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文学评论» 作家评论»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作家评论
二月河及那些走下神坛的帝王将相
发表时间:2018-12-17 09:47:28       来源:南风窗”微信公众号       作者:曾于里

著名作家二月河于今日(12月15日)凌晨于北京病逝,享年73岁。


二月河(本名凌解放),1945年生于山西省昔阳县,南阳作家群代表人物,著名历史小说作家。他创作于1980年代到1990年代的“落霞三部曲”:《康熙大帝》、《雍正皇帝》、《乾隆皇帝》,煌煌13卷,500多万字,被誉传世经典,获得国内外奖诸多奖项,多年列畅销书排行榜首,被海内外读者熟知。

二月河的历史小说,既是中国当代文学史不可忽视的重要一页,其蕴含的历史反思与现实观照,也是一份宝贵的精神遗产。

二月河谈遗愿:死后愿入黄河,我就是黄河的儿子。


以社会小说写历史小说  

任何历史小说/历史剧,首先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真实与虚构的关系。

这在文学史上有广泛讨论。郭沫若曾指出,历史剧创作不等同于历史研究,历史研究讲求实事求是,而历史剧创作是实事求似。吴晗指出,历史剧既要有历史根据,反对历史虚无主义,也要做到大事不虚、小事不拘。王子野也认为“到了写作的时候却不应忘记自己的职业是剧作家,不是历史家,应当象所有艺术家一样按照艺术创作的规律去利用历史素材,不能象历史家写历史教科书那样去利用它”。

虽然几位前辈学人对于历史剧应该多大程度尊重历史有些分歧,但他们一致认同都是,历史剧不同于历史教科书和历史研究,它不必“无一字无出处”。历史剧的主要价值是为观众提供一种历史想象,并经由这一历史想象传递一种历史观和价值观,告诉观众历史运行的规律,或者启迪观众对现实进行思考。

《康熙王朝》剧照


二月河的历史小说,基本上延续着“大事不虚、小事不拘”+“观照现实”的思路。在接受采访时,他这样说:“我不是按纯历史小说来写的,我是按照社会小说来写的,以历史为依托看社会生活,即使如此,也要讲究历史的真实和艺术的真实。因为那里面重要的历史人物和重要的历史时间都是真实的。”

在对待重大历史事件和重要历史人物时,二月河尽量保证其历史真实性,严格按照正史进行书写与描绘。诸如《康熙大帝》中的智斗鳌拜集团,平定“三藩”之乱,东收台湾、西平噶尔丹的斗争;《雍正皇帝》中的九王夺嫡、摊丁入亩制度、士民一体当差、西南改土归流、火耗归公等,都是有史可查的重大事件,这些容不得随意编造。

在遵循历史真实的基础上,二月河的创新性在于,他对于历史逻辑的全新构造。比如虽然都是九王夺嫡,但历史作家完全可以有不同的解读,关键在于你的解读是否合乎逻辑,是否符合艺术真实。二月河在阅读历史、研究历史过程中,运用丰富的文学想象,重建了新的逻辑关系,重建了新的帝王形象。比如对雍正的形象全新改写,以及在这一改写过程中寄寓现实诉求,实现从历史小说到社会小说的转变。

而在“小事”上,二月河则充分运用通俗文学的手法,利用虚构和杜撰,弥补历史的单薄,让整个小说充满趣味性和可读性。比如“落霞系列”描写了大量勾栏瓦肆、奇门遁甲、妖道鬼神、麻衣神相、拆字打卦、三教九流、青楼红粉、才子佳人以及宫廷秘闻等方面的内容,为历史叙事的雅俗共赏作了卓有成效的成功尝试。


 “落霞系列”的核心是华夏文明  

二月河曾这样谈及他创作《康熙大帝》、《雍正皇帝》、《乾隆皇帝》的初衷:

“写帝王系列是因为康熙、雍正和乾隆这三代皇帝是一个体系……康熙、雍正和乾隆这三代皇帝按照俄国门捷列夫周期表那个系列去分,他是一个领袖,这是中国封建社会的回光返照时期。这个时期的特点有:第一,总体的文明和文化发展极为成熟,这种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活、人文生活包括经济生活都发展到了顶峰时期,非常灿烂,非常迷人。

这个时期封建制度没落了,黑暗即将来临。我要把这个时期的社会生活按照自己的能力全面地反映出来,可以让更多的人知道中国文化的特色。这个文化的特色是:第一,它很灿烂,很迷人,很富有魅力;第二,就是这个文化里面还存在着非常落后、非常愚昧、非常黑暗的东西。鸦片战争之后,中国变成一个殖民地、半殖民地这样一个黑暗的社会,落后了一百多年,康熙、雍正和乾隆这三代皇帝要负一定的历史责任。”

《雍正王朝》剧照


这也是二月河将《康熙大帝》、《雍正皇、《乾隆皇帝》称为“落霞系列”的原因,一方面此时的华夏文明像落霞一样,非常灿烂,非常美;可与此同时,这也是封建文明极盛而衰的时期,它像落霞一样,日薄西山,黑暗即将到来。

虽然读者习惯将“落霞系列”称为“帝王小说”,但二月河一直强调,他的“落霞系列”的核心是华夏文明,而不是皇帝。在这一创作意图的主导下,二月河一方面展现了大清盛世气概的虎虎生气、器物文明的浮华鼎盛,以彰显华夏文明的繁荣璀璨;另一方面,在帝王故事背后,二月河也表达了他对历史、对文化、对人性的深刻思考。其中尤为关键的一点是,对皇权政治和封建极权的反思。

     

封建皇权的权力中心主义,权力的唯一性、权威性、排他性和独占性,必然导致权力的争夺、人性的倾轧与异化,以及大量的内耗。二月河在宫廷权力斗争上着墨不少,大量展现君臣、父子、大臣之间错综复杂的矛盾纠葛,比如父子的倾轧、君臣间的猜疑、大臣间的挤兑。类似的争夺和内耗,为封建帝国的内部崩塌埋下伏笔。

2008年6月28日,郑州,二月河在河南博物院举行的中原国学讲坛上解读《康雍乾治世之道》。


“改革者”的理想寄托  

“落霞系列”在人物塑造上的一个最大特点是,二月河笔下的帝王形象以正面为主,他们都是雄心壮志的改革者。二月河说:“我用三个标准来衡量历史人物:是否为国家统一、民族团结做出了贡献,是否对发展当时的生产力、改善民生有贡献,是否对当时的科技教育文化发展有贡献。”

《康熙大帝》中,在满清初定中原、政局不稳、内忧外患的历史背景下,通过康熙与鳌拜集团的斗争,平定“三藩”和与朱三太子的斗争,东收台湾,西平噶尔丹等,二月河塑造了雄才大略和英雄豪气的“千古一帝”。

在民间传说中,雍正皇帝多以阴险多疑刻薄的负面形象出现,比如他篡改遗诏,杀兄屠弟;大兴文字狱,株连无辜;暴虐杀戮,文武大臣人人自危。但二月河不囿于成见,通过大量阅读史书,他对雍正有自己的认识,《雍正皇帝》塑造了全新的雍正形象,力图矫正世传之误。在二月河笔下,雍正虽有心机深沉、手段毒辣的一面,但他同时严于律己、励精图治、锐意改革、救世济民。他在位期间,国家库银从康熙时的七百万两增至五千万两,国力强盛超过康熙时代,为乾隆盛世打下良好基础。

《乾隆皇帝》中,乾隆即位时胸怀大志,一心开创大清盛世。他以宽为政、善于用人、勤政爱民、振兴文化、平定战乱,守住了康熙、雍正打下的基业。

《乾隆王朝》剧照

二月河将三位帝王塑造为“改革者”,并非偶然。应该看到,二月河写作“落霞系列”的1980-1990年代,对应的正是当时中国社会轰轰烈烈的改革,“改革”是那个时代作家作品创作的时代背景和思想氛围。比如同为历史小说家的凌力就这样说:“处于改革的八十年代,我被立志改革而又步履艰难的顺治皇帝的独特命运所吸引,被他那深闭固拒的传统意识压制不住的人性光华所感动,又写了《少年天子》。”

二月河的“落霞系列”不难让我们产生类似的联想,三位帝王的励精图治,不时不免让人读出了一点那个时代“改革小说”的味道。因此有评论者认为:“二月河借助历史叙事阐释着当代中国的改革开放和民族复兴进程,表现为一种主流表达。而这种主流表达,正好适应了当代大众的社会心理,符合社会需要,因而它也是一种众生表达。正如任何历史都是现代史一样,任何文学都是充斥着当代意识的文学。”

通过对雄才伟略的帝王形象的重新塑造,“落霞系列”呼应的是时代对改革的呼唤和期盼,是对改革合理性的文学隐喻,是为改革和新威权主义夯实群众基础、营造社会氛围。因此,如果单纯从自由主义视角将二月河的小说认定为思想倒退,显然是一种武断,二月河不反对改革、不反对现代化、不反对反腐、不反对整个官僚体制的重塑,只不过在中国复杂的历史和现实格局下,他倾向于贤能政治,希望强有力的人物能够扫除障碍,推行改革,保住成果。

这一思想倾向见仁见智,但改革的步伐不应止步——这是“落霞系列”给我们的重要启示。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