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小说» 短篇小说»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短篇小说
我们去找一盏灯
发表时间:2018-03-02 15:55:19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叶兆言


 

那年头没班花这一说,三十年前,还没这个词。二八姑娘一朵花,男孩子情窦初开,开始对女孩有兴趣,眼中的姑娘都跟鲜花一样。那时候,男生女生不说话,那时候,男生多看几眼女生,立刻有人起哄。这是初中那个特殊阶段,后来就不一样,开始有点贼心,男生偷偷对女生看,女生呢,一个个做出很清高的样子,越漂亮越清高。当然,她们也会偷眼看人,眼睛偷偷地扫过来,我们呢,心口咚咚乱跳。

那时候要像现在这样评选班花,肯定是如烟。我敢说,大家一定会选如烟。如烟姓步,叫步如烟,我们当时都叫她“不如烟”。她真的很漂亮,两只眼睛发黑,很亮,梳一根大辫子,个头不高,往男生这边一回头,所有的人立刻挺起胸膛,不是捋头发,就是掩饰地干咳一声。我们政治老师当时最喜欢她,这家伙四十多岁,那时候这年纪的人看上去很老了,差不多就能算是个好色的老流氓,说如烟这两个字好,一看就充满诗意。他说为如烟取名字的人一定很有学问,一定很有修养。说如烟的烟,不是烟草的烟,也不是香烟的烟。烟草和香烟太俗气,如烟的烟绝不是这个意思。他在黑板上写了个繁体字的“菸”,说你们看见没有,都给我看清楚了,这个草字头的“菸”才是烟草的烟,才是香烟的烟,我们抽的烟是什么做的,是一种烟草,对了,既然是烟草,就应该是草字头,唉,要命的简化字呀,把很多简单的事都弄糊涂了,硬是把好东西给活生生糟蹋了。政治老师一提到如烟就来精神,他说如烟的这个“烟”,是“烟波浩缈使人愁”的烟,是“烟笼寒水月笼纱,夜泊秦淮近酒家”的烟,它应该是种美丽的雾状气体,弥漫在空气中间,看不见摸不着,只能凭诗意的感觉去触摸,如烟这两个字让人一看就会想到了唐诗宋词。他说你们懂不懂,我说半天,你们难道还没明白。我们一个个傻着看他,不说话。政治老师叹气了,说我知道你们没懂,你们当然不会懂。

政治老师非常喜欢如烟,他是个印尼华侨,据说英语很不错,学校不让他教英语,说他满脑子资产阶级思想,还是教政治保险,反正有课本,按照教材要求胡乱讲讲就行了。

那时候“文革”到了尾声,很快中学毕业,如烟和我一起分配到一家街道小厂。我是钳工,她是车工,刚进厂那阵,班上同学经常来找我玩,成群结队地过来,说是找我玩,其实想多看几眼如烟。中学毕业了,一切和过去没什么两样。为了多看几眼如烟,他们寻找各种借口,跟我借书,借了再还,约我看电影,去游泳,去逛百货公司。我们班男生都羡慕我,说你小子运气好,天天能见到她。

这话已经十分露骨,那时候,男生女生不好意思直接交往,最多同性之间随便说几句。我和如烟在同一个车间,一开始跟学校一样,仍然不说话,就好像是两个陌生人。我师傅和如烟师傅关系非同一般,他知道我们是同班,笑着说还真会有这样的巧事,在学校是同学,最后又分配到一个车间。如烟师傅说天下的巧合太多,说不定日后还会有更凑巧的事呢。我们厂在偏僻的郊区,做二班要到晚上十二点多才下班,有一天,如烟师傅一本正经地说:

“喂,小伙子,给你一机会,记住了送如烟一截,把她送到家,你再回去。”

如烟师傅让我下班与如烟一起走,我家离她徒弟家不远,有我这个大小伙子陪着,安全可以不成问题。接下来,差不多一年时间,下了二班,我都和如烟同行,仍然是不说话,谁都不好意思先开口。我总是默默地将她送到她家门口,看着她进门了,再骑车回自己的家。这么送她,稍稍绕一点路,可是我心甘情愿。她显然知道我愿意,从来也不说一个谢字,有时候进门前,一边摸大门钥匙,一边回头看我一眼,简简单单回眸一笑,能让人回味半天。

我那些同学不相信有人天天送如烟回家,却不曾与她说过一句话。他们说你傻不傻,真缺了心眼还是怎么的。他们说你小子别装样了,我们早就看出来了,早看出了情况,你丫是早看上她了,妈的,好一朵鲜花,怎么就插在了你这坨屎上。我从没为自已辩解过,说老实话,很乐意当这个护花使者。一年以后,如烟终于开口跟我说话,那天晚上,在她家门口,我们分别之际,她没像以往那样从兜里掏大门钥匙,而是默默地看着我,有些不好意思,欲言又止,过了一会儿,气喘吁吁说:

“谢谢你一直送我,从明天开始,用不着你送了。”

如烟和厂政工干事小陈谈起了恋爱,根据规定,学徒期间不可以这么做,这规定当时就是小陈亲口对我们宣布的。我师傅有些意外,想不明白他们怎么就好上了。如烟师傅说现在的年轻人开窍早,恋爱嘛,讲的就是个自由,什么允许不允许,人家好不好,关你屁事。她说你是不是觉得亏了,觉得我徒弟应该看上你徒弟才合适,真是的,你也不撒泡尿照照,我徒弟凭什么看上你徒弟。他们喜欢这样在一起打情骂俏,我师傅一点也不恼,笑着说有什么办法呢,人和人就是不一样,就是有差距,我配不上你,我徒弟自然也配不上你徒弟。如烟师傅说算了,不要嚼舌头,你徒弟还真是配不上我徒弟,我呢,也配不上你这个大主任。

那时候,我师傅刚被提拔为车间主任。他上任不久,不顾别人的闲话,提拔如烟师傅为车工班班长。我和如烟之间一层薄纸因此被捅破了,相互交往反倒开始变得自然起来。过去,我们好像两个哑巴,突然间,对话再也没有障碍,应答也自如起来。如烟有时候会主动跟我开开玩笑,说我还以为你一辈子不跟我说话呢。她说你知道我妈是怎么想的,我妈她说怎么也不肯相信,不相信有个大小伙子天天送我回家,送了一年,却不敢开口跟她女儿说话。

如烟和小陈的关系定了下来,有段时间,他们形影不离。正好小陈下车间劳动,他抓住这个机会,成天守在如烟的车床旁边,一刻也不肯离开。我的那些同学很失望,知道如烟已有男朋友,也不再来找我玩了。这样的日子过了没多久,有一天,晚饭后休息,如烟心情沉重地对我说:

“你知道吗,我跟小陈吹了。”

我有些吃惊。

她接着说:“反正是真的吹了。”

我记不清自己当时说了些什么。我知道她并不想听安慰的话,可是又能说什么呢?

她说:“你难道不想知道为什么,我的事就一点不关心。”

我说我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她沉默了一会儿,说你什么也不用说。

没有了政工干事小陈,我又开始继续送如烟回家。一切又和过去一样,我们一同下班,随着大队人马走出厂门,然后一路骑着自行车,共同走过了一个漫长的夏天。那时候,刚粉碎“四人帮”,大家心情都很不错。我们有说有笑,从来也没有再提到过她与小陈的事。很快恢复了高考,我们一起参加补习班,一起参加考试,一起落榜,一起情绪低落。然后,然后她又有了一位小王。

这位小王是位干部子弟,人长得比小陈还要英俊潇洒。如烟师傅似乎早知道会有这一天,说我徒弟人长得漂亮,找男朋友,自然要找最出色的。她有些恨我不争气,胆子太小,考不上大学,成天鞍前马后跟着瞎忙,结果全白忙了。这以后,如烟又有过小杨和两位不同的小李,她似乎是挑花了眼,马不停蹄地变换男朋友,让大家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晓芙是如烟介绍我们认识的,她是如烟的表妹,是如烟养母妹妹的女儿,比如烟小三岁。我和晓芙相处了一段时间,双方感觉还不错,挑个好日子就结婚了。在蜜月里,晓芙有意无意地追问,我是不是曾追求过她表姐。我避而不答,晓芙说我也是随便问问,要不愿意回答,你可以不说。我便问如烟是怎么说的,晓芙说她可没什么好话,她说你有贼心没贼胆。这话正好给人下台阶,我叹了一口气,说她既然这么认为,那也就是这么回事。

我连续考了三年,费九牛二虎之劲,才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车间同事为我送行,在一家不错的馆子订了两桌酒席,大家频频举杯祝贺,如烟师傅对我师傅说,好呀,这回你徒弟总算争一口气。我师傅说,你也看见了,我徒弟这次是出息大了。如烟就坐在我对面,那时候,她已经怀孕了,挺着大肚子,含情脉脉看着我,红光满面,从头到尾没跟我说一句话。

到大学三年级,如烟突然找来了,说是要把晓芙介绍给我。她说我这个表妹在读电大,一门心思想找个名牌大学的小伙子,我觉得你挺合适。我没想到她会来找我,更没想到她会把自己表妹介绍给我。上大学后,我们已有一段日子没见过面,关于她的故事,断断续续知道一些,都不是很确切。听说已和丈夫分居了,一直在闹离婚。还有一种传说,是她在外面有了人,丈夫小陈拖着不肯跟她离。这位小陈就是最初的那位政工干事小陈,他们各自绕了个大圈子,又重新回到起点,但是结婚不久,就闹起了别扭。

第一次和晓芙见面是在电大,如烟带我去见她,首先看见的是一群小学生在操场上发疯,跑过来跑过去。我觉得这十分滑稽,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跑这儿来了。晓芙正在上课,她学的是会计专业,电大借用这家小学的教室,班上大多数人都是女生,每人课桌上放着一把算盘。与小学生的吵闹形成尖锐对比,会计班的电大生一个个很拘谨。终于等到下课,如烟介绍我们认识,接下来,就一直是如烟和晓芙在说话。她们两个没完没了,不停地变换话题,如烟一边说一边乐。那时候,晓芙似乎非常乐意听表姐的话,如烟说什么,都是一个劲地点头。

晓芙没有如烟漂亮,戴着一副眼镜,皮肤很白,看上去很幼稚和天真。当然,这只是留给别人的第一印象,事实上绝不是这么回事。她目不斜视地看着我,眼珠子在镜片后面滴溜溜直转。如烟后来对我说,我这表妹看上去没心没肺,其实人可厉害着呢。我当时并不相信如烟的话,说既然是厉害,干吗还要介绍给我。如烟说你这人太没用了,别以为上了大学就有什么了不起,不是我看扁了你,你呀,就应该找个厉害的女人。如烟又说,我告诉你,不要得了便宜再卖乖,我这表妹多好啊,人家跟你相配是绰绰有余,真要是有什么配不上,那也是你不配,是你配不上她。

如烟并没有出现在我和晓芙的婚礼上,她离婚去了日本,先和一个留学生同居,然后嫁了一个日本老头,又和这老头分手,去一家酒吧做女招待。再以后,很长时间没有消息,偶尔听到三言两语,也是来自晓芙的那位姨妈。晓芙姨妈是个脾气古怪的女人,和养女如烟关系弄得很僵,有段时间,差点闹到法庭上去。晓芙也不是很喜欢自己的这位姨妈,不管怎么说,都不应该那样对待如烟,靠那点微薄的退休金,她不可能过上现在这种养尊处优的好日子。自从如烟去日本,晓芙姨妈一直坐享其成,家里是成套的日本家用电器。

我们儿子三岁时,有次聊天,晓芙不经意间说出了如烟母女形同水火的根本原因。晓芙姨妈有个相好,这家伙是衣冠禽兽,曾猥亵过如烟。事情自然是那男的严重不对,可是晓芙姨妈却怪罪如烟,认为是她有意无意地勾引了自己情人。晓芙说姨妈年轻时就守寡,很在乎这个男人,这男人晓芙也见过,是个上海人,个子很高嘴很甜,很会讨女人喜欢。男人不是东西,有时候是看不出来的,反正晓芙姨妈为这事,恨透了如烟,常常跟如烟过不去。我感到很吃惊,说你姨妈也太过分,怎么可以这样呢。晓芙说,现在想想,姨妈是太过分,不过,最过分的还不是这个,关键是姨妈把这事说了出去,一次又一次,你是知道如烟的,你想想,那时候如烟为什么不停地要换男朋友,为什么。晓芙告诉我,如烟与第一任丈夫小陈离婚,显然也与这挑唆有关。我做梦也不会想到有这一幕,真是不可思议,我说那男的对如烟,究竟是怎么猥亵的呢。

晓芙说:“这个我怎么知道,得去问如烟,以后她回国了,你可以问她。

转眼间,我和晓芙的儿子都上了中学,我们搬进新房,晓芙上班天天有小车接送。在别人眼里,我们夫妻和睦,住房宽敞经济富裕,一切都很不错。事实证明,如烟对晓芙的看法很有道理,她里里外外都是一把好手,作为妻子温柔体贴,作为职业女性是个地道的女强人。别看她一开始只是个小会计,结婚后事业蒸蒸日上,不久就擢升为财务总管,后来又被一家很著名的公司挖去委以重用。

事情总是相比较而言,晓芙的成功正好衬托出了我的失意。时至今日,她让人羡慕的丰厚年薪,比我这好不容易才评上副高职称的收入高出许多倍。过去这段岁月,这个家一直是阴盛阳衰,说句没面子的话,当年我评副教授已很吃力,这几年想申请正教授,一点眉目都没有。我始终摆脱不了那种挫折感,我知道这些年来,自己没干出什么成就,在一家很糟糕的大学当老师,教一门很不喜欢的课。我的运气太差,年轻时遇到机会,要先让给老同志,等自己也一把年纪,又说政策应该向年轻人倾斜。我并不太愿意与别人去争什么,只是觉得心里不太痛快。

严重的失眠困扰着我,整夜睡不着,吃了安眠药也只能是打一个盹。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漫漫长夜,常常一点困意都没有。我不相信自己有病,不相信是得了医生所说的那种抑郁症,然而晓芙却当了真,医生和她私下谈过一次话,显然是把话说得严重了一些。她吓得连班都不敢去上,不管怎么说,晓芙还是个女人,无论事业多么成功,她毕竟是个女人。她说你这是怎么了,不要这么想不开好不好,她说我们现在这样不是挺好,干吗非要去得到那些我们并不是真的需要的东西。说老实话,我并不太明白晓芙在说什么。她说自己的工作实在是太忙了,顾不上家,这个家全靠我这个男人在支撑。她说你千万不要去钻牛角尖,什么教授呀职称呀,根本别往心上去。

所有人都觉得我的心病是因为评不上教授,人们跟我谈话的时候,总是有意无意地在劝慰。人心不足蛇吞象,大家都说我现在的处境,如果换了别人,不知道应该如何满意。人必须知足,没必要硬去追求那些不属于你的东西。有什么不痛快你就说出来,千万不要硬憋在心里。晓芙的公司正在酝酿上市,这事一旦操作成功,经济效益将有质的飞跃。作为财务总监,作为公司的高管人员,晓芙有太多的事要去做。我的健康状况已让她没办法安心工作,结果由她公司出面,出资雇了一个全职保姆,还专门为我找了个心理医生进行辅导治疗。她公司的领导更是亲自出面,宴请了我们学校的有关领导,希望在评定职称的关键时刻,能够有所照顾。

在医生看来,我的病很严重。晓芙惊恐万分,看着我一天天消瘦,整夜地不能睡觉,她甚至一度想到了辞职。我不愿意她为我的事操心,我说情况没那么严重,我说你们的破领导跑到我学校,跟我的领导一起喝酒,说好话开后门,这叫什么事。说着说着,我的情绪开始变坏,我说你们考虑过我的感受没有,你们想没想过我其实根本不在乎那什么教授头衔,你们的脑子是不是有问题。我突然暴跳如雷,把手中的茶杯扔向了电视屏幕。这是我结婚以后的第一次失态,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把茶杯扔了出去。我说我立刻就去跟我们学校的领导谈话,我要告诉他们,我不要当什么教授,我根本就不稀罕。说完这话,我竟然孩子一样地大哭起来,我的反常把晓芙和儿子吓得够呛,他们打电话到急救中心,用救护车把我送到医院,医生给我又是打针又是吃药,最后又强迫住院接受治疗。

出院不久,正好赶上如烟回国探亲。这一次,她计划要待得时间长一些,因为在日本这些年挣了不少钱,打算回来买一套像模像样的房子。晓芙觉得我病情既然已有起色,闲在家里难受,便让我陪如烟一起去看房子,这样既可以散心,为她的表姐当参谋,同时也让如烟好好地劝劝,开导开导我。那些天,去看了很多楼盘,如烟心猿意马没有任何主意,我对她应该购置什么样的房产也毫无看法,我们好像不是为了去买房,只是没完没了地参观。我们东走西奔,无论哪种套形的房子,如烟都是不置可否。她更感兴趣的是我的抑郁症,每天见面的第一句话,都是问今天吃没吃药,当时我正在吃一种进口药,这是晓芙托人搞来的,她非要我吃,坚持认为服了那药病情就不会加重。

如烟说你知道不知道,在日本有很多人,也吃这药,日本人容易得抑郁症。

我说我根本就没有什么抑郁症。

如烟说你当然不是抑郁症,我不过是随口说说。

我并不相信那药有什么特殊疗效,纯粹是为了让晓芙放心,天天早晨当着她的面,我郑重其事地将药放进嘴里,然后趁她不注意,再偷偷吐出来。我不明白大家为什么都会觉得我有抑郁症,晓芙这么认为,如烟也是这么认为。更可笑的是她们都觉得我有自杀倾向,想到这个,我有些失态地笑了起来,说听说日本人得了抑郁症,都喜欢跳富士山,如果我真得了抑郁症,就跑到日本去,爬到高高的富士山上,从上面往下跳。和晓芙一样,如烟被我这话吓得够呛,她睁大了眼睛看着我,说你不要胡说八道好不好。她说你活得好好的,从哪冒出来这些怪念头。

与如烟一起去看房子,我的心情开始有所好转,仿佛又重新回到了做工人的岁月。我问如烟还记不记得当年情景,人生如梦白驹过隙,一转眼二十多年过去了。如烟说她当然记得,事过境迁,她脑子再不好使,也不会那么轻易地就忘了过去。如烟说她忘不了我当时傻乎乎的样子,天天晚上屁颠颠地送她,却连话也不敢与她说一句。她十分灿烂地笑起来,说你差不多那时候就已经得抑郁症了,那时候你不知道有多内向。说完这话,她干脆格格格笑了。我让她说得有些不好意思,说那时候主要是你太傲气,你不跟我说话,我怎么敢随便开口。

我的话让如烟一时无话可说,她的脸红了起来,红得很厉害,一直红到耳朵根。当时,我们坐在一辆出租车上,正驶往一家新楼盘,我情不自禁地回头看着如烟。突然间,我发现她苍老了许多,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岁月不饶人,我注意到了她眼角的鱼尾纹,虽然抹了很厚的粉,可是她显然已不再年轻。我的目光让她感到不自在,她说你怎么啦,干吗要这么看着我。从出租车上下来,我们向那家待售的楼盘走去。我十分感慨,说如烟你知道不知道,当年你可是班上很多男生的梦中情人。如烟听了这话一怔,笑着说想不到你现在也脸皮厚了,也会说这种又时髦又混账的话。我说梦中情人这词听上去有些别扭,不过事实就是这样。转眼间已快到楼盘门口,售楼小姐热情洋溢地迎了过来,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我告诉如烟当年有谁谁谁,还有谁谁谁,都对她特别痴情。我告诉如烟,那时候我因为跟她分配到一个厂,很多同学都很嫉妒。我口无遮拦地说着,把迎面过来的售楼小姐都弄傻了。接下来,我有些控制不住,根本不考虑时间地点,不停地对如烟说,售楼小姐开始介绍楼盘,我仍然在喋喋不休。

那天晚上,为了让如烟相信我说的是真话,我打电话召集了好几位同学,都是如烟当年的粉丝。老同学聚会是如今最流行的事,听说可以见到多年没有消息的如烟,他们二话不说纷纷赶了过来。一共是八个人,并没有太多想象中的激动,也没有一再提到过去的日子,来了就是喝酒,没多久已喝了两瓶多白酒。最初有些拘谨的是如烟,不停地抽着烟,她抽烟的姿势很好看,一支接着一支。烟雾在她面前缭绕,大家东扯西拉,也没有多少话可说。不管能喝不能喝,一个个都玩命灌酒,渐渐地,如烟开始不再矜持,也充满豪气地喝起酒来,并且立刻说起了酒话。她说没想到我们会这样在一起喝酒,中国人就喜欢这么喝酒,聚在一起,除了喝还是喝。她说你们和日本男人不一样,日本男人酒喝多了,喜欢没完没了说话,还乱唱,你们呢,就知道喝酒,连话都不肯说。

有一阵,如烟不停地提到日本男人,动不动就是日本男人怎么样。我说如烟你干吗老拿日本男人跟我们比呢。我的话引起了一阵哄笑,大家都说是呀,如烟你可真有点糊涂,我们怎么能和日本男人相比。如烟说日本男人怎么了,日本男人难道不是男人。显然是酒喝多了,她说着说着,眼泪突然流了出来。这实在是出乎大家意外,我们的话让她非常不高兴。如烟变得很恼火,说你们和日本男人相比,是还差那么一点,直说了吧,你们就是不如日本男人。她近乎挑衅地说,你们几个还有什么难听的话,都说出来好了,我不会在乎的。她说我知道你们心里怎么想的,不错,我是挣了一点钱,你们也知道我是怎么挣的这钱,钱不是坏东西,是人都得去挣这玩意。我们谁也没想到会是这结局,都说如烟你今天喝高了,大家都喝高了,喝醉了。如烟冷笑了一会儿,说用不着拿这种话安慰人,我可没醉,今天谁都没醉,都清醒着呢,别揣着清醒跟我装糊涂。我和你们不一样,你们一个个有老婆有孩子,有个完整的家,有话都不敢说,要藏着掖着,我和你们不一样,不一样,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说完这番话,如烟扭头就要走,我站起来想送她,她把我推倒在了座位上,说对不起,今天我失态了,吓着你们了,我谁也不要你们送,继续喝你们的酒吧,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结果如烟真的走了,我们呢,傻了好一会儿,又要了一瓶白酒,继续喝。

就在那天晚上,酒气熏天地回到家里,我正式跟晓芙提出了离婚。晓芙仿佛早有预感,她不动声色地说,离婚以后,你又有什么打算。我说我已经做好了准备,打算和如烟一起生活。听了这话,在第一时间里,晓芙显得出奇的冷静,她把正在做功课的儿子叫到面前,问他如烟阿姨这个人怎么样。儿子不明白妈妈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自己,不耐烦地看看他妈,又看看我。晓芙笑着说你爸看上如烟阿姨了,他要和她在一起,儿子,你觉得这事怎么样?儿子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在开玩笑。我说你干吗急着跟儿子说呢,他正在准备中考,不要影响他的功课。

晓芙冷笑说:“你还在乎会影响儿子的功课?”

这一夜,自然是没办法再睡觉。这一夜,自然是要有些事情。晓芙终于爆发了,她再也压制不住心头的怒火。平时生活中,她一向是很要强的,已经习惯了我的唯唯诺诺。一个要强的女人,怎么能容忍老公做出这样出格的事。现在,她根本不想再听我解释,只是一个劲地要我老老实实承认,承认与如烟早就有过那种事。她说我真是太傻了,我怎么会那么傻,为什么一点没往这上面想呢。她说自己的工作压力那么大,总觉得对我关心不够,这些日子又一直在为我的身体着急,真以为我是得了什么重病,怕我想不开寻短见,怕我这样怕我那样,现在想想,其实她早应该明白我们之间是怎么回事。她说她完全可以想明白我为什么会喜欢如烟,像如烟那样的女人,不知道和多少男人交往过,床上的功夫一定不错,男人当然是喜欢那样的女人,要不然我绝对不会迷恋上她。晓芙说,如烟有什么好,不就是会讨你们男人喜欢吗。

虽然已是半夜,晓芙非常愤怒地拨通了如烟的电话,这两人很快就在电话里大吵起来。因为是打电话,我听不见如烟说什么,只看见晓芙很激动,对着电话一阵阵咆哮。晓芙泪流满面,如烟一定也哭了,我听见晓芙一遍遍地在说,你伤心什么,你有什么可伤心的,真正感到悲伤的应该是我,是我。晓芙说你把我老公的心都给勾去了,我就说你勾引我老公了,怎么样,我就这么说了,我就说你不要脸,下流,你又能把我怎么样。很显然,如烟想对晓芙解释,可是晓芙过于激动,根本就不想听她说什么。

她们就这样在电话里大吵,大喊大叫,深更半夜折腾了一个多小时,电闪雷鸣暴风骤雨,终于大家都有些累了。到了后来,有一段时间,一直是晓芙在听,如烟在说,显然如烟在向她解释什么。再后来,晓芙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好吧,今天我们就到这为止,既然你矢口抵赖,明天你过来,我们三碰头六对面,当面把话说说清楚。然后晓芙把电话挂了,木桩似的站在那一动不动。

我说:“你干吗要把如烟叫过来?”

晓芙说:“我当然要叫她过来对质。”

晓芙说:“你们两个真是要想好,我也不拦着你,我绝不会拦你。”

第二天,如烟没有过来。晓芙打电话过去催,如烟听见是晓芙的声音,立刻把电话挂了。晓芙似乎早有预感,说就知道她不敢过来,她没这个胆子。又过了两天,如烟突然去了日本,在机场,她给晓芙打了一个电话,说自己这一次去了,再也不准备回来。她说人在日本,有时还会想到回国,可是每次回家乡,都会让人彻底绝望,让人毫无留恋。晓芙说你心里没鬼,干吗要逃跑呢。

我和晓芙经过协商,解除了法定的婚姻关系。我们决定再买一套房子,新房子到手之前,大家仍然同居,仍然睡在同一张床上。晓芙的公司上市已到最后冲刺阶段,从表面上看,她的精力好像都用在了公务上,但是我知道并不是这样,毕竟我们夫妻一场,我知道她心里充满怨恨,我知道她非常失望。我开始相信自己真得过抑郁症,一个人有没有得病,也许非要等症状完全消失了才会知道。经历了这场风波,我严重的失眠问题竟然奇迹般彻底解决了,过去,整夜地睡不着,吃了安眠药也没用,现在,只要脑袋一挨上枕头,立刻鼾声惊天动地。

有一天天快亮,我做了个梦,梦到自己出走了,到了一个十分遥远的地方。在梦中,我和一个养蜂人在一起。那养蜂人就是我,我就是养蜂人,我们与世隔绝,与外面的世界没有任何联系。无缘无故地,养蜂人忽然有了手机,不但有了这个最新款的手机,还有如烟和晓芙的号码,他拨通了她们的电话,很神秘兮兮地说了些什么。接下来,养蜂人又用同样的神秘跟我说话,说很快就会有一个女人来看你,你猜猜看,她会是谁,她应该是谁。那时候,我正埋头搬块大石头,我们的房门一次次被狂风吹上,我要做的事就是赶紧找块石头将门抵住。养蜂人说,等一会再搬弄那石头好不好,你快看谁来了,你看那女人是谁。我抬起头,不远处竟然是如烟和晓芙,她们风尘仆仆来自不同方向,很显然,得到了我的消息,她们立刻马不停蹄赶来了。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