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散文诗» 散文诗园»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散文诗园
郑立:天台山,虔敬与梦境(组章)
发表时间:2016-05-30 12:24:37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郑立

天台山,虔敬与梦境(组章)



/郑立






赤城山


在早霞与晚霞之间,我问天的情意,瞩目成山。

孤峰卓立的赤城山,丹霞奇观的赤城霞,秀丽挺拔的赤城塔,在我的仰望里,从一缕纯净开始,又回归于一缕纯净。

独一无二的神秘,亦步亦趋的虔敬,剖肝裂胆的丹红,让我深信不疑,这一山万年不熄的冷火焰,是我今生的奇遇。

大雷山、苍山顶、天柱山、华顶山,天台群峰超凡脱俗的海拔,为什么独尊高不足一千米的赤城山?

佛宗道源,天台山的至真,赤城山的神谕?


在赤城山,我的恍惚,是一匹奔腾的马。

紫云洞,空间最大,可容得了天下?

瑞霞洞,胜迹最多,能留得了历史?

玉京洞,历史最久,谁感动了苍生?

在智者大师红尘不染的心性,在隐士寒山子植入骨髓的人生,在济公和尚似痴亦颠的隐语,奔荡着我一叶知秋的马蹄。

兀立的坦荡,烟云的浮华,文人的诗句,墨客的笔迹,高僧的禅机,都在时光丹红的细节里,一再被诉说,一再被泯灭,又一再猎猎如帜。

一步一履的登临,一点一滴的心语,一丝一缕的历史,淡在心外的沧海,垒成人间的桑田。

水彩的山景,水墨的心情。在赤城山,每一次转身,都有与众不同的血性。



国清寺


红尘在左,佛境在右。
我是一句饶舌的偈语。

在丰干桥上,我仰望五峰的环峙,俯对双涧的萦回。

东涧之水,西涧之水,“一行到此水西流”,汇成了大唐一行禅师的《大衍历》。古也惊奇,今也惊奇。

我不说报恩隋塔,不说七佛塔,不说寒拾亭。我看见双涧回澜的一只眼睛,在隋代古刹照壁上,林泉淸碧,俾垂万祀。

弥勒殿的欢喜,钟鼓楼的清寂,雨花殿的垂悯,大雄宝殿的净域,三圣殿的慈悲,地藏殿的勇毅,伽蓝殿的护持,都是我安心的无畏。

以隋梅为血,繁花拥春。

以唐樟为骨,虬枝凌云。

以宋元紫藤为筋,紫花抱月。

我是一个红尘洗心的过客。在智祖院,我看天台山的佛陇。在观音殿,我看三十二身的真谛。

在中韩祖师纪念堂,我看雪落祖庭的空灵……在放生池边,我笑对鱼乐国里的佛性。

我也想是佛祖长夜证得的那一双佛耳,与天穹上的启明星,一起大彻大悟。

在药师殿,我听锡杖泉的井语。

在鹅字碑,我听独笔鹅字的轻吟。

在妙法堂,我听钟鼓法器的共鸣。

在中日祖师碑亭,我听一千四百年的回音……我只是肉眼凡胎的俗人。


在罗汉堂,我找到了我七世轮回的模样。

在玉佛阁,我找到了我铜质涂金的故事。

在乾隆御制的碑刻,我找到了我风雨摧剥的真身。

在妙法莲花经幢,我惊诧海内的知己,都澄澈在我的凡心。

智者大师的谶言:“寺若成,国即清”。国家清平,天下太平。

我在国清寺里找到了我。虔敬在内,梦境在外。

山门东开的含蓄,佛学八宗的枢机,十大名刹的气度,挺起天台名山的骨鲠。



云锦杜鹃


东海九龙造天台的神话,华顶归云。

王子成仙佑天台的传奇,云蒸霞蔚。

刘晨阮肇仙女会的故事,姹紫嫣红。

《徐霞客游记》的流觞,花团锦簇。

为爱惊厥的花瓣,被一片片新叶扶起,漫山遍野的感动,绮丽,欣然。

挺不了腰身,只因为隐忍。

龙形凤姿的筋骨,铁杆虬枝的风舞。

在王羲之、孙绰、柳公权、郑板桥、董其昌、张大千的笔锋,一炷炷虔敬,离天很近,离海很近,离人心更近,只有一花之隔。

挺直了真心,只为了坦荡。

石走林奔的经堂,鸟语花香的心地。

在李白、孟浩然、王维、贾岛、刘禹锡、杜牧、李商隐的诗句,一缕缕梦境,比山还远,比水还远,比人间更远,已是人仙殊途。

我蹀躞,山麓松林的苍翠。

我羁绊,山腰竹海的葱茏。

我悱恻,华顶讲寺前唐杉的伟岸。

天台山的心魄,李白“龙楼凤阙不肯住,飞腾直欲天台去”的心音,我的魂牵梦绕。

千花一树争放,万树灿若明霞。在五月的天台山华顶,云锦杜鹃,我生命的高阁。

在云洞口,几棵老茶树,“江南茶祖、韩日茶源”,挺起一千七百年的苍身,吐露年年葱翠的芽语,与垒雾叠山的杜鹃,倾诉千年。

我把天台华顶的杜鹃和在阳光呼啸的五月,一起打包,放进生命的褶皱。

沿着天台山缠绵的山脊和倾诉的石阶,我找到了幸福的起点。




    (作者简介:郑立,男,196511月生,重庆作协会员,重庆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星星诗刊》《散文诗》《关雎爱情诗刊》《华语诗刊》《四川文学》《重庆文学》《山东文学》《诗歌月刊》等。)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