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散文» 散文选刊»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散文选刊
清风五月天
发表时间:2018-12-09 11:33:48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李锡文

五月中旬,通常有些热了。但这一天不。

清早,朦朦胧胧的,天还没醒盹呢,我便驾车出发,直奔津沧高速。

我脑海里在过电影,从前的景象一幕一幕浮想出来。此次回乡,我不知道我记忆中的人物风貌,如今变成了啥模样,校园还有从前的影子吗?还有人记得我吗?还有我熟悉的人吗?我们还认得出来吗?

风儿轻轻,车在行进。路的两边,是无边的青翠。肥绿的麦田,如荡漾着的一汪绿水。大自然的气息,甚至田野的丝丝馥郁,还有泥土味道,浸入车中,沁人心脾。我享受着,我的车我的人我的心也融入到大平原的田园风光里,成了这绿色大地中缓缓流动的一缕清风。



一、隔着门口张望的孩子们


我的家乡,在河北河间、沧县、青县和廊坊大城县的交界处,三五里便可跨出县境。属于河间市,但恰恰离着河间城较远,而到其它3县城都在30公里左右。如此“边缘地带”,过去年间的人文环境复杂,贫困落后,就不难理解了。

沿着廊泊公路出大城县不远,便到河间的地盘了。我停下车来,打开了手机导航,搜寻“西七吉村”的名字。我知道快到了,但这些年来新建公路纵横交错,两旁的村落新宅成片,面貌焕然一新,从前的方位感也变了。到了村边,我还是下车问了两次,才找到了小学校。

远远的,听到孩子们的喧闹声。学校门口悬挂着“幼儿园”和“小学”两块牌子,看来是合二为一的,真是进步了,过去农村哪里有什么幼儿园呢?正是课间休息,大一点的孩子们见有陌生人来,纷纷跑到大门前,一双双天真的小眼睛隔着门上的小窗口向外张望。他们穿着漂亮的校服,都不说话,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我,有的冲我微笑,有的做出各种姿态,甚至小脸贴过来做出怪样子。孩子们一个比一个活泼、大胆,我们小时候可是容易害羞、怯生的啊!是的,同样的年龄,如今的孩子见识更多,也自信得多,可爱的后生们!

“小朋友们好!”我的手穿过了窗口,拉起他们的小手,打着招呼。我想,你们不知道我是谁,但你们的爷爷奶奶可能会认得我,嘿!

几个小朋友跑去告诉老师。不一会儿,一位跟我年龄相仿的老师走出来,热情地把我迎进了他们的办公室。介绍之后,我才想起来,她叫邓承爽,是我上中学时的老校友。她向我介绍了正在电脑前工作的几位女教师,而校长则是最年轻的一位。来到她们中间,来到孩子们中间,我一下子也年轻起来。我多么想来一次“时空穿越”,戴上红领巾,和孩子们一起学习、玩耍!

我的思绪不停地在昨日与今天中穿梭。我曾在这里做过两年的教师,那时候是两排平房,前一排是初中校,后一排是小学校。“十七岁的雨季”,哪里有教书经验呢,只有靠顽强学习,边学边教。每天都要忙到半夜,本来就瘦的我,身体又“精简”了不少。但我看到学生们考出了好成绩,心里无比满足。我写过一篇散文《爱,在这温暖的称呼里》,再现了那段难忘的经历。

邓老师向我介绍了学校的变迁,她说:“你走了没有几年,乡里的学校重新整合,咱们这取消初中学校,变成了小学和幼儿园。”

我想找回从前,哪怕是一砖一瓦。

宽敞明亮的校舍,整洁的水泥路面和开阔的操场,完全取代了过去狭窄的平房、泥泞的土道、土操场,哪还有旧时的影子?唯有校园的欢声笑语,依然如40年前那样,乌泱泱地在我的耳畔,刺激着我。啊,孩子们的一张张笑脸,不就是从前的影子吗?老师们忙碌的身影,不就是从前的画面吗?

感恩时光,这五彩缤纷的映像里头,曾经有个我。在这儿,我找回了自己。



二、这里留住了我的青春


按照头天与李振合校长的约定,我来到了北老生中学。我停留在校门口的外面,反复打量着校园的轮廓:这是我原来的学校吗?

是的,没错!我的初中、高中都是在这读的,上课读书、跑步做操、练习乐器,老师们的亲切面容,毫无遮拦的同学聊天,穿着娘在油灯下亲手做的布鞋,踏着深一脚浅一脚的小路……少时情景一一呈现出来,顿时,我的眼睛有些模糊了……

我见到了崔文双,他是这里的资深美术老师。我见到了好几位中年教师,他们都是从该校毕业之后成长起来的优秀人才。我们彼此盯着对方,互相打量着,仔细辨认着,回忆着小时候的事情。岁月这东西够可恶呢,它如魔鬼般地让人变老——一群纯真而活泼的孩子,多少年后再见面时,就成了今天的模样——脸上多了皱纹,皮肤不再细嫩,头发不再浓密,甚至步履不再轻盈。好在个个精神矍铄,体格好好的,于是倍感欣慰。

文双老师说:“还记得吗?那时候咱俩负责写黑板报,是你写我画。”呵,怎么会忘呢,我曾跟着老师学过美术字体,负责写板报。文双自小就有美术特长,爱好与天分成就了他的美术教师梦想。他又说:“小时候你还经常发言呢!”我其实不爱说的,从小如此,但是上语文课的时候可能主动一些。

我在脑海中搜寻着从前,询问起许多老师、同学的名字。他们告诉我,有些老师、同学,已经见不到了。哦,在岁月的年轮里,在风吹雨打中,本来壮硕的一棵棵大树,却枯萎了,倒下了,化作了芬芳的泥土。这时,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袭上我的心头。

校长李振合老师早上带着学生去外面参加竞赛,考完后急匆匆赶回来了。干练、机敏而朴实的振合校长,紧握着我的手,欢迎我回到母校,对公益赠书的义举给予了很高评价。

我发现,初次见面的这位中年校长,甚是认真、精细,把各项活动安排得十分妥帖。这次赠书活动,开始我想,有个简单交接就行了,因为这只是我的一点小小回馈,理所应当,一定不能给母校添麻烦。但振合校长看得更远些,他说:“这是个好机会,是我校师生受教育的机会!”

于是他安排了一场全体师生大会,由我来做一场励志报告。和风吹拂,杨柳青青,600多名师生以经久不息的掌声,迎接我这个离乡在外、漂泊多年的游子,他们见证了我的深情回顾,见证了我对家乡和母校的爱。

校园里,草木成片,绿树成荫,行进其间,甚感清爽。李校长介绍说:“前几年学校进行了彻底的整修、重建,校园比原来大了好几倍!”不仅校园美了,教育教学也不断取得佳绩,在全市各项考核中,多次名列前茅。就在我回津后不几天,传来喜讯:5月19日举办的第四届“曹灿杯”分赛区诗歌朗诵大赛,北中选手不孚众望,夺得冠军。多名美术特长生进入沧州三中初选。从李校长身上,从我接触的老师们身上,我看到了北中领导班子和教师队伍的团结一心,奋发有为,我看到北中的美好未来。

“沾衣欲湿杏花雨,

吹面不寒杨柳风。”

这是一首描写春景的古诗。而此时的五月天,不也是同样的意境吗?缕缕清风,轻轻拂去我身上的尘埃。在岁月的磨蚀中,我们都慢慢变老。不变的,是一颗真诚的心。母校北中,她触摸到我的心弦,留住了我的青春啊!



三、我心中的参天大树


河间四中是我此行的第三站。我又不认路了,得麻烦导航先生了。好在这是一所名校,一搜即可,这“现代化武器”着实厉害,方便快捷。

走近四中,迎面而来的是高大的教学楼,宽阔的操场,一群群活泼激昂、走向成熟的学生来来往往。阵阵清风吹来,一棵棵梧桐树抖动起傲人的身躯。啊,一座现代化的学府呈现在我的眼前。

校长王清洁老师最先走到我的跟前,他戴着眼睛,沉稳而爽朗。熟悉的乡音,一见如故,似乎老友。又有几位老师过来了,我们的手握在了一起。一双双大手,如一股股清流,浇灌着我的心田。我被幸福包围着。

王校长把学校领导班子成员全部召集到了会议室。大家回顾往事,畅谈今日,开心地聊着。我恍如回到了求学的时光里,又仿佛遇见一帮久别重逢的老同学老同事。

1979年前后,我离开了教学岗位,来到四中的前身“景和中学”复习,准备参加高考。当时的这所学校,除了本地的应届生,也汇聚了周边公社的优秀学子前来学习,有一定影响力。我是在10年动乱中上的学,那个年代,尽管老师们都尽了最大努力,保证教学,但干扰远远大于秩序。6岁上学的我,实际上到高中毕业只读了八九年。学习不系统,知识怎么能完整呢?基础怎么会牢固呢?有些课程几乎从头学起,刚到景和中学,面对各校来的尖子生,自己压力很大。好在这里师资力量强,教学水平较高,我通过艰苦努力,在几个月之内各门课程尤其文科很快赶了上来,直到升入大学。

四中,是直接把我推向大学的母校,这块招牌在我心里始终是沉甸甸的。

富有学养的王校长向我详细介绍了学校近年来发展变化情况。他语速平缓,清晰简练而富有逻辑感。他说,多年来,四中在校园建设、教学、科研、考试升学等方面,不断进步,始终在本市乃至沧州地区保持先进水平,在校高中生达到2000多人。领导班子和谐,年富力强;教师素质不断提高,师资队伍也在不断扩大,下一步还要扩编教师。

王校长话锋一转:“在城镇化的进程中,很多农村学校都受到了冲击。”比如生源的不稳定、教育资源的不正当竞争、师资待遇上的反差、教学的巨大压力、地理位置上的某种劣势等等,也在困扰着学校。我在北老生中学也听到老师们的类似反映。如何因地制宜办学、走出一条稳步发展的路子?困惑中,学校的领导们老师们都在深入思考和探索破解之方。

王校长和其他学校领导一起,领我参观了开阔而优美的校园。一位老师指着旧操场附近的那棵大树,说:“以前的痕迹基本都没了,只有这棵树还是原来的!”

啊,40年了,这棵国槐在风雨中屹立着,营造出大片的荫凉。有多少学子曾经在这树下读书?多少人在这树下乘凉?可爱的大槐树,你见证了四中的变迁,见证了四中的辉煌;寒来暑往,树影斑驳,你成就了多少人的崇高梦想,不愧是我心中的参天之树!

在四中,我意外地遇上了李寿芳老师。她是我年轻时教过的一位学生。

实在是久违了,寿芳远远跑来,激动地叫一声“李老师”,时光宛若回到了从前。我注意到一个细节:从我们见面的那一刻起,寿芳的视线就没离开过我,她微笑着,看着我跟其他老师谈话,似乎随时帮我做点什么,也像是从我身上找寻过去的影子,如变形金刚一样把我给变回去!而我在一瞬间,竟感觉自己成了走失多年的老哥,带着一丝歉疚回到了家中。我只执教过不到两年的初中,对那一两届学生的印象也就格外深刻。我常常想起一个个稚嫩的面孔,特别是语文成绩优秀的几位学生,寿芳便是其中之一。自小品学兼优的她,这次相逢,依旧那样爽快、聪慧而甜美。她是我的学生中的优秀代表,又成长为四中教授俄语的骨干教师,着实令人骄傲。


40年后的汇报,迟了,迟了。分手时,每个学校的每一位老师都说了同一句话:“常回来看看!”母校的老师们待人之诚恳,是发自内心的对一个老校友的热忱,是乡里乡亲那最为淳朴的真情实谊。我在母校的怀抱中长大,如今再次感受到她的体温。一天的行程,满满当当。这一天,预报是阴雨天气,但时阴时晴,几乎没有下雨,只落下几个数得过来的小雨点。正好一阵阵的轻风,带来一天的清凉,让我忘记了疲劳。呵,难得的五月天!那几个小雨点,不正是我心中激动的泪滴吗?

这是我的家乡,这是我的原野。借得百里清风,回故土,忘归程。此次公益之旅,也是感恩之旅。我向家乡的3所学校共捐赠图书200余册,其中多数是个人散文作品及参与编辑的作品。这些书刊将收藏于学校的图书馆。我只带去微不足道的礼物,却收获了满满的情意,这情意真乃胜过千金。“借得大江千斛水,研为翰墨颂师恩”,祝福我的母校,我的家乡!


2018.5.21


       作者简介:李锡文,生于“60”后,大学毕业于“80”后。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天津市作家协会会员、文学期刊《散文福地》杂志副主编。曾任驻津某央企领导职务,高级经济师职称。出版多部散文集并获得各种文学奖和荣誉称号。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