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文学评论» 诗词评论»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诗词评论
传统诗词如何做好当代文章
发表时间:2018-01-24 12:10:39       来源:新华日报       作者:顾星欣

据央视消息,《中国诗词大会》第三季将于今年春节期间登陆央视。近年来,这档节目屡引收视热潮。回望刚刚过去的几年,打开电视,《中国诗词大会》《诗书中华》《唐诗风云会》等一批综艺节目引领着诗歌风尚;走进书店,《唐诗鉴赏辞典》《人间词话》等一批诗词书籍热卖;打开手机,叶嘉莹等先生讲解诗词的视频在网络热播;全国各地,诗社生活成为社会文化中的新现象……让我们看到中华传统诗词在当代落地生根的各种可能。

中国是个历史悠久的诗歌大国,从《诗经》、《楚辞》、汉乐府直到唐诗宋词,数千年来吟诵不绝,给我们留下了璀璨的诗歌宝藏。进入新时代,物质生活愈加丰富,人们对美好生活的需求中,诗意的精神享受也逐渐成为一种“刚需”。这当中,传统诗词就如同一把金钥匙,为大众打开了一扇扇心灵之窗。“传统诗词热”在近年来的风靡态势,也折射出了社会生活中,人们对于更高层次精神生活的渴望与期待。

实际上,传统诗词的当代价值,不仅仅是对于个人意义而言的心灵滋养。在中国传统诗学中,诗歌的社会功用一直都是不可忽视的。孔子曾经指出了诗歌具有深刻的社会教育作用:“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 徜徉漫漫诗歌长河,“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描绘的祖国大好河山,“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体现的拳拳爱国情怀,“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蕴藏的哲学思想和中华智慧……中华传统诗词潜藏着我们的中国智慧、中国风骨、中国灵魂,通过审美想象与艺术表达,通过千百年来的流传,一句句经典诗词,成为我们中国文化的情感共同体。

如今,各式各样的综艺节目和新媒体课堂,助推了古典诗词的当代传播、当代演绎和当代创作。但在这蓬勃兴盛的态势中,也有几项基础性问题需要廓清,以便让我们更好地成为中华传统文化的忠实传承者和弘扬者。

首先,从欣赏层面来看,我们要更加深入地认识到诗词的传统性与现代性的关系。

新时代,旧体诗何为?这无疑是一个需要迫切回答的问题。现在社会上还存在着一种观点,认为 “古典诗词属于过去的时代,不属于这个时代”。固然,一代有一代之文学,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等不同文学样式,都曾在当时的时代各领风骚,但是在琳琅满目的文学百花园中,中华传统诗词还是具有穿透时光的风雅,成为一条绵延不绝的文化精神脉络,承载着中华文化的风骨,不容忽视。

从古老走来、又走进新时代,中华传统诗词具有永不过时的经典性。首先,就欣赏层面来看,它具有贯穿古今的民族精神,比如李白豪迈旷达的个人胸襟、杜甫沉郁顿挫的家国情怀、边塞诗人们的爱国思想与豪情壮志……这些优秀传统思想,对我们的当代生活来说,不仅毫不过时,而且大有裨益。第二,就创作层面来看,中华传统诗词的创作,向来是观照现实生活的载体。李白、杜甫、苏轼,他们笔下的诗篇,折射的都是当时的现实生活。这种反映时代、反映人民生活的艺术追求,将是艺术创造永不过时的法则。

其次,从创作方面来看,我们要与时俱进地思考传统诗词的形式与内容之间的辩证关系。

有人提出,传统诗词形式刻板,限制了当代生活和思想的表达。诚然,“五四”之后,催生了白话诗的流行,近百年来,一批新诗诗人如徐志摩、戴望舒一直到顾城、北岛、海子等,他们的创作,让中国诗词突破了五言、七言与词牌的限制,让文字自由奔放起来。那么,我们该怎么对待古典诗词的限制性呢?美学大师朱光潜先生就曾提醒说,“四言、五言、七言、古、律、绝、词的交替是变化,而格律则为变化中的不变化者。”他道出了艺术创造中的一个永恒命题。既然是中华传统诗词,它必须遵守一定的诗词格律,不应脱离旧体诗的规定框架。时至今日,传统诗歌依然具有它不可磨灭的格律美、音韵美,这种形式上的美感,来源于汉字所独特蕴含的意蕴,不可取代。“我手写我口,古岂能拘哉”诚然有其可取之处,但是我们也该看到,格律是不应抛离的基础。如今有些人在没有掌握传统诗词中的平仄、对仗的基础上,想亦步亦趋地写旧体诗,常常“照猫画虎”,四不像,这不是真正的传承。

我们现在很多人爱作拟古诗,却仍不脱风花雪月、春恨秋悲的窠臼,读之无新味,观之无新意。如何在尊重格律的基础上,注入当代性的观照,解决好这个问题,会有助传统诗词的创作在当代走得更远更好。

第三,从传承方面来看,我们应当注意“活态传承”,避免“刻板传承”的误区。

曾几何时,许多牙牙学语的孩童,都是从“鹅鹅鹅,曲项向天歌”开始识字的,可以说,这已经是沉淀在中华民族血脉中的天然文化基因,割舍不断。在当代中华诗词传统热的浪潮中,这些文化基因如何更有效地激活?有一点值得注意,如今各类大赛、各类节目之中,很多时候考察的都是背诵、记忆型的知识,陷之于呆板与狭隘。而实际上,我们要传承古典诗词,不能仅仅是简单僵化的背诵、记忆,而是要深入普及古诗词的形式美、情感美、思想美。所有的文学经典、历史经典,都应当进行“活态传承”,使之真正进入社会、进入生活、进入心灵。正如我们的传统诗歌,其真正的玄妙意境,正如“羚羊挂角,无迹可求”,这不是通过机械性的背诵能够掌握的,而要从中养成对传统审美、情趣、价值的体悟能力。

值得期待的是,教育部新修订的高中课程标准增加了古诗文的背诵推荐篇目。让年轻一代更早浸润在古典诗词中,让诗歌成为引领他们成长的智慧的前辈、陪伴他们成长的贴心的朋友,而不仅仅是一门功课、一份必须应付的试卷,这是一个系统、有机的工程。传统文化教育不是简单地开一门课,还需要社会各界在实践中发挥更多的主观能动性。

新时代的文艺工作之中,怎样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弘扬好、转化好、利用好,是一项重点工作,也是一项不断提出挑战的工作。在这项工作当中,我们既要保持昂扬热情的态度,也要保持积极探索的理性,探索更多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新路径,推出更多传承好方法。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