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文学评论» 小说评论»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小说评论
王 迅:《解密》之中有当下世界文学写作的密码
发表时间:2018-02-10 15:20:53       来源:文汇报       作者:王 迅

近日,英国老牌权威报纸 《每日电讯报》 评出了全世界近百年来最杰出的20部间谍小说,麦家《解密》榜上有名,为中国文学争得一席之地。榜单中有为人熟知的作品,如“邦德系列”的原著 《俄罗斯情书》《三十九级台阶》及苏联小说《春天的十七个瞬间》等。值得注意的是,这份榜单并非我们想象中以流行趣味为基调的通俗小说排行榜,其中不乏文学巨匠的作品,如格雷厄姆·格林《哈瓦那特派员》、约瑟夫·康拉德《秘密特工》、毛姆的《英国特工》、约翰·勒卡雷《柏林谍影》等。文学大师的作品为榜单增添了分量,保障了媒体评价的可信度和权威性,同时也为“世界文学”这个概念的讨论提供了契机。

这个榜单向我们提示了中国文学融入世界文学的信号,长篇小说《解密》堪称这种融合的典范之作。当然,我们不能孤立地看待《解密》上榜的消息及其引起的媒体效应。在此之前,《解密》被翻译成33种语言,在100多个国家出版,引起国内外文坛广泛关注。《解密》在国外走红使学术界对麦家的研究迅速升温。2015年,首部研究麦家的专著《极限叙事与黑暗写作》 由作家出版社出版。西方主流媒体对麦家作品的报道和评论更是与日俱增,给予很高的评价。这是讨论《解密》登上西方排行榜意义的学术背景和文化背景。

近些年来,从作品输出情况来看,莫言、余华、残雪等,是被翻译语种最多国际影响最广的当代中国作家。无论如何,上述作家,包括麦家,之所以被国外读者所认可,我认为,主要缘于他们作品所具备的三种品质:民族性、世界性和创新性。可以说,这是在国外受欢迎的当代作家作品的共性特征。由此,从当代文学输出现状出发,讨论何为“世界文学写作”,或者说,当代写作如何与世界接轨,而当今“世界文学写作”与歌德时代所提出的“世界文学”概念在内涵上有何区别,对当代文学创作而言,这些极有价值的命题,值得再度审视。

19世纪上半叶,歌德提出了“世界文学”的概念,从此被广为流传。但殊不知,当年歌德是从德意志民族国家建构的意义上提出的,与研究者将歌德界定为全球视野的世界主义者的形象实有出入。其实,“世界文学”作为概念至今没有可靠的定义和精准的理论界说。学者方维规认为,关于“世界文学”,新的想象和认识,还处在概念化过程中。麦家小说出版的多语种特点和全球化态势,作为案例可以重新启动这个概念的讨论。对于麦家小说创作特征,《纽约客》杂志评论说他:“将自己无人能及的写作天赋与博尔赫斯的气质巧妙结合”,指出其作品不仅有世界性元素,又蕴含中国本土元素,同时也触及到麦家叙事的创新之处,这种创新主要来源于一种艺术的综合。

探讨麦家写作的世界性,首先需要澄清的是,麦家绝不只是谍战小说家。FSG出版集团主编艾瑞克在《解密》扉页上给读者的信中写道:“虽然麦家在中国被誉为谍战悬疑大师,但这一称号可能具有误导性。”这种误导的来源比较复杂,但主要出于一种审美惯性,是对谍战题材、间谍身份等外部因素观察的结果。从《解密》来看,事实上,麦家的叙事多少超出了谍战小说通行的审美趣味。不能否认,麦家小说在某些方面受到西方间谍小说和惊悚文学的影响,但同时也要看到其深受博尔赫斯等高端文学影响的一面。评论家克蒂尼克认为:“麦家所著的五部小说都真实地讲述了中国密码专家们孤独的生活,但它们并不是谍战小说,而是致力于研究那些每天为追求真相而解谜之人的性格特点。这些小说接近博尔赫斯和魔幻现实主义,而并不是传统的谍战体。”因此,麦家的写作具有“混血”的性质。对此,学者王德威指出,麦家小说“混合了革命历史传奇与间谍小说”。艾瑞克也说,麦家小说中可以找到中国民间传奇、历史小说、亨利·詹姆斯的心理描写和元小说等元素。从美学意义上看,麦家小说属于“杂交”类型,是一个复杂的“综合体”。这种中西艺术综合的审美尝试充分体现了文学写作的世界性。

稍加分析就能明确,麦家小说主人公内心存有报效家国、实现自我的人生诉求。无论是《解密》中的容金珍,还是 《风语》 中的陈家鹄,在分析人物时,我们应当注意主人公的意愿与国家利益趋同的一面。容金珍似的破译家也好,李宁玉似的高级情报人员也罢,他们身上都凝聚着正能量,是一群壮志未酬的悲剧英雄。而小说人物形象构造中所内蕴的这种家国情怀,恐怕也是西方间谍小说及其人物形象所缺失的。

然而,在麦家的叙事中,中国元素是通过审美化的方式呈现出来的。麦家说:“我在作品中尽量将文学的内容放到最大。”所谓“将文学的内容放到最大”,就是说,在小说叙事内部,尽可能让文学发声,具体来说就是以主要笔墨呈现人本身的生命逻辑与心理逻辑。这是麦家小说走向世界的根本策略。麦家的叙事天赋使他意识到,抓住文学之为文学的这个根本点,小说的可能性才会敞开,小说才具备了化合为世界文学分子的必要条件,而不至于成为国外读者眼中的某种概念化标本。

从谍战题材小说来看,你可以说,文学写作的世界性,首先体现为间谍作为一门职业的世界性。这种题材论当然有一定的道理,但对于世界性题材,还存在一个如何处理的问题。通常情况下,谍战小说把主要篇幅放在间谍们紧张不安的生活,他们肩负的神秘任务,以及他们如何行走于刀尖之上的秘密场景,等等,这些都惊险刺激,通常是谍战小说叙述的中心环节。而麦家则不同,无论是《解密》还是《暗算》,主人公虽同样也是破译家或情报人员,但作者的审美目标不在制造如何离奇的故事情节,也不在描画如何惊险的生活场景,而是突入主人公的内心,着力于其作为日常中的另类分子,作为悖论的生命体的一面。麦家的贡献在于,他将常常被称之为天才或特工的另类人群纳入叙事的审美体系,对这个复杂生命体的内部构造展开深入探究。他们整天和枯燥的数字打交道,沉迷于与敌方的智力角逐。他们虽是天才,但在日常生活方面,却是平白无奇的“傻瓜”。他们决胜于千里之外,却败倒在日常的偶然和琐碎中。从这个张力结构来看,麦家的《解密》就是一部辩证的生命哲学。

那么,究竟如何理解世界文学写作?我以为,一个作家要把自己的写作融入到世界文学格局之中,他首先要考虑的是,如何形成自己的审美个性,然后将自己的审美系统与世界文学的审美机制接通。虽然世界性文学审美机制取决于多个参数,但无疑,它们都指向人类性、普遍性和永恒性。而且这些参数,并非阶段性的,而是寄生于世界经典文学中,一而再再而三地反复重现。学者谢天振认为:“文学的人类统一性,也即中外文学中普遍存在的主题、形象、创作手法和情节,人类的基本心理生理行为,如生离死别、喜怒哀乐……人类各种意识,如末日意识、忏悔意识、现代意识、荒诞意识等。”所以,世界性因素并不限于创作手法或主题形态,就小说而言,“形象”“情节”“基本心理生理行为”“人类各种意识”等等,这些要素都应纳入世界性的审美范畴中。

“世界文学”是内涵与外延都很丰富的概念,但它终究是文学研究中梳理和归纳的结果。随着人类历史和文学艺术的发展,这个过程不会终结。所以,“世界文学”是一个无限敞开的概念,它随着世界文学的发展而不断得以充实和增补。

(作者为青年文学评论家、中国现代文学馆特邀研究员)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