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散文» 散文选刊»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散文选刊
古风古韵浸透塘栖
发表时间:2018-07-01 10:29:02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韩小蕙

江南五月,染柳烟浓。写意的霏霏细雨,给了我一个迷迷蒙蒙的塘栖。

杭州余杭的塘栖镇,办过二十届枇杷节,于我却是头一回。枇杷乃南方水果,我这个“北女”虽小时在书本上识得,却无缘亲身体味,近年北京虽有卖了,但经过长途颠簸所释放出来的各种水土不服,早已把它们的美味打了大折扣。故此,前有东坡居士在岭南“日啖荔枝三百颗”,现在就有了北地来人“一见枇杷,两眼放光”,或更甚一个境界的“一见枇杷,两手就忙”的饕餮相!

何况,塘栖人一直在鼓动我们说,世上水果千千万,唯有枇杷是吃多少也没有副作用的。就是说,枇杷又清火,又润肺,又调理肠胃,还化痰止咳,还可治喉肿、牙疼、咽炎……总之是吃多少都不伤身体。而且他们还一直坚持说,枇杷是不打农药的水果,因为它的生长周期在冬春季,还没等虫子来犯就已完成华丽的转身,绝对可以从枝头摘下直接送进嘴巴里。更兼塘栖镇的枇杷古今闻名,密实,汁旺,果甜,养在深闺亦不断有人前来提亲……这一番番动员,太有鼓动性了,我只有放下淑女的矜持,暴露出平生少有的饕餮本相……哈!然而到了下午,形势大变,我的注意力竟然被一块大悬匾完全转移了!

起初,我是被匾上的四个大字吸引——“耕读人家”,极标准的正楷,每个字都一尺见方,规矩,工整,瓷实,有力,厚重,端肃,威武,壮丽……我甚至找不出更高级的词汇来描摹它们!只浑然觉得大匾形成一股强劲的飓风,把我裹挟近前,一遍遍读那四个字,迈不动步子,拉不开腿。甚至眼睛也离不开了,脑子也离不开了,只会全意识地咀嚼,并隐隐感觉到它们不是出自今人的笔下,因为内里含着一股子古风。确然,那四个字虽看着“普通”,一点也不霸气外露,但每一笔每一画都属铁画银钩,鲜明地埋藏着古人那一日日、一夜夜下过的苦功,这是我在今天的书法作品里从未感受过的。更未见过的,是那字里行间显示出来的写字者的心境——安然,肃然,超然、端然、敬然,一边写,一边在与天地自然、世道人心交流、契合、心心相印……大匾的落款是“许乃普”,这是何方神圣呢?嘉庆二十五年榜眼。嘉庆、道光、咸丰三朝三迁内阁学士,五度入直南书房,五充经筵讲官。官至兵部、工部、刑部、吏部尚书,多次充任殿试、朝考读卷官、阅卷大臣。其父许学范,乾隆年间进士,有七子,三子为进士,四子为举人,故许家有“七子登科”之美称。

只能怪我自己才疏学浅,这位中清重臣不但学问了得,其书法也是赫赫有名的——再请教当今书法名家,回复说是许尚书笔下的“馆阁体”庶几代表了清代的最高水平。哦,怪不得那四个字拉住我不让走呢。可是,这么大名鼎鼎的许氏法书大匾,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啊?

我环顾左右,再环顾前后左右。这里是由一座旧时的大谷仓改造成的谷仓宾馆,外形是吴冠中大师笔下很多见的白墙灰瓦马头墙,极有心地保留着典型的江南建筑诸元素;里面除了客房、餐厅之外,还专门留了一个很大的空间,做了一座谷仓博物馆,展示着一大批历朝历代使用过的旧农具、简陋机械什么的——这就有点意思了,此博物馆只具有占地的功能,绝不可能赚钱,老板为什么要做它呢?服务员告诉我说,这块“耕读人家”大木匾,“也是我们老板费心淘来的……”心里油然而生出一种温暖,像那窗外的霏霏雨丝,温婉地浸润着画儿一样美丽的花草树木,把它们装点得吐珠挂翠,闪闪发亮。但我没打听那位老板的名字,因为我觉得没必要,只把他看作一个塘栖人就够了——被古风古韵浸透的塘栖,坐拥“江南十大名镇”之名,虽是闻名遐迩的鱼米之乡、花果之地、丝绸之府、枇杷之乡,但更贵在历史悠久,文人辈出,书香传世。“文化”在这里不但有着至高至尊的地位,而且是具体化作一座桥、一块匾、一座博物馆、一个个塘栖人的。

广济桥就是这么保下来的。

见到塘栖镇的珍宝广济桥。本以为这辈子只能在老照片里见到这种古桥了,毕竟前些年拆拆拆,古运河上就是有再多的桥,中华民族即使有再多的祖物,也经不起折腾。所以,我先是连连眨眼、眨眼,生怕它消失不见;复又跑上古桥坑坑洼洼的石阶上,一步一个脚印地印证它的存在。这座名为“广济”的桥其实很普通,在岁月的五百多年里,只有一个功能,供过河人走啊走……然而它坚持活到了今天,成为京杭大运河上难得见的七孔桥。太漂亮了!桥身长长,桥面宽宽,七个毛茸茸的半圆桥洞与水中的倒影相契相约,天衣无缝地组成七个透明的大圆,便活脱脱变身为七个古典童话故事的大福门!何况,还有六十四根雕刻着莲花的四角望柱,还有十座与桥墩相连的石雕镇水兽,桥头还立有“广济桥之父”陈守清的铜雕像……整座广济桥气势如长虹,无论在天光云影的白天,还是在华灯迸射的夜晚,都美成一个富庶、繁盛、悠久、古雅、甜蜜的江南梦!在今天,所有人都在夸赞这座桥保存下来了。然而二十多年前,当它成为申杭航道上的“航运瓶颈”时,曾面临着拆与不拆的选择。到底是塘栖的古风古韵起到了决定性作用——广济桥是“塘栖的龙鼻”“塘栖的灵魂”“塘栖的乡愁”“塘栖的记忆”……一批有识之士站出来,以这些文化因素扛鼎,终于争取到在镇外水域另辟一条航道,虽花费八千多万元巨资,但到底保住了这座饱经沧桑的古桥!

塘栖人,被“书香传世”浸润了上千年的塘栖人,真是了不起啊!请让我们记住那些历史功臣。碧波漾池,灯影桨声。感谢大写意的霏霏细雨,给了我一个如此清晰的塘栖!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