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文学评论» 散文评论»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散文评论
远古诗灵:灵魂的家——读喻晓《翻阅美丽与忧伤》有感
发表时间:2016-05-24 13:03:01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远古诗灵

灵魂的家

——读喻晓《翻阅美丽与忧伤》有感


/远古诗灵


大学毕业后,在城里工作了,而找住房我总会找到城郊。我在心里总是希望离大地近点,离田地近点,离庄家、草木近点。我受不了市区的生活——车水马龙、灯红酒绿。我上班都是每天很早起来,转几道车,然后到公司。领导叫我到公司住,我只说我书太多搬起来不方便。记得一次相中了一家挺有发展潜力的公司,在两年里,我连投了三份简历。最后,终于面试了,老总问我住在哪里,我说在城北郊区租了房子;问我以前在哪里上班,我说在城西。老总惊讶道:“你住在城北郊区,在城西上班呀?”我只说我书太多难得搬家。接下来,这位老总对我的人品有了质疑,我说的每句话他都表示怀疑,觉得我是一个不可理喻的人。结果很自然的我没有应聘上那家公司。对平常人来说,我不可理喻,因为我的生活原则是:忠于理想和内心,即忠于灵魂。

散文集《翻阅美丽与忧伤》讲述的是喻晓的出生地“春溪湾”,一个村庄的沧桑传奇。在阅读中,我发现喻晓和我一样有着对大地、庄家、草木的亲近感。这种亲近感出于心,最后熔铸成了灵魂。灵魂是万物的家,而灵魂的家也在于万物,这是一种辩证关系。说灵魂出于万物,是灵魂的物质属性;说万物的家在于灵魂,是物质的精神属性。物质的发展趋于精神性,但最后又回归物质,以便物质与精神一体圆融。而这种精神性只能由人来承担,也就是说人只有走向万物,从贪欲和自私的束缚中摆脱出来,发现自已是自然这大有机体的一份子,才具有灵魂,才有品德可言。在本书的前言中喻晓说:“尽管我有五十年的时光客居北京,但令我最难以忘怀的,还是童年和少年时代。那款款的风,飘飘的雪,纷纷的雨,淡淡的花香,盈盈的露珠,幽幽的萤火,熠熠的星光,轻轻的晨雾,袅袅的炊烟,喔喔的鸡啼,嘤嘤的蜂鸣,弯弯的山路,青青的竹林,故乡的风物,千丝万缕,总是如影随形,挥之不去,就是燕子、喜鹊、斑鸠、老鹰,也常来梦里筑巢。”

自然,乡村是灵魂的家,而城市不能。因为现今的城市是单一以人口聚集,商品和金融为基础的,只有吵杂与喧嚣,贪婪和自私。所以城市的发展必然是走向生态与文化城市,这样才有精神可言,才能凝聚人心。城市在物质的基础上必须具有城市精神,才是一个活的城市。喻晓说:“我记录,是感恩……,是一次文化的寻根,精神的返乡……,我不想让城市的风,吹折了心湖中那枝圣洁的莲花;我不想让污浊的铜锈,坏了少时的童贞;我不想让思想的荫翳,遮蔽了心灵那盏明亮的烛光。我真想留住茅屋柴门前的欢笑,代替高楼华庭里的孤独;真想让竹林里的清风,吹散马路上的喧嚣;真想撒下怀旧的网,打捞未曾污染的露珠和湖底晶莹的星星。”

在乡村,人与万物共居,是真正意义上的诗意的栖居。身在里面的人可能不知道,走出来了才会魂牵梦绕。有关村里人情风物的一篇篇散文,喻晓姗姗道来,仿佛如数家珍。虽然村子也时有吵闹、打斗,但都自然而然,合符人之情理。每读一篇,我都要停下来想想,回味一下。有时候赶时间多读了几篇,那种韵味就没有了,就像品茶一样需要一口一口的尝。喻晓说村前有条溪流叫“春溪”,所以村的名字就叫“春溪湾”。人们就在这溪边展开了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呈现出一片诗意。喻晓不是简单的讲述,在他的笔下万物有灵,都是活物,每一篇都溶入了厚重的感情。

他说溪水清亮亮的,笑嘻嘻的,常年不缀,昼夜不歇,一路跌跌撞撞,摇摇晃晃,像个淘气俏皮的美少女。“小溪在田野阡陌间,一会儿露出漂亮的小脑袋,在阳光下闪耀;一会儿又缩着脖子,躲进了树荫草下,躲进了云里雾里。”他写山林让我难忘,他说经解放后的土改和1958年的大炼钢铁之后,山上的树几乎被砍光了,在山上找个做镰刀把的小树都难,而“年长的树们,陪伴了我们一辈又一辈的先人,它们和我们的先人一起在这方土地上成长,是我们的朋友。”文革之后又植树造林、封山育林。2005年夏,他回家乡,专门上了一趟山,“我走在藤萝缠脚的山道上,穿行在密不透风的新树林里,感受到了新鲜空气的甜美,鸟儿鸣唱的欢悦。当一只野兔从我的脚边蹿过,当一对羽毛缤纷的野鸡,‘咯咯咯’地欢叫着,从灌木丛中扑棱棱飞起,我一时竟惊喜得怦然心动,热泪盈眶。”这使我想到艾青的诗句: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其实我每次回乡也是忍不住要走遍家乡的大地,在小树林里漫步,在大湖边畅望,在田垄上奔跑,那种激情就来源于灵魂。仿佛只有走遍家乡的每寸土地,灵魂才会饱满,每一物,每一个地方都是灵魂的一部分。而且每次从家里出来都是信心满满,斗志昂扬,就像在外泄了气的皮球,回一次家就又臌胀了。

最使我难忘的是他写野百合。他说小时候有一次放牛,无意间撞见一只兔子。他就狠劲的追,只差一步之遥的时候,兔子钻进了洞里。他守在洞口又是懊恼又是叹惜,突然他发现洞边的大石头旁边站着一株野百合。“野百合!野百合!”他兴奋异常,从心底里喊出来。野百合“伸展着绿叶,开着白色的花,茎的叶腋中生长着珠芽,像一个美少女,静静地站立着,那么娴静,那么优雅。”他想了两个方案,第一个是把百合的鳞茎挖出来炖鸡汤喝,是美味的菜肴。但他很快否决了这个方案,觉得太残忍,太自私;第二个是把野百合移植到自家屋后,这样就可天天见到她的芳容,还可经常为他浇水、施肥。但是他又很快否决了这个方案——怕在移植的过程中花会死掉。最后他决定什么也不做,让花长在原处。从此以后他就老惦记着野百合,每次上山放牛或砍柴都要去看望她。读到这里我想到耶稣的博爱,佛的慈悲。万物不但有灵,而且有情。按佛教的说法,喻晓是真正有慈悲心,有慧根的人。有慈悲心,有慧根才能成为圣人。他写鸟,说鸟儿是“乡村乐队”;写虎,说每次回乡,看那山,那树,想到山里虎的灭绝,不胜伤怀。他写油菜,写田埂,写瓜棚,写拱桥等等,每一物都是灵魂的一部分,每一物都饱含感情。

写人物的篇幅很多,村里的人几乎都写到了。有的人勤劳、敦厚、老实,有的人小气,小偷小摸,专干坏事的是村里的“溜子”。特别几个村妇的悲剧及穷苦潦倒的老实人喻凡堂被沉潭的事读来叫人痛心。村里的事,事关灵魂。我每次回家,听母亲说哪个哪个生大病了或者去世了,就感觉内心深处的某个地方被腾空了,就赶紧回忆,怕到时候记忆都没有,只剩下一片虚无。父母给了我们生命,把我们带到这大地之上。喻晓对父母的情意自然是最深,写父母的文字也最多。父亲去世的早,母亲在家,“我退休以后,每年都回老家看望母亲。母亲就像一把大伞,护佑着我,使我的心灵有了依靠。我虽然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但母亲在,我就感到自己还年轻,还是母亲的孩子。”写父亲,说一天突然来了一种意识就给父亲洗了一次脚。没想到这突然之举对父亲来说却是天大的事,父亲逢人就讲,大崽怎样为他洗脚。这是给父亲洗的第一次脚,也是最后一次,第二年父亲就去世了。

灵魂是承载人精神生活的一个内在空间,这个空间里必然是万物共居,平等相待。万物通过“灵”感应,通过“情”相连而形成魂,魂进一步发展就能在肉体殒灭后而独立存在。像老庄的“道”,孔孟的“仁”,耶稣的“博爱”,佛祖的“慈悲”都是从万物出发,而形成了灵魂体系,也只有他们这样的人才叫作人间的圣人,也只有圣人才能做到灵魂不死,与世长存。魂并不是什么鬼神之说。喻晓说:“人会老去,人生浮华终究会归于平静与虚无,功名利禄终究会随风而去,我真想寻找一处山水田园,作为自己的归宿和乐土。”我想这个归宿和乐土,他已经找到。

(文中未尊称喻晓老师请见谅)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