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文学评论» 散文评论»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散文评论
止不住的岁月 留不住的亲人——读肖复兴散文集《十万春花如梦里》
发表时间:2018-04-24 23:13:07       来源:《中国国门时报》       作者:夏学杰

《十万春花如梦里》是作家肖复兴的散文集,是作者中年以后的怀人之作。本书收录的大都是回忆性散文,有的追忆亲人,有的是祭文于师长,有的是感怀与朋友的点滴交往……因其亲友们不是故去,便是已衰老不堪,本书充满着浓得化不开的感伤。

最让我动容的当属《母亲》那一篇,有点与众不同的是,作者所写的母亲是他的继母。作者的生母死后,父亲自己回了一趟老家,然后领回来一个大父亲两岁的农村妇女。从此,这个继母担负起照顾作者和弟弟的职责。作家孙犁看到这篇文章后,给肖复兴写信到:“您的生母逝世后,您的父亲就‘回了一趟老家’。这完全是为了您和弟弟。到了老家经过和亲友们商议、物色,才找到一个既生过儿女、年岁又大的女人,这都是为了你们。如果是一个年轻的、还能生育的女人,那情况就很可能相反了。所以,令尊当时的心情是痛苦的。”肖复兴反思道:“孙犁先生的信提醒了我,也是委婉地批评了我。真的,对于父亲,我一直都未能理解,一直都在埋怨,一直都是觉得失去母亲后自己的痛苦多于父亲。”

这篇文章写出了平凡而又伟大的母爱,看得我泪水涟涟,因为是坐在办公室里看的,我需要强忍泪水,为的是不让同事看到。

继母带来的小闺女,作者称她为小姐姐,初中毕业就被母亲打发去内蒙古草草嫁人了。作者写道:“早点儿寻个人家好!”她这样对女儿说,也这样对街坊们解释。小姐姐临走时,她把闺女唯一一件像点儿样的棉大衣留了下来:“留给弟弟吧,你自己可以挣钱了,再买!”那是一件粗线呢厚大衣,有个翻毛大领子,很暖和。它一直跟着我们,从我身上又穿到弟弟身上,一直到我们都长大……她送自己的闺女去内蒙古时没讲什么话,只是挥挥手,然后一只手牵着弟弟,一只手领着我。当时,我懂得街坊们讲的话吗,“就是亲娘又怎么样呢?”我能理解作为一个母亲所做的牺牲吗?那是她身边唯一的财富啊!她送走了自己亲生的女儿,为的是两个并非亲生的儿子啊!

人们常说:“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感情至真至深,自然就会流淌出好文章。作者无论是写继母,还是写自己的姐姐,都有感人肺腑的力量。《姐姐》一文开头写道:“这个世界上最先让我感觉到至为圣洁而宽厚的爱,而值得好好活下去的,一个是母亲,一个是姐姐。”姐姐大他十二岁,我读罢此文,真是感受到了什么叫长姐如母。作者和弟弟对大姐的那份依恋,就如对生母一般,而他们的大姐也早已在无形中担负起生母的职责。“就在姐姐临走那天夜里,我隐隐听到一阵微微的哭泣声,睁眼一看,姐姐正伏在床上,为我赶缝一件棉坎肩。那是用她的一件外衣做面、衬衣做里的坎肩。泪花迷住她的眼,她不时要用手背擦擦,不时拆下缝歪的针脚重新抖起沾满棉絮的针线……我不敢惊动她,藏在棉被里不敢动窝,眯着眼悄悄看她缝针、掉泪。一直到她缝完,轻轻地将棉坎肩放在我的枕边,转身要离去的时候,我怎么也忍不住了,一把伸出手紧紧抓住她的胳膊。我本以为我一定控制不住会大哭起来,可我竟一声没哭,只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喉咙和胸腔里像有一股火在冲、在拱、在涌动……”

书中也不乏作者的深省,如“尽管妈妈为我付出了那样多,我依然有时忘记了妈妈的情意,而把天平倾斜在姐姐的一边。莫非是血脉中种种遗传因子在作怪吗?还是心中藏有太多的自私?”从他五岁起,就与他朝夕相处的继母,还是比不上远在他乡的姐姐。或许,这就是血缘的关系吧。即便作者有着深刻的自省,亦不能免俗。作者还坦言:年轻的时候,真的有很多幼稚和自私,表面上说是为了革命,其实心里想着的是自己,甚至可以是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人,却很少想到关心一下身边的父母。

本书中其他关于师友的回忆之文,就少有令人动容的力量,我想,大概就是因为交往少,了解不深,缺少令人感怀的细节吧。

本书不仅有对亲情的眷恋,有对故去友人的痛惋,还有对知识分子该怎样为人的反思。暮年回首,与文学大家以及知识分子的友情让其难以忘怀,但这不是重点,作者在书写感动的同时,亦是旨在弘扬为人之风骨。肖复兴说:孙犁先生是中国真正的、有点老派的古典文人。知识分子是干什么的?就是干与知识相关的事情,孙犁先生的一生就是这样干的。面对这样的一个人,我们很惭愧。因为我们很多知识分子干的不是知识分子的事情,或为官,或为商,或争名于朝,或争利于市,这是孙犁先生作品中不断批判的……孙犁先生是真正的文人,做的是真正文人的事情,愿意称自己为文人的人,都应该有发自内心的深省。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一辈子太过短暂。父母,还没等子女有能力去尽尽孝心,就已撒手人寰了。有些师友,还没有好好说说话,有的甚至还未及谋面,就已是天人相隔了。而有些事,人又无能为力,对于那些过往之事,即便再重新选择一次,也未必能好哪去。掩卷深思,我不禁慨叹:人生苍凉! 正如孙犁在《记邹明》一文中言:“我们的一生,这样短暂,却充满了风雨、冰雹、雷电,经历了哀伤、凄楚、挣扎,看到了那么多的卑鄙、无耻和丑恶。这是一场无可奈何的人生大梦,它的觉醒,常常在瞑目临终之时。”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