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小说» 短篇小说»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短篇小说
跳楼
发表时间:2019-03-11 14:45:49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田宇

 什么叫作四面涌进?哦看看吧女士们、先生们。这样一个大场面可不是任谁都能见到的,就在一个小区楼下。要问这是为什么呢?环顾一下四方,当你偷懒想舒个懒腰时就会发现在某一座楼的楼顶坐了个人,还是个男人。据说这个情况也是一位环卫大爷扫地扫累了抬头时看见的,因为这个男人不一样,他只是在上面坐着,一言不发,不同于修理烟囱的小伙子。当然,这发现的源点也是讹传。具体是如何,竟不得而知。反正是,人由一个变成一堆,由一点化作一片。这里面不乏有事的,没事的,熟悉的,陌生的,看热闹说风凉话的,揪着心生怕出点事的等等。都围在了这座楼下抬着头,显然拿这当成了一景。若有那西府里琏 大奶奶打这儿过,也会不禁要叹:哟,今儿个好大雅兴,什么爱物儿,也值得这浑看。

话休繁絮吧,我也给你道出些原委来。不知什么地点,什么人打了电话报了警。只见得那红的、蓝的,闪着灯的、拉着响的车,一辆接一辆。足足够四辆,二十来口子人。这边布置气垫,那边拿着喇叭朝上叫:小伙子,一定要冷静,啊。你看看,人家本来冷静地坐着,让这些一整,改成激动地站着了。从上往下喊出些冷的热的的话,时清时不清。下面的人群亦如鸟市,品评着当下的事件。这个出主意让消防员空降救人,那个又说这是蒙人的,不定又是山西哪个小煤窑里跑出来的,工头不给钱就闹这儿出。那边又有说的,作什么秀啊,有种跳下来玩儿个死啊。反正七嘴八舌,绕不清谁是何仙姑,谁是葛二楞,谁算得对,谁蒙得准。这时候在人群的最前面忽而又冒出了几个“求香拜佛”的,你看那架势,上来就跪下磕头,哭天悲地,弄得城隍四揭都不好意思,赶紧递手绢,连搀带扶算是给弄起来了。可弄起来归弄起来,话是得说明的,原来上面那位,是其中梨花带雨的这位的丈夫,她今年二十六,丈夫三十,结婚不过一年,就因为清早和他妈吵了几句嘴,不知道怎么就一个人去过重阳节——登高了。这事儿还没让老太太知道,临来时就糊弄老太太吃安眠药睡下了。这头前的几位一听是这个情况,思考了一下,便制定出方案。很简单,他们几个连同他媳妇儿上楼去找他说说,话讲开也就完了。不过以防万一,气垫还是得在正下方接着。好,边说边做,一行人怀着忐忑进了楼道。

到了楼顶,阳光格外明媚,空气格外新鲜。这行人抖落着衣服,就直奔着这个男人来了。男人见有人上来,紧张得比这行人还紧张,直接扬言,别过来,我知道你们要说什么,我也不想听,谁再上前我就跳下去。于是两阵单挑,却隔不到两米。妻子首先发问:你想闹什么,放着好日子不过,就为了老太太一句话,你值得吗?旁边有人拉她,可她却激动了,向前走两步,一指楼下的地方,跳啊,如果你不想听我说话的话,你就跳下去吧。站在她后面的一行人的头儿这会儿是又惊又急,因为妻子的刺激往往对一些人是致命的,加上楼下一些人不解风情,高声嚷着:作秀的,跳啊,死了吧。他心里忽然有了这个场景:跳啊,昭仓不也跳下去了吗,堂塔也跳下去了,所以我请你也跳下去。他不敢再想了,赶忙向前迈一步,小伙子,别冲动啊,你想想,你上有老下有小,你死了对你家人是多重的打击啊,你不为自己着想,难道你不替他们考虑考虑吗。什么事儿不能了啊,听我的,别干傻事啊。男人竟上前迈了一步,然后蹲了下来,距离楼檐有一段距离了。头儿很欣慰,他自信是自己那每次遇到这种事说出的千篇一律的话起了作用,看来,墨守成规也不是没好处的。男人开了口:妈从小到大都不看重我,拿我和这和那比,然后说我没用。你,有时也这样说。我工作时有了磕绊,谁了解过我,谁安慰过我。我感觉我什么都不是,或许我死了还可以让你们生活得舒服一点,没有负担。男人也在哭诉,今儿算是见着“妇唱夫随”的了。笨蛋,女人脱口而出,你是不可替代的,你没了,家也就没了,你知不知道。男人抬头看着妻子,眼里充满异样的光芒。不一会儿,他竟然大声喊,你早干什么去了,这些话你为什么不早说。妻子含泪告诉,我以为,你会懂。有了孩子以后,你成了父亲,在家,你是一个儿子、丈夫,这样的角色在哪个家庭里不是很伟大的。咱妈不是不看重你,我也不是,只是我们想激励你,谁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和老公能更好一点呢。你竟然不懂,你是个混蛋。多么出色的口才,身后的那票人都听傻了,更别说那个男人了,眼泪哗哗的。笔者也放下笔,为她鼓掌、喝彩。男人犹豫了片刻,竟怯生生地问,如果我愿意回去,咱们从头开始,你不会怪我的,是吗?妻子回答,对,你下来吧,咱们还像从前一样,好好生活。男人又指着妻子身后那票人问,我下去以后,你们不会要找我问责吧?那个头儿赶忙说,小伙子,下来再说,肯定不追究你的。男人想了想,好,我下去。那个头儿其实早在男人眼里放光的时候心里就拿捏得差不多了,秘密地下了指令,让下面的下属赶紧遣散围观者,消防人员收好救生梯与气垫,一切得以在掌握里进行。

男人回身站起,弯腰去拾放在楼檐边上的外套。后面的一行人都赶紧说,先别管那个了,快下来。不知是脚软还是地滑,男人竟然失足摔了下去,就伴随着后面那行人的赶紧说。要知道,气垫已经泄了气,正如他掉落下去的身体。

这是标准意义上的“跳楼”,只是这一“跳”,摔下去的就不只是“遗憾”了。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