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杂文» 大众时评»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大众时评
每一个小苔米都有春天
发表时间:2018-02-25 17:24:43       来源:光明网       作者:胡印斌

“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袁枚一首孤独了300年的小诗《苔》,这个春节火了。

在央视推出的文化节目《经典咏流传》中,乡村教师梁俊和来自贵州山里的孩子们动情演绎了这首诗。梁老师说,想通过这首诗告诉孩子们,“我们即使拥有的不是最多,但依然可以像牡丹花一样绽放,我们不要小看了自己。”

梁俊是支教老师,2013年,他带着新婚的妻子来到贵州省石门坎乌蒙山。在这里,他把古典诗词谱上曲教给山里学生传唱。至于为啥选择《苔》,也与梁老师的经历有关,“因为我也是一样的,从山里出来的,也不是最帅的那一个,也不是成绩最好的那一个,就像潮湿的角落那些苔,人们看不见。”

梁老师如今已经走出“潮湿的角落”,在更广阔的平台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但对于大山里的孩子们而言,《苔》所咏唱的,不仅仅是个体的信心、生命的希望、未来的畅想,也是真实的人生处境。他们生活的匮乏体现在方方面面,除了物质层面的贫困之外,精神层面的单调往往更令人难熬。而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的孩子,精神世界往往也缺乏足够的丰富和充盈、爱与关切。

当亮闪闪的物质成为这个社会衡量一个人价值的主要依凭时,必然会对贫弱者产生强大的挤压与折磨。呈现在现实路径上,这也会产生两个向度的延展,要么被压垮,成为从外到里的卑微者,缺乏自信,没有底气,随波逐流;要么有心抵制,却因缺乏内在力量的支撑,而难以实现正常的社会流动。这些年来,从很多媒体报道中,都可以看到一个个山里孩子的身影飘过,就像彗星一样,飘过也就飘过了。

很多外来力量的救助,多集中在物质层面。事实上,这种救助也是必须的。让孩子们吃得饱、穿得暖、能够上学,应该是一个社会的基本要件。但与此同时,或许可以多一些精神帮扶,多一些思想意识层面的救济。不仅要让孩子们有学可上,也要让他们认识到读书求学是一项基本权利;不仅要给予山里孩子们更好的生活条件,还要让他们明白,个人的幸福、生命的尊严终究是要靠自己去争取。

这实际上是一种内生的力量,是一种生命觉醒的意识,是个体生命固有的沛然之气。充塞于天地之间,氤氲于人情物理。往往一经触动,其就会在瞬间被点燃,进而郁郁勃勃,成为一个人成长道路上的坚强支撑。多少年来,传统中国人都是用这样一种精神力量,相互扶持、勉励支撑,在一点点努力与坚持的过程中,成就自己的非凡人生。文天祥被囚大都时,曾写下“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惟其义尽,所以仁至。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这样强悍自信的文字,至今读之,仍心潮澎湃。

而在这个过程中,个体是受到鼓励与激发的,一个小小的我就是一个宇宙。哪怕就像是“如米小”的苔花,也一样会因应时势,迎风绽放。这里边,并无任何卑微与高尚之别,也不会有任何“小看了自己”的想法。对于一个个淳朴的山里孩子来说,这样的盛开,无疑具有特殊的意义与价值。

每一个孩子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每一处角落的人生都应该受到尊重,每一束光都能照亮一段蜿蜒的山路,每一朵小苔米都有属于自己的春天。也许路很远,也不平坦,但只要努力去做,只要相信自己,就一定能够找回来一个灿烂的花开时节。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