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文学评论» 作家评论»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作家评论
粮道人心----读任林举的《粮道》
发表时间:2018-02-21 08:30:08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周葆亮

     走进苏北小县城的新华书店,眯起眼睛瞅着书架上一排排琳琅满目的书籍,认真挑选一本值得阅读的书,一本心仪已久的书。心仪已久的书,到底是哪一部?说不清,道不白。遗憾的是,人老珠黄,眼花缭乱。只能看清斗大的字。实在没有办法可想?有。我到新华书店柜台借了一副老花镜戴上,从新寻找心仪已久的书时,《粮道》一下子映入了我的眼帘。

就是它了。我把心仪已久的《粮道》从一排书中抽出来,揣在怀里,归还了眼镜,付了款,匆匆走出新华书店。

为何偏偏对《粮道》心仪已久?

十年前,记不清是在哪家媒体上,我惊喜的发现了任林举先生的通联邮箱,就通过邮箱给他发去一封信,信中提到想拜读他的大作云云。说句心里话,透露出拜读大作的信息,只能暗示着希望结识一位远在千里之外、地处大东北的作家,而对发出去的信息石沉大海渺无音信也是早有心理准备的。谁能说清媒体提供的通联邮箱是否有效,谁能知道远在吉林的任林举先生会把一个不速之客看在眼里?

几天过去了,没有收到任林举的回复。喜出望外的是收到了来自吉林的大信封。大信封里装着任林举先生热情洋溢的亲笔信,还有他签名的“葆亮先生雅正”的《玉米大地》以及他的散文随笔集《说服命运》。时间是二00七年七月。这就足以说明他的真诚,他的慷慨,他的豁达了。

《玉米大地》不是单纯意义上的“大地玉米”,书中一段段苍凉的往事,牵出了我那心底久违了的情愫......有评论家直言《玉米大地》乃“中国版《瓦尔登湖》”,作者笔下的玉米,是艰难并暗射人性的风情画,是一串串鲜活的人物,是家族史对东北大地诗意的表达......再加上十位当红作家、评论家热情推举,不用细说,我首先捧读的是《玉米大地》。趁热打铁,写了一篇读后感发表在《国家电网报》上了。不敢怠慢,接着就拜读《说服命运》。朱晶的“序”点透了奥秘:“思辨性散文,需要才情,更需要思想。思想不是天生的。没有相当的文化积累、社会磨练和独立思考,就不会产生真知灼见。”

生于吉林乾安的任林举,已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理事、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电力作家协会副主席、第五届鲁迅文学院高级评论家班、第二十八届鲁迅文学院作家深造班学员。著有《玉米大地》《粮道》《贡米》《松漠往事》《上帝的蓖麻》等。曾获第六届鲁迅文学奖、第七届老舍散文奖、第六届冰心散文奖、首届三毛散文奖、2014年最佳华文散文奖、长白山文艺奖、吉林文学奖等。这位东北师范大学经济学士,还是中国电力作协副主席呢。他的散文,多年求索,在才、思、语言上都达到较高水准。任林举写人,重文化气质和个性特征,绘形而入神。(朱晶语)这就奠定了他作品的风格以及他在中国文坛的地位,这就预示着他一定会频频走上领奖台,披上花环,捧起奖杯!

把《粮道》放进自行车篮子里,顾不得寒冷的风刀子一般刮在脸上,生疼。举目望见不远处有一面东西墙,朝阳的一面有一片空地。我把自行车扎在空地上,从车篮子里小心翼翼取出《粮道》,放在自行车后架上,伸出冻得如同红蜡烛一般的手指,翻开了《粮道》封面,居然是一页白纸。翻过白纸,本书作者采访“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先生的照片格外引人注目。任林举注视着袁隆平,袁隆平手里夹着香烟,若有所思的表情定格了。我意识到,这是一部非同寻常的长篇报告文学了。

专门研究报告文学的著名评论家李朝全先生曾这样评价《粮道》:“《粮道》作者所采取的言说方式,是一种饱蕴着激情或抒情之火的理性言说,尽量取客观冷静之姿态。全书犹如一位‘先知先觉者’或‘真理的使者’,像布道传经一般滔滔不绝地‘倾说’。这种一泻千里式的倾说,一方面具有极高的创作难度,因须有源源不断的新见地、新表述和新创造,语言须简练、流畅、生动,同时又要给读者营造一种陌生化的新鲜感。另一方面,这种以议论、言说为主体的文本,是对读者阅读的一种挑战。”

不惧挑战,不畏寒风,在艳阳高照的寒风中,开始了具有挑战性的阅读。

前文提到,我阅读任林举先生的书籍,不止是《粮道》,还有《玉米大地》。在阅读他的《玉米大地》的时候,我隐隐约约聆听到了他的心声,这“心声”就是他在《我写<粮道>》一文中吐露的:“从那时起,我开始深刻地思考土地与庄稼、土地与农民、农民与庄稼之间的关系,思索着为什么他们用自己的血汗滋养了一茬茬生命之后,仍然得不到赞美和感恩?为什么用自己的筋骨支撑了一个又一个时代之后,仍被死死地压在底层?为什么历经了种种悲伤、疼痛、无奈、苦难之后仍然如大地一样沉默无声?难道他们从来也没想过要题发出自己的声音?从来都不知道如何发出自己的声音?面对这一系列苦命的事物,我无法继续躲在角落里只想着自己的心事,我感觉到有一种隐约的呼唤一步步引导着我走向我生命的起点。当我的情感与灵魂一贴近大地,我便感觉到有一种巨大的能量注入了我的生命,使我变得通体光明、力量强大、富有激情,我像懂得自己一样懂得他们。”

欣赏一位作家,就要用心阅读他的作品,并通过阅读他的作品,看出他的外貌、能力、脾气、品格、心性,体会他的颜值、才华、性格、人品、慈悲。这一切,在任林举的《粮道》里,诠释得淋漓尽致。任林举以自己的人文关怀和科学精神,守护中华民族传统精神价值的道统,敬畏一切天地大道并从自我、家庭和国族的绵亘记忆中感悟灵魂之厚重。他的文字承载着感时忧国、悲天悯人的写作伦理:通过对粮食与大道、粮食与人性、粮食与命运、粮食与文化、粮食与伦理、粮食与兴衰、粮食与安全、粮食与未来等重大命题的深入探索,把宏大历史和市井细民,国家政策和个人履历,生存意志与饥荒焦虑,严苛残酷的历史细节和瞬息万变的现代时空聚拢于笔端。

评论家刘忠手捧着《玉米大地》书稿时说过“玉米、大地,不仅承载了他有关故乡的全部记忆,而且呈示了他复杂的情感寄托和文化思考。在一个叫做列宙的小村庄里,在布满山川、沟壑、草木、庄稼的大地上,珍藏了他童年、少年的记忆、故事以及梦想,那里有他的祖辈、父辈,有他的左邻右舍,有他儿时的玩伴,有他精神的故乡,当然,那里,也有他许多的苦难和忧伤,有他一生都在思考的困惑和迷茫。”

《粮道》出版后,中国作协报告文学委员会副主任李炳银先生撰文评价“读了任林举的长篇纪实作品《粮道》,先感到的是作者对于粮食,进而对于农民、农村的那份珍贵真诚的记忆和感情。正是因为知道粮食的得来不易,知道每一粒粮食背后所包含的农人的艰辛汗水,知道粮食在人们的生命历程中的重要作用,所以,他才如此地用心对粮食追问和考察。”

民以食为天。活着的人就要吃粮食。不吃粮食的人还叫人吗?

《粮道》不仅通过人类与粮食之间的自然依存关系表证了民以食为天的普通道理,而且超越了粮食的物质属性, 强调和突显了粮食的人文价值和精神属性。依凭粮食这种人性试剂构筑起进入事物核心的独特维度,直接触及到人、社会、自然的某些本质和深层规律。 整部作品为神话与危机俱在的无序世界和苍生命运, 倾注了深重的忧患意识和温暖的人文情怀。

悼彼甫田,岁取十千。 我取其陈,食我农人,自古有年这部《粮道》是令人意外地以《诗·小雅·甫田》一章来开篇的。从本书开篇,粮食就被赋予了史诗的品质,置于上古的洪荒和苍凉,带着它特有的生命节律,一步一步,蹒跚到今天,也必将一步一步走向未来。

一章一章读《粮道》,一个字一个字读《粮道》。有时惊心动魄,有时义愤填膺,有时精骛八极,有时悲怆莫名。追随着任林举先生悲悯的心灵、谦卑的身影、深邃的目光,我读出了上下数千年的粮食,也读出了纵横八万里的粮食。 在二十余万文字间,我看见闪闪烁烁,而又明亮耀眼的四个大字----粮道人心这是我在寒风瑟瑟中阅读《粮道》的感悟,也是作者追求的境界。任林举说过:“对我来说,我更希望通过《粮道》的获奖,让更多的人关注《粮道》,并通过《粮道》重视起我们口中的粮食、身边的农民、脚下的土地。”

是的,这是一部将忧患情怀与生命体验、哲理思悟融为一体的作品这个文本最大,最重,最辽阔,也最深沉。“连绵不断的灾祸和灾祸中人性的明灭与起伏,明明白白地显示出了生命的脆弱和人性的不可试探。”(本书第二章《上帝怀里的解药》)而“凡有荒年首先饿着或饿死的正是那些种粮食的人”、“一个农民世代从事着事关生命的大事,却要世代作出牺牲,世代受苦、受累、受歧视”竟成了中国历史的宿命(本书第三章《凌晨三点的声音》)! 在那些土里土气、沉默敦厚的粮食身上,生长着知雄守雌、上善若水的文化与哲学,那条著名的“1500毫米等量雨线”----即农业上的玉米种植带----见证了汉夷文化的冲突与互渗,从而成为中华文明、 文化变迁的一把测量标尺(本书第四章《知雄守雌的“粒食”》)。“南方的水与北方的水,最后都渗入到这个中间的缓冲带”、“水在沙滩上漫过,再退回来,水中有沙,沙中有水;泼墨在宣纸之上,再也无法说清那块重重的黑,到底应该叫墨还是应该叫宣纸”。 在《粮道》这部作品中,任林举先生以他特有的诗化语言,将文化的斑驳浑融质地表达得入木三分。

不仅如此,《粮道》还触及到自然伦理与人文伦理,乃至日益板结的心灵。“生态的失衡与破坏,土地的贫瘠和板结,最终如传染性疫病一样影射漫延至我们的心灵,使我们眼前所能见的一切和我们内心生发的一切互成镜像,形影相随,亦步亦趋”。令人惊悚的更有看不见硝烟的“另一场鸦片战争”,那就是粮食安全。“传统意义上的战败,充其量不过是赔款割地,在几年或几十年内丧失主权,而粮食战争中战败的结果有可能严重到永世不得翻身,其耻辱的印记将如生命基因和上帝的话语一样不可更改, 直到地老天荒,直到物种消失”。

历史的起伏,王朝的存毁,国力的强弱,政治的明晦,都与那些“安静地停在那里,哪里也不需要去,但似乎哪里都有可能去”的粮食息息相关。粮食与兴衰,这一话题沉重而又鲜活。

李朝全对任林举的长篇纪实文学《粮道》作出了画龙点睛的评价:“将粮食作为自己的描写对象,揭示的是粮食之道。‘道’是世间万物存在之理,运行之规律。遵循‘道’,顺应‘道’,生命才能存在和延续。《粮道》思考的正是粮食的根本道轨、规则,其实探讨的亦正是生存与存在最根本的、最本质的问题。作者几乎将与粮食相关的各种话题或由粮食引发的各种问题都‘一网打尽’。因此,这是一颗‘会思想的粮食’,‘会行走的粮食’,作者笔下的粮食不仅是一种物质的存在,更是一种活生生的生命。作品对粮食的‘言说’,从哲学、文化学、伦理学、政治学、历史学、人类学和农业生态学等各个角度切入,并进行纵深的开掘,分别阐述了粮食与天道世道人道、人性、命运、文化、伦理、兴衰、安全及未来的关系。作品题材重大,具备鲜明的现实针对性。”

太阳偏西了,我在东西墙南面取暖的地方合上厚厚的巨著《粮道》时,著名作家赵玫的一段话在我耳畔回响:如果你仅仅注意到了《粮道》的纪实性,或许你将错过一本优秀的文学读本;如果你仅仅停留于文学的欣赏,或许你将错过深刻的哲理;如果你仅仅拘泥于某种哲理的体悟,你或许又将错过一位作家最可贵的忧患情怀

时代文艺出版社20171月出版的这部《粮道》封底的一段话,又让我咀嚼良久:“质朴无文、晶莹剔透的一粒粮食,封印着农民世世轮回、荣辱悲欢的劫数,也储藏着江山更迭、家国兴衰的故事。粮食的一岁枯荣,往来代谢,捆绑着挣扎的人性和不定的命运。它们是上帝散落人间的繁华与沧桑,它们在人类文明中的萍踪浮影,原来也有刻骨铭心的前世今生......

赵玫的话语在回响,封底的文字在跳跃,似乎在诠释着我心仪已久而又说不清道不白的缘故了。


(作者简介:周葆亮,江苏邳州人,中共党员,系中国电力作家协会、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江苏省电力作家协会会员、理事,徐州作家协会会员,徐州杂文学会会员、常务理事,邳州市运河街道文联副主席,运河街道作协主席。出版了长篇小说《暖阳》,在《青春》《北京文学》《微型小说选刊》《小小说选刊》以及人民日报、工人日报、农民日报、新华日报、国家电网报、中国电力报等报刊发表了小说《低保户》和散文《登杆记》、《敬仰红旗渠》及杂文《莫让老牛泪汪汪》等近百万字,在国家、省市级征文中获奖30多次)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