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文学评论» 作家评论»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作家评论
最可爱的“土匪”李敖大师
发表时间:2018-03-21 09:40:14       来源:观察者网       作者:雁默

这周原本想写台湾旅行法的事,不过3月18日惊传李敖去世,对我而言,其他的新闻就是小新闻了。


李敖这个人

我父亲喜欢李敖,所以家中满满是李大师的书。记得第一次阅读那些封面上总有美女艳照的李敖著作,是在中学时。后来李敖解释,为什么早期他出版的书,封面总有艳照?因为唯有如此,他那些被摆在地摊上的书,才能引起注意。每一张艳照,李敖都有引申其意义,而其意义,大都是在说明猥亵意象与台湾当局之间的关系。

2002年在大陆出版的书,似乎仍有此遗风,当然后面都是“正经”封面了

很多人评论李敖,褒贬不一,大致而言,年轻人是比较喜欢李敖的,年龄稍长,就会觉得此人名过于实。大师名言之一:“我要找我崇拜的人的时候,我就照镜子”。这话是否让你联想到金庸笔下的任我行?这种蔑视一切的狂妄,岛内其实也不乏无人,但话说得这么漂亮,却只有李大师做得到。凑进一点看李敖,这是第一个必须心里有数的重点:“文字,才是李敖的最强项”,其余他自称的所谓“第一”,都是“吹牛”。

白话文是一种很难驾驭的文体,它发展的时间尚短,与演化了数千年的文言文相比,过于啰唆,所以你很难看到干净俐落的白话文,天幸有李敖,让人得见什么是一针见血,什么是字字珠玑,还不必过度修辞。大师名言之二:“五十年来和五百年内,中国人写白话文的前三名是:李敖、李敖、李敖,嘴巴上骂我吹牛的人,心里都为我供了牌位”。文字魅力美化了吹牛胡扯,所以就算明知他是吹牛胡扯,还是挺敬佩,没法儿,论白话中文能力,李敖确实有真本领。

狂妄的人通常惹人厌,李敖却是个例外,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大师笑嘻嘻一脸和善,怎么看都不讨厌,同样的狂语,要是出自其他人的嘴,你就难以接受了。后来我想通了,李敖的狂妄,只有5%是来自天性,95%是为了宣传。大师名言三:“真理就是百分之五的真理加百分之九十五的宣传”。也就是说,这是一种行销手法。李大师遭打压、囚禁、封锁大半辈子,不耍行销花招是活不下去的,这是为了生存而不得不然的手段,事实上大师本人是否真有这么超人的自信?我比较相信他前妻胡茵梦的说法,李敖其实挺自卑。

原本一直觉得可惜,李敖才华照人,却将大多数的时间用在骂人,打官司,以致没有在学术上留下应该有的成就。不过后来我懂了,要得到世俗的桂冠,免不了要涉入学界政治,并长期处于孤寂但有薪的象牙塔里,对自称“善霸”的李敖来说,实不符合他的性格,所以他宁愿走祖父的土匪路线……所不同者,他祖父是文盲真土匪,李敖是学霸“类土匪”。

也还好大师毅然决然化身正义的“匪类”,观众读者们才得以廓清视野,并享受“批判”所能带来的超现实娱乐感。

讲到土匪,李敖最可爱之处是他常自诩的“义气”,对朋友的义气。虽然受他好处还要被他昭告天下的当事人很尴尬,但大师的“义行”确实一路走来始终如一。这也是为何其狂狷却不讨人厌的重要原因之一。

就像2007年,“检察总长”在“立院”的同意案,时任“立委”的李敖公开亮票支持某甲。一般人都觉得奇怪,某甲肯定是与贪腐的当权者关系好才能受到提名,大师应该最讨厌这种人,怎会投票支持?李敖解释,理性上他反对,感情上却否,为什么呢?因为多年前,前妻胡茵梦告发李敖当时,某甲以“伪证罪”起诉胡,所以摆明了是报恩才支持。

这就是李敖另一个特色,感情用事,而他也不怕你知道他是感情用事。

李敖一辈子以批评别人为业,可是熟悉大师言论的人都知道,李敖是可以感情收买的。只要对了大师的味儿,或有恩于他,李敖会改变对此人的评论立场,或是火力减低,或是闭嘴不言,甚至反过来称赞,宋楚瑜与王金平就是最好的例子。

也就是说,虽然大师总是嘴巴上坚持真理,骨子里却是挺好说话,若为报恩故,什么都可抛。当然,他也很会自圆其说,忽悠观众与读者们。关于过度的感情用事,李敖在前几年公开对满场听他讲话的年轻人说,不要学我,我确实是太主观了。

“善霸”迟暮,其言也善。

我们批评李敖,是因其感情用事,我们喜欢李敖,也是因其感情用事。我们心中确实为李敖供了牌位,但不在先贤之列,而归类为“最令人感怀的匪类”,为了表示尊崇,这一类只有李敖一人。


李敖的对与错

大师一生横眉冷对千夫指,完全是性格所致,胡适说他喜欢借题发挥,功底却不够,一点都没错。当然,李敖也拿出看家本领,找到证据指出胡适年轻时,也喜欢借题发挥。其实,有才华的文人,都喜欢借题发挥,故而难免遭千夫所指,只是李敖选择横眉对,胡适选择慈眉对。

李敖的言论,对错各半,对的部分,诸如对民进党的蔑视和预言,对台湾沉沦的预言,对国民党内斗基因的分析等等,此外,他也是极少数在台湾为共产党说话的知识分子。

错的部分,诸如曾认为中国应该全盘西化,轻信西方制度,过度丑化两蒋等等。不过,关于西式民主的坚持,在他晚年了解了大陆现况后,有了转变。

大师在民进党早期制定党内体制时,就发现此党不过是个小国民党,因为民进党一切都复制他们所反对的国民党,这样观察一针见血地揭穿了民进党的本质。从这30年来的发展可窥,民进党以西式民主、台湾“独立”为幌子,进行不流血的政变夺权,而一朝权在手,就无所不用其极地进行新的“党国体制”,走独裁专制的路线。简言之,此党不过是在搞新威权主义,而且牺牲人民利益,玩残台湾也在所不惜。

因此之故,李敖在两岸穿梭了几轮后,亲身体验到大陆正在往前进,台湾则在往后退,而得出此孤悬之岛未来已没有机会的结论。虽然这项观察神准,但对李敖来说,其实是难堪的,因为他一生都在标榜的价值,于岛内的实验彻底失败。

李敖是两岸分离、旧国民党体制下的特殊产物。因为坚守传统中华文化的国民党,普及了教育,并站队了西方价值,却又无法脱离一党专政的体制,使得李敖所亲近的立场,犹如海外“反共”也反蒋的华人知识分子,严厉批判国民党并未走向西式民主。同时,“台独”崛起,与其他反国民党的力量合流,而形成了统独混杂的“党外”势力,外省籍、统派的李敖也才会被国民党视为“台独”。

事实上,李敖从来就反“台独”,因为他对中华文化有无法根除的情感,如同许多海外“反共”反蒋的华人,故而对台独而言,他是个“大中国主义者”。有趣的是,在“华独”立场成为国民党内主流后,也与李敖完全不相容,因为大师老早提出证据证明,主张“中华民国已经灭亡”的不是别人,就是蒋介石。

这样的立场,注定在岛内爹不疼娘不爱,因为无论谁是当权者,李敖都在其对立面。也只有宋楚瑜这种善于变化的政客,与李敖站在一起才不会显得突兀。

西式民主在台湾实验的失败,使得李敖早先全盘西化的主张一起破产,而他是踏上大陆的土地后,才体验到两岸对比的悬殊,难堪地承认自己被西方蒙蔽了双眼。我曾试着推敲,为何学历史的李敖,会认为全盘西化适合中国呢?清末“中体西用”的失败,其实不能证明“中体”是错,很大程度上只是证明“西用”没做到位而已。

有一次看了他的节目,才发现症结所在,原来他倾心的是微观历史,而非巨观历史,对于类似“性文化”的微观中国历史,他能有独到的见解,但对中国整体历史框架的历史,就不曾投注心力考察,加上国民党将他打入黑牢,以致大师从此就专门挖掘此党的黑历史去了。再者,台湾的史学路线,是傅斯年的“科学治史”,使得学子们大都被引导至细节的研究,而讲究巨观论史的社会学,则都在西方概念上打转,并与史学各走各路,才会产生这种对中国历史与西方历史缺乏整体关照的现象。虽然台湾也有钱穆这种巨观型的史学者,但在学术界,傅斯年才是主流。

岛内统派的底气不足有很多原因,在思想上对中国历史的了解过于表象或细琐,也是原因之一。对自己的传统了解得不够深入,知识分子就很容易被某些西方价值所迷惑,主张全盘西化也就不奇怪了。

从这个角度来看,岛内许多知识分子,持的都是升平时期的精英思维,他们在社会的中上阶层,浑然不觉这些美丽的价值,根本不是底层人民在意的,穷人只想摆脱穷困,每一天对他们而言都是脱贫战争。正是威权体制下的领导人创造了升平时期,李敖与台独们才有土壤去种植美丽的价值。我们能同情地理解李敖对国民党的仇恨,但也必须指出他情绪上的错误,以及他的时代限制。

以上的背景说明,应该有助于大陆读者们了解,坚持统一、反美、反日的李敖无论在大陆或在台湾,既不是美分,也不是五毛,又不宜将他看成负面意义上的公知,他是一个特殊时代下的缩影,一个与众不同的中国人形象。他用独树一格的文字魅力与音容笑貌,突破“政治正确”的重重围篱,影响了两个世代的人,让我们见识了“土匪”的正义。

在他离世的日子,我想表达深深的感谢,大师是唯一,我不能完全认同,却又特别喜爱的中国人。谢谢、再见,李敖。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