个认识的误区。诗人应当用一种非常美妙的词句,传达非常美妙的情感和人性中非常美丽的东西。当然要鞭挞丑恶,但不是把这些变成唯一的东西,生活有丰富的多面性,不能专门盯住这一点。我们缺少的不是语言技巧,缺少的是意境,是精神的丰富性。

还有一点非常重要,当个人化写作误入琐碎的生活经验泥淖时,就必然丧失了对世界的整体把控,就变成了对生活碎片的简单言说,这不仅对诗歌是一种伤害,对社会、时代也是一种伤害。诗人只有用个性化的视角和语言去阐述有公共意识的大主题,才是诗歌的完美。

前几天,我看到习总书记在看望参加政协会议的文艺界、社科界委员时的讲话,很是触动。他说:“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不能没有灵魂。”他讲的“培根铸魂”立意高远,思想深邃,就是用中华五千年优秀的文化传统——历史积累的、已经被大众认同的美的道德规范、正确的行为指南,引领人们的思想,铸造中华民族的魂脉。与当下不关心人民痛痒、专注个人情调抒发的诗歌相对照,我们距习总书记的要求还差得很远。

您信中谈到,军旅诗写什么、怎么写、为谁写的问题,这很关键。文艺创作历来就存在为谁创作、为谁立言的问题。毫无疑问,军旅诗歌也当如此。为兵服务,为建设一支强大的人民军队服务,是诗人的崇高使命和责任。只是今天的军旅诗更具现代意识、时代意识、审美意识罢了。

您说到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以诗人特有的感情、特有的语言和方式纪念祖国,应是展示军旅诗风采的好时机。为此,我有深情的期待。从我接触到的军旅诗、军旅诗人来看,大部分是出色的,依然保持着军旅诗的本色,又有新时代的创新品质,涌现出一批富有青春朝气的新人。军旅诗应该是中国诗歌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高亢的、激昂的、铁血的,又是先进的、明快的、诗意的。军旅诗自始至终有一个“特殊”的符号,它区别于其他诗而存在。

当然,我们的军队已走过九十多年的历程,已成为一支世界瞩目的军队。随之,伴随她的文学(诗歌)也不同往常,必然有强烈的时代感、极具艺术创新的作品出现,方能与之相匹配。我的体会是,诗人必须扎根脚下的土地,根深方能叶茂。如何感知当下军人的思想心态,如何体察今天士兵的所思、所想,如何赋予军旅诗新的生命,是军旅诗人要思索的。

相信,在新时代到来之际,在全面 建成世界一流军队的伟大征程中,军队诗人会写出无愧于伟大新时代的美好诗篇!

在军队里,我有不少诗人朋友,想来有许多亲切感和不舍感,这种感情您是能体会到的,请您转达我的祝愿,拜托了。

谢 冕

2019年3月8日



峭岩写给谢冕的信


谢冕老师:您好!

我俩刚刚参加在唐山举行的一个研讨会,没几天,我就急着给您写信,是因为想到军旅诗的写作,想到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有许多关于诗的问题求教于您。

我清楚地记得,您曾经是一位老兵。您1949年8月入伍,在南日岛服役,参加过保卫南海的无数次战斗。回忆这段历史时您曾说:“有好多次,我也就可能战死在战场上了。”看来这段血与火的历史对您是多么刻骨铭心。多年来,您不仅保持着军旅情结,更关注着军旅诗的发展。记得,我在原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任职时,您几次为我们讲现代诗,很受青年学员的欢迎。您也曾为多位军旅诗人写过评论文章,见证了军旅诗的发展,助推了军旅诗的健康走向,这些,作为军队诗人都铭记不忘。

新中国成立70年了,军旅诗也伴随着共和国的成长与发展一路走来。您曾对我说,从《解放军报》的“长征副刊”上经常读到军旅诗,有时是整版的,说明军旅诗的位置。尤其是一茬一茬新人辈出,诗风也正,又有新的风格、新的语言、新的态势,给予了应有的评价。反观中国诗歌的大环境,除却一批坚守诗歌美学原则的诗人外,有各种所谓“诗派”占山为王,打出各种旗号,因此,迷情于自我情调的诗歌充斥诗坛,对此,多次诗会上您有过严肃的表态。

我想,军旅诗从它诞生起就是诗歌的主力军,从最早的边塞诗到新中国成立初期,乃至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军旅诗起着引领诗坛的作用。发扬传统,传承血脉,创新军旅诗的疆域,是我们这一代诗人的责任和使命。为此,我谈一些看法,求教于您,请您指正。

总的是:军旅诗写什么、怎么写、写给谁,习近平主席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已明确回答了。我的理解是,在文学的底盘上,应该是人类的、历史的、民族的;正义的、崇高的、善良的;健康的、明朗的、含蓄的。对一篇(部)作品的要求,应该是“有理想、有道德、有筋骨、有温度”的高含量,军旅诗也理应如此。崇尚高尚,歌颂正义,高扬英雄,永远是军旅诗不懈的追求。

怎么写?尽管“诗无达诂”,可以有多种理解和写法,但通俗、明快、含蓄、意境,依然是诗歌的内涵。还有一种更通俗的说法是:“有话好好说,不要花里胡哨,更不要歪七扭八。”那种艰涩的、刁钻的、生僻的用语,那种纯属个人化、无真实内容的叙事、架构、语气,也不是我们所提倡的。军队是特殊的群体,军队需要英勇、无畏、奉献、牺牲,军队需要有与之相匹配的精神营养,诗歌是这种充满正能量、有着铁血精神的重要营养,容不得一点有害的物质。

写给谁?作为表现个人天赋,彰显个人意趣的(诗歌)文学,历来有“大我”“小我”的分歧。似乎进入新时期以来,尤其诗人主张“为我”的倾向越演越烈。诗歌(文学)是社会产生的意识形态,它一出生就富有自乐、教化的作用,当它一旦走出个人的藩篱,走向社会,比如最简便的微信传媒,就改变了它的性质。随之,便提升了它的价值理念。军旅诗人,他的诗当然主要是写给军人看的,因为他的背后站着一支庞大的钢铁队伍,为这支队伍服务,为这支队伍输送高品质的精神营养,是军旅诗人的使命和责任。

我想,军队的诗人还不至于把写诗当成自己家里的“宠儿”,不关乎旁人而“特立独行”。既然是“号角”“轻骑兵”,就应该善待诗歌了,为它输氧,为它培土,为它披挂盔甲。当然,我绝不是简单地把军旅诗划归为“口号”“说教”之类,鲜活的、清新的、向上的、含蓄的、意境的,依然是军旅诗内在的审美要求。

您曾是军队老兵,又是诗歌评论家,对军旅诗有许多期待,又会有许多想法,今天写信给您,求教于您,希望您谈谈看法,有谬误之处还望您给予批评指正!

祝您健康快乐!

峭 岩

2019年3月3日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