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文坛资讯» 文坛动态»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文坛动态
《流浪地球》热映带动科幻文学升温
发表时间:2019-02-26 09:57:20       来源:扬子晚报       作者:本记

  科幻始于我们的足下,飞向浩渺的时空,最终以超越性的想象让我们更好地了解我们自己,以及我们这个世界的可能性。      ——编者

  中国本就是科幻作品最好的背景

  事实上,在以往的小说界,科幻小说一直是冷门的存在。此前,科幻作品在国内一直处于偏安一隅的处境:爱好者十分狂热,不了解的人则不屑一顾。而在近几年,随着几桩“大事件”的发生,原本小众的科幻文学正逐渐走进大众的视野,受到国内读者与媒体的强力支持。

  2015年,刘慈欣凭借《三体》先后获得堪称是科幻艺术界诺贝尔奖的星云奖和雨果奖,成为首个斩获双奖的亚洲作家。在这个玄幻修真和言情小说横行的时代,刘慈欣可以说是中国科幻小说界的扛旗人,为科幻小说发展撑起一片天。 彼时由该奖引发的热议,带来了空前的科幻狂潮。科幻文学在国内开始得到了广泛的曝光和关注。

  如果说《流浪地球》的里程碑式意义溢出了科幻的类型边界,成为中国电影工业化进程中的标志性力作,那么持续发力的本土科幻小说,在视野边疆的拓展、题材手法的更新,也可视作中国正借助流行文化铺展“仰望星空”的思考路径,推动读者不断突破对未来想象的边界。

  人们开始思考,怎样的科幻佳作才是属于中国的“藏有未来答案”的科幻佳作。在刘慈欣口中,中国本就是科幻作品最好的背景,他曾说过:“当今中国的现代化进程正快速推进,已成为全世界最具‘未来感’的国家,这是中国科幻文学成长的肥沃土壤。”

  不难看出,《流浪地球》能够如此吸引观众和读者,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是这部电影及其原著小说,成功将极具东方色彩的家国情怀融入剧情,诸多本土元素不是生硬镶嵌,而是如盐化水般自然融合,这也是当下一批国内科幻小说的可贵之处。

  高考事件被巧妙编织进科幻情节

  春节前刚刚出版的《火星孤儿》是新锐科幻作家刘洋的首部长篇小说,也是一本写给少年人的科幻小说,故事里流淌着黄金时代和残酷青春的血脉。作品从校园生活切入,高考这一耳熟能详的事件,被巧妙编织进情节。小说讲述了在一所前所未有的学校里,校方采用高压技术手段逼迫学生学习。而与此同时,整个人类社会,都陷入一场大灾难中,而最后的希望竟然是一群高中生。

  《火星孤儿》虽然是一部主要以校园为背景的硬科幻,但刘洋的脑洞惊人,不仅在结尾用宏大的科幻创意点亮整部小说,而且结尾的外星人有非常强烈的“流浪情结”,他们渴望在群星间行走,只因那不可逃避的宿命。细细一品,还真跟《流浪地球》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刘慈欣说过,他写的科幻是以创意为核心,作品的架构与展开靠着创意支撑。刘洋认为他的作品也是以新鲜的点子为动力驱动。点子科幻,看上去简单,要写好其实非常难。科幻发展到今天,好像已经穷尽了各种可能,很难翻出新花头,就像《火星孤儿》里古河调侃的那样:“都是些俗套的点子——生化病毒、人工智能、电脑网络、黑洞虫洞、时间旅行——到最后,你甚至发现连这些都只是一层皮,里面装的其实是个蹩脚的爱情故事。”令人高兴的是,《火星孤儿》给我们打开了新的脑洞。对于外星人的形态、宇宙社会学、星际文明交流这些老而又老的话题,刘洋都做出了别开生面的演绎。与此同时,这些奇异独特的想象,都有坚实的物理和技术的细节来支撑,使得整部作品热烈而冷静,奇妙而缜密,呈现出“硬科幻”的厚重的分量与质感。可以说,这部小说是扎实的理学功底和汪洋恣肆想象力的完美结合。

  一扇机器之门打通了喜马拉雅山

  纵观科技文明的历史,科幻一直是创新的重要源泉。无人驾驶、虚拟现实、人工智能等科幻作品中描述的“未来科技”正以前所未有的深度和广度影响着我们的生活。对于机器的研究,人类为此从未放慢过脚步。自从阿尔法狗战胜了柯洁,霸占世界第一的排位,关于人工智能超越人类、甚至奴役人类的担忧便沸沸扬扬,一直没有停止。正是这样的时代背景,催生了江波的“硬科幻”《机器之门》。

  《机器之门》中的世界由三种力量构成:原生人类、经过机器改造的人类和超级AI,三股力量之间存在着错综复杂的关系,有不共戴天的对抗,也有不稳定的结盟和共生。在江波的笔下,人类已经分成了壁垒森严的阵营,有的支持对人体进行机械化改造,而有的认为拥有机械身躯的赛博格早已不能算作是人类的一分子。躯体的异化导致心灵的异化,而伦理道德也必然变化。那么,还在仰望星空的人类,是否还能仰望心中的道德律令?然而这种对立只是开始。冥冥之中,突然有一扇机器之门轰然开启,机器人在最高领袖人工智能阿尔法的驱使下,大规模攻击人类;而人类,则在另一个来自“脑库”的神秘人物带领下,展开了抵抗。在生存面前,其他一切归于虚无。

  幸而,人类还剩最后一片净土,我们的头脑。这里不仅拥有理性和智慧,还存在着温情和信念。人类将用这最后的武器,面对即将到来的滔天巨浪,守护家园。

  《机器之门》中有许多有意思的想象,比如在未来世界,人们打通了喜马拉雅山,通过隧道连接起中印边界;再比如说用纳米机器人能使建筑变得活起来,还比如说受佛法点化的机器人小六,这些桥段都让人印象深刻。

  先进科技思想挑战保守风俗观念

  过去一般读者对科幻小说有两种印象,一种误解了科幻的“科”,认为它是一种小众的“精英文学”,是高深莫测的;另一种则对“幻”嗤之以鼻,认为这是消遣读物,没有文学价值。但近年来,科技飞速发展,对人们生活的介入也越来越深入。

  投身人工智能产业的作家陈楸帆,则将他对AI技术的预测和反思,融入《人生算法》新作中,努力打穿未来与现实、科学逻辑与科幻文本之间的固有屏障,畅想人类与科技相互解构的未知领域。这部“科幻现实主义”作品,直面当代人对科技发展的核心焦虑,实验性地试探“潘多拉魔盒”背后的东西,并展开了文学性的表达与哲学性的探讨。

  《人生算法》收录的金奖作品《荒潮》,被刘慈欣称为近未来科幻作品的佳作。小说中“硅屿”的原型“贵屿”,是离陈楸帆家乡汕头很近的一个小镇,那里集中了“因为那里有最先进的科技思想和最保守的风俗观念”。在陈楸帆看来,这样的现实、这样的中国,本身就带有一种浓厚的科幻感,科幻创作的魅力便在于,它以一种“极端”的实验方式,将现实中的某一设定推向极限,探讨科技发展带来的社会、伦理、道德、哲学等一系列挑战。科幻本身探讨的不止是技术,不止假想技术的可能,更关乎现实的可能,探讨可能的真实。

  今年春节假期电影可谓是上演了一场“科幻春节”,科幻国产大电影《流浪地球》热映,科幻这一题材成功“出圈”,让所有人大跌眼镜,引起了一场全民科幻热。“《流浪地球》第一次把中国人对故土和家的情感在太空尺度上展现出来。”对于这部电影,原著作者刘慈欣给出简单直接的评价,“非常好看”。在此热潮中,不仅引爆了观众对国产科幻银幕巨制的信心,也有效撬动了本土原创科幻文学土壤的活跃指数。

  近年,越来越多的年轻作家投入到科幻创作中来,题材和手法都在快速更新,想象的边疆也在不断拓宽。正如刘慈欣所说,“随着新一代读者和作者思维方式的转变,科幻文学会越来越接近它的本质。社会现代化进程飞速发展,为科幻小说提供了肥沃土壤。”打造本土气质、传播中国故事,中国科幻小说的未来已不仅仅只是“星辰大海”,伴随技术革命持续推进,现代化进程不断加快,中国正迎来属于自己的科幻文学“黄金时代”。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