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散文诗» 散文诗选刊»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散文诗选刊
躺过阿夏爱情湖,何时揭开格姆女神面纱,放飞自己
发表时间:2018-10-12 10:43:26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颜明聪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座湖泊蕴藏女儿的爱

泸沽湖,女儿的国,女儿的心,女儿的灵

爱在情深处,意在谁知己,情洒谁知音

曾记何时,我这个似浮漂的人,被风吹进泸沽湖中

觐见人间的女菩萨,目睹了人间的格姆女神

仅此一面之缘,近距离触碰到她羞煞人的风景

心中呼唤,神仙姐姐你别走,长驻在我心中,终身难忘记


阿夏属姑娘的爱称,她个高且又翘楚,当今高高山上的女汉子,柔情似水

运筹生活,帷幄光明

满山坡的牛羊啃着草儿,牧羊女阿夏挥动鞭儿的响声,却是那么熟悉

庄稼地里的好手,挥动镰刀锄头,描绘山寨兴旺和谐的气息

她一步一个回头,一步一个笑,歌声飞出,让画眉停止了呼吸

笑意写在脸上,脸上迷人的酒窝,足可盛酒一斤

贪杯的我,醉在心上,醉倒在草丛中,得意中丢失了冲锋的前沿阵地

她弯弯的细眉下,长着一双大大的眼睛,雕刻蓝色的梦

梦中几多,梦里阳光灿烂,支撑着她在人间播种天下的谜

谜在湖中诞生

谜在大山中成长

谜在花草树木上香溢

谜在阿夏的闺房中汇聚

谜在阿夏的心中开花破解,一个梦想又一个梦想落地生根,摇曳成了真

梦里几重,梦中情深深,梦在阿夏的乾坤里,一生勤劳中流出的汗滴

一个汗滴砸出一个爱情的坑,布满人生的岁月中,却是和风与细雨

犹如她驾驶古老的猪槽船在湖中伴着浪涛,浪打船头船尾的节拍

奏响音乐,唱出潇湘女的情歌,却是天籁之音

一桨收放,将自己纳入画中,似渔家女撒下网一张张

白天,网上湖里的鱼虾,收获乡愁,富裕众乡亲

夜晚,网上自己的痴情郎,烟火薪传,不枉人生虚行

一桨划动,水面上一个涟漪波击着一个涟漪,触动蓝天上的白云云散云集

催生湖水中洁白“情花”绽放芬芳,采摘一朵放在掌中,着实让人温馨

扬帆卷起的神秘面纱,遮挡风雨与冰霜,容颜着青春,涌动不老的情


苍茫,格姆山飘荡五彩云,仿佛阿夏放出的白鸽,聚在蓝天上,辉映

迷奇,动情的湖水,一支支爱情歌,歌不断,声不绝,屯集的原始,恒古通今

抓住自己神经的每一个细胞,寄语我痴痴呆呆的追寻

蓝天,阿夏的情怀,把爱收集装满,憧憬的飞越,在山水间高扬浓郁

白云,阿夏的相思雨,不知何时韵律落下,不知何时浇灌哪一位阿哥的心

湖水,阿夏的相思念,一半相思念恨夜短,一半相思念情更长,挥之不去

情人岛,阿夏爱情鸟在湖中的结晶,岛上树木小草枝头上开满并蒂的爱情花

花放月升时,花香朝阳下,香袭来来往往的客,香翻了蝴蝶难展翅膀的飞

情人湾,一个爱情的脚印复踏另一个爱情的脚印,装着阿夏的情殇

点燃爱情的篝火,一束束火花蹿上飞起,爱情的脚步踏出历史的见证

走婚桥,桥上塞满阿夏与阿哥爱恋的漩涡曲,飞出鸟语花香,飞出甜甜蜜蜜

桥下哗啦哗啦的流水运载不知多少情愫,草长莺飞叼走不知多少情诗的话语


天上的太阳,夜晚的月亮与星星

风吹时,湛蓝的湖水扬起一朵朵浪花,却是阿夏心中涌动的潮

潮涨牵挂了摩梭人的魂,潮落搂住摩梭人的魄

风静时,深蓝如镜的湖水,映照天蓝,复写白云,山神爷也被阿夏的酒灌醉

一滴湖水的一半锁定山寨,另一半拴牢芸芸众生,筑建人美、山美、水美的城池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绣出“母系”独枝奇葩,夺目艳丽

水长水绿,渊源流长,流不尽阿夏的厚意,似银河顺着海拔楼梯,由高到低,飘降

缀满母亲河——长江上游的一方,令人激动,烙印阿夏真情流出的帅真


泸沽湖,人间的天堂,今生容不下我这个飘浮的客,拒收了我这枚红尘一粒

愁怨向天问,人悲泪滴,坠入湖中,溅起一湖相思的水

浇灌我这棵相思的树,抓紧深蹿的泥土,扎牢了相思的根

悲有几分,悲中且有喜,愿在今世中苦苦修炼,还原自己的相思情

愿在佛祖堂前的香炉中,焚烧自己,烧尽自己的一切过往成灰

万千般聆听八百罗汉吟诵经文,敲击木鱼声声响,排队等待又一次来生

化作一缕阳光,洒在湖畔旁,噗通一声,跳入阿夏的彩云里

趟过阿夏爱情的湖

揭开格母女神的神秘面纱

放飞自己



注解:阿夏,姑娘,13岁以上女孩被视为成熟,成长为大人,要接受洗礼,洗礼后,被称为阿夏,方有走婚的资格了。也可说为阿夏是走婚中的女人。阿夏为女儿国的栋梁,家庭中的主宰,下地种田栽秧打谷,上山砍柴伐木,下湖捕鱼捉虾,也被称之为女汉子,但她还柔情似水。

泸沽湖,因阿夏的存在,被称为女儿国,泸沽湖也被外来旅行的人称为爱情的湖。

泸沽湖的摩梭人,因实行原始、古老的走婚制,也被称为“母系”制(也是人们常说的母系社会)。每个阿夏都有自己心仪已久的、定格的阿哥,在阿哥走婚前,阿哥要带上数量的彩礼等到阿夏家得以老祖母、阿夏的兄弟姊妹们认可,阿夏同意,方可走婚。

格姆山,泸沽湖旁的风光秀丽的山峰。

诗歌中“屯集的原始,恒古通今”。改“囤积”为“屯集”,“屯集”二字在诗歌中使用更为贴切,因原始摩梭人的社会,也在变。一方面摩梭人与其他民族人开始通婚了,一方面摩梭人在改革中走出山门打工,使用手机、电脑、电器等。其次,更为主要地是,摩梭人穿越时空,跨越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社会,进入社会主义社会,其走婚制没有变,母系制没有变,女儿国仍是阿夏说了算。这种古老的气息在时代的进步色彩是照耀下,被外来人视为更富有神秘、传奇、迷人的色彩;由此可见摩梭人在和谐的生活中的“走婚制”、“原始社会”,浓郁人文环境与自然风光环境,保留原生态,更具有强大的张力和顽强的生命力。

“情花”,为泸沽湖水中开放的一朵朵洁白的花。旅行的向导与摩梭人的向导,对我们旅游者解释说,此花为“水性杨花”。对此,我目睹后,心中不快,心想“水性杨花”暗喻古时青楼中的女子,在此比喻是为不妥,有大失文雅,大掉泸沽湖的神秘色彩。我看到此花在泸沽湖中生,在泸沽湖中成长,在泸沽湖中扬花,在泸沽湖中芬芳,将此花定为“水中情花”或者就叫“情花”,全体人员一致通过,不知今日是否敲定。“情花”伴随泸沽湖,也许就是阿夏这位格姆女神安放在摩梭人中的爱,无怨无悔,情定自己的江山与天下。

诗歌中,笔者使用“痴痴呆呆”的词句,也有一定道理。“痴痴呆呆”是笔者如痴如醉地去追寻女儿国阿夏的传奇色彩,拾起阿夏的爱情向往的生活,去拾起阿夏与阿哥的爱情故事。

一根红线,为主题。诗者不是阿哥,只是以旅游者(第三者)的身份介入,将自己比拟为浮漂(漂进泸沽湖,觐见了阿夏这位格姆女神)——仿佛畅饮阿夏脸上酒窝的酒,醉倒在草丛中,丢失了冲锋的前沿阵地(诗者想到电影《冰山上的来客》中杨排叫阿米尔向儿时的恋人古兰丹姆冲的爱情故事),由此受到启发,但自己是外来人,这世丢掉了摩梭人阿哥的身份,但还是情迷泸沽湖的,由此而展开,描写阿夏、泸沽湖以及山清水秀——愿在来世作摩梭人阿夏的阿哥,“愿在佛祖堂前的香炉中,焚烧自己,烧尽自己的一切过往成灰/万千般聆听八百罗汉吟诵经文,敲击木鱼声声响,排队等待又一次来生/化作一缕阳光,洒在湖畔旁,噗通一声,跳入阿夏的彩云里/趟过阿夏爱情的湖/揭开格母女神的神秘面纱/放飞自己”。以此解开阿夏的谜、泸沽湖的谜,揭开格姆女神的神秘面纱。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二日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