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小说» 小小说»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小小说
两个村庄
发表时间:2019-03-11 14:55:34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田宇

西边有一个村庄,哦该死,狗做了上帝。除却那些叫“人”的动物以外,他的臣民只有两个:猫和鼠。
春天,合该播种的季节,雇佣的两条腿的动物们在辛劳地耕作。鼠却摊手什么也不干,猫也一样,他们只是钟爱着自己的“上帝”,这是他们最本分的工作。

秋天,合该收获的季节,鼠第一个站出来说:“哦我忠诚的上帝啊,看在我一直付出努力去拥护您是头等功劳的份上,理应这满目的金黄赐我一半。”猫听说后很不服气,就跑到鼠的面前祷告说:“哦我的上帝,如果您还算是灵明的主的话,求您快救救这些无知的皮肉。如果没有付出便可以享用成熟的话,那么我的祖先便不会离开苹果园了。”

鼠惧怕猫,歹心也似十月的树叶。连忙祷告说:“哦我的主,我的贪心使我发昏了,您要可怜我被油脂蒙的心。此刻我只求不被饿死,也就足够了。”

猫凶相毕露,盯着鼠说:“让我为你释放神性吧,这样你也不用愁吃,我也可以免遭饥辘了。”

猫要扑鼠,鼠欲逃,狗却显了真灵:“住手。”

猫惧怕狗,立马成了羊圈的香樟。

“上帝”开口:“那作恶的,就是我的仇敌,前来吃我肉的时候,就绊跌仆倒。”

猫面前出现一筐鱼,鼠面前出现一袋米。

“上帝”继续说道:“不用谢,应该的。”

“上帝”消失了,猫鼠两个还是千恩万谢地磕了几个头,然后欢天喜地地回去了。虽然不再为敌,但敬畏犹存。

于是狗不见了,猫鼠都走了,只是没有两条腿的动物什么事。

再说东边也有一个村庄,哦该死,鼠做了上帝。除却那些叫“人”的动物以外,他的臣民只有两个:狗和猫。

春天,合该播种的季节,雇佣的两条腿的动物们在辛劳地耕作。狗却摊手什么也不干,他的任务还没有来临,他只想为那些可怜的“双腿动物”看住一点粮食。当然,前提是从那些动物的身上榨几根骨头“耍耍”。

秋天,合该收获的季节,鼠第一个站出来说:“哦我可爱的自己啊,我想我是世界上最配得起拥有所有收获的生灵了,我想我该去为自己选择福艳了。”

狗是不会同意鼠的要求的,鼠却撂下一句话:“凭你?挡我?切。”

猫出现了,问狗是否让开,因为他也要去分一点收成,狗还是不让。猫的修养可没鼠的修养那么高,一通挠得狗哇哇叫,不让也得让了。

“慢着。”鼠对猫昂头欲先进园的行为很不爽。

“你长得没我唬人,心脏没我坚挺,凭什么分一杯羹?”

“是吗?”猫仗着身高回答。

当然,结果很寻常,鼠取光了所有的收成。两条腿的动物惊讶地发现:大个儿的前面“逃”,中个儿的中间“跑”,小不点儿后面“追”,很是有趣。

于是,鼠“安心”地消失了,猫却饿着。狗呢?他向“双腿动物”祷告:“这不是我的错,你们要说话算话。”可惜他们没信用,狗也饿着。

“上帝”消失了,猫和狗都饿着,不过还是没有两条腿的动物什么事。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