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散文» 散文选刊»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散文选刊
李春雷:运河追梦
发表时间:2018-01-14 13:15:36       来源:河北日报        作者:李春雷

邺城三台遗址(局部)

邺城遗址

邺城遗址出土的陶马

卫运河

如果说大运河雏形的滥觞,可以联想到吴越时期的邗沟,那么,在整个北方,为大运河贯通奠定重要基础的,就是当时规模最大、水系最为成熟的白沟。

中国运河,肇始于春秋,形成于隋朝,兴盛于唐宋,取直于元代,纵贯南北1747公里,沟通海河、黄河、淮河、长江、钱塘江五大水系。在两千多年的历史进程中,大运河为我国的经济发展、国家统一、社会进步和文化繁荣做出了重要贡献。至今,仍在发挥着巨大作用……可你知道吗,这条世界上最长的人工大运河的河北段肇始地,竟然就在邯郸!

古代大运河,流经邯郸辖境,约141.8公里。在长达两千多年的日月里,那一脉烟波浩渺的温柔,像乳汁,如血脉,默默滋养着这一方土地。一个个小村,一座座城镇,像一个个甜睡的孩子,依偎在运河母亲的臂弯里。于是,就有了六朝古都邺城和北宋陪都大名府,就有了开一代文气之先的建安风骨,就有了这一方特殊的文化与风情。

我第一次见到大运河,是在少年时代。那是1981年初秋的一个下午,我怀揣文学梦想,独自骑车游历,经过大名县和馆陶县一带的大运河。此时,她约略还是旧时模样,两岸宽厚,河水盈盈,默默无言,黄叶飘零,只是没有了舟楫与帆船。我静静地凝视着宽阔的河床和寂寞的流水,似乎又听到了回荡在历史深处的隐隐约约的桨声,看到了往来穿梭的影影绰绰的帆影……

黄河改道后,在冀南一带留下一条故渎——白沟。正是这条白沟,为后来的大运河埋下了伏笔。

约1亿年前,剧烈的燕山期造山运动爆发。地壳大开大合,裂变重组。天地间岩浆喷溢,海水煮山,溟溟漠漠。缀满日月星辰的产帐里,顿失浩渺无垠的蔚蓝。大海颤抖着、哭泣着渐渐后退,让位于缓缓弓起的峥嵘。太行山挽着华北平原,从海水中悲壮地诞生,形成了初期的骨骼。这个中华民族未来的核心家园,在黄河的哺育下,悄悄发育。由于还没有形成稳定的格局,黄河频频改道,屡屡泛滥。于是,约4000年前,中华民族的治水英雄——大禹,登场了。

他在荒芜中梳理河山,疏通水道,为黄河和诸多河流寻找最畅达的道路。大道低回,各就各位,形成水系,东流入海。无意间,大禹竟然开掘出了古运河在河北平原最原始的河道,也因此为中国的历史走向,号下了航标。与黄河携手同行者,是漳河。其发源于太行山,性湍而悍,泥沙俱下,声闻数里,素有“小黄河”之称。《禹贡》记载,禹疏黄河北流,漳河从此成为黄河下游最大的一条支流。漫漫岁月里,漳河与黄河一起,静静地流淌,默默地滋润、塑造着广袤的华北平原。于是,中原初步稳定,文明诞生了,国家诞生了,战争诞生了,爱情诞生了。

若干的皇帝,若干的英雄,若干的笑声,若干的哭泣,若干的苦难与辉煌,流成了一曲唏唏嘘嘘、纷纷繁繁的历史……黄河与漳河的交汇地,正是冀州与中原,山区与平原,水路与陆路的绾结地。所以,自有政治军事始,知兵者必知其险,理政者必理其重。

邺城,应运而生。

西汉和东汉初年,邺城长期为魏郡首府。王莽始建国三年(11年),黄河南迁,漳河归入清河支流。东汉明帝永平十三年(70年),朝廷勘察地势,大力治河,新开辟了一条由荥阳东至今滨州蒲城的黄河入海水道。从此,黄河下游流域出现了大约八百年的相对稳定期。黄河改道后,在冀南一带留下一条故渎——白沟。正是这条白沟,为后来的大运河埋下了伏笔。

白沟,又名宿胥渎,为东汉时期黄河由宿胥口(今河南浚县新镇南)改道东流后,因排水和灌溉需要,于黄河故道上产生的一条河流。大致流经今河南浚县、河北临漳(邺城)、馆陶,至广宗以下,称为清河。

如果说大运河雏形的滥觞,可以联想到吴越时期的邗沟,那么,在整个北方,为大运河贯通奠定重要基础的,就是当时规模最大、水系最为成熟的白沟。

东汉末年,各地豪强纷纷讨伐董卓。袁绍被推为盟主,自领冀州牧,据守冀、青、幽、并四州,成为北方最大的军事割据势力。袁绍的驻地,便是邺城。然而,由于诸侯割据,长期战乱,黄河之北,田地荒芜,民不聊生,“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

建安八年(203年),曹操兵临邺城,但终因粮草供应不济,无功而返。次年春,曹操再攻邺城。为通粮道,其于淇水入黄河处筑堰,“遏淇水入白沟”,漕船因而可由许都(今河南许昌)直抵邺下。《水经注》载:“魏武开白沟,因宿胥故渎而加其功也。”正是由于白沟为曹军源源不断地补充兵员和军需,才得以攻克邺城,并最终将袁氏集团余部消灭。

曹操攻占邺城后,即以此为大本营,运筹帷幄,兴修水利。其以白沟为主干河道,先后开凿了睢阳渠、平虏渠、泉州渠、新河、利漕渠。南通江淮,北探幽燕,“平原千里,漕运四通”。据《三国志·魏志》记载:“每东南有事,大军兴众,泛舟而下,达于江淮。”

白沟使得华北社会经济迅速发酵。一时间,中山酒、真定梨、故安棠、信都枣,朝歌绫罗、襄邑锦绣等南北美食、东西俏货,像养分、像氧气,在白沟的脉管里你来我往,互通有无。城镇街市,叫卖声鼎沸。

华北平原忙忙碌碌的脸颊上,重又泛起了红润,麦粟如海,鸡豚遍地,桑果飘香,清水静流,鸟飞翔,鱼游弋,黄发垂髫,民勤民乐。曹操之子曹丕见此情此景,感慨万千,诗兴大发:“野田广开辟,川渠互相经。黍稷何郁郁,流波激悲声。”于是,以“三曹”“七子”以及蔡文姬为代表的邺下文人,便时常将白沟的浪花与帆影掬于心间,结晶成名篇佳作。文体创新,华美刚健,开一代文风,后人誉之为“建安风骨”。

216年,曹操被封为魏王,以邺城为王都,修宫筑殿,垒铜雀三台,经略天下。华北平原四通八达的水网,恰似曹魏的根脉,深深地探入远远近近的乡村、大大小小的城镇,紧紧地将中国北方聚拢在一起,从而使其成为三国时期实力最为雄厚的中原霸主。而后,司马氏也正是手握曹魏重兵,灭蜀吞吴,一统天下。

根深必然叶茂,叶茂才能花繁。曹魏之后,邺城仍然发生着精彩蝶变。后赵、冉魏、前燕、东魏、北齐等王朝,陆续在这里建都。此时的邺城,堪称魏晋南北朝时期中原地区最为富庶、繁盛的大都市。显然,此时的白沟,已初具运河雏形。如果说大运河雏形的滥觞,可以联想到吴越时期的邗沟,那么,在整个北方,为大运河贯通奠定重要基础的,就是当时规模最大、水系最为成熟的白沟。

水运映照国运。无疑,正是“夜桥灯火连星汉,水郭帆樯近斗牛”的大运河,运来了一个盛唐。

隋文帝杨坚一统天下后,建都长安。然而,关中地狭人众,物产不足以供京师,所以仰赖东方诸州郡的赋税。但无奈山川阻滞,而且渭水又大小无常,流浅沙深,运输艰难。因此,开皇四年(584年),杨坚开凿广通渠,由西安达潼关,入黄河。关中漕运从此通利。而后,隋炀帝杨广迁都洛阳。605年,他以洛阳为起点,开凿通济渠,沟通黄河与淮河。608年,杨广又扩挖白沟,凿成永济渠。从此,以洛阳为中心,西通关中盆地,北抵涿郡(今北京南),南达钱塘江流域,东至淮海的漕运脉络全面贯通。中华龙的血脉通畅了,一个个盛世王朝,相继在世界的东方龙腾虎跃。

由于邺城被战火焚毁,永济渠绕过邺城旧址,从河南内黄县经今河北魏县回隆镇,东北流向大名县。因而,有“控扼河朔,北门锁钥”之势的大名府迅速崛起。

大名,西汉开始置县,名元城。虽然后来历置州郡,但几百年间始终不曾显达。至隋开皇三年(583年),虽为魏州治所,也仅辖两个小县。然而,永济渠通航后仅三五年间,大名便陡然勃兴。到隋大业八年(612年),其管辖范围已增至14个县。只可惜,“隋氏作之虽劳,后代实受其利”,大运河哺育出的第一个盛世王朝,并非隋代,却是李唐。使大名盛极一时的,是唐朝。

开凿运河,无不处于军事目的,然而,随着社会文明的不断演进,运河的漕粮运输、商品交流、文化传播等功能逐渐超越了军事作用,特别是唐朝时期,年漕运量最高可达700万石(约合今11.62亿公斤)。皇家运漕,私行商旅,舳舻相继,百舸争流,因此带动沿岸粮仓、货栈、造船业、盐业、皮革业、烟草业、丝绸业、酱菜业等等行业蓬勃兴起。

水运映照国运。无疑,正是“夜桥灯火连星汉,水郭帆樯近斗牛”的大运河,运来了一个盛唐。无怪乎诗人皮日休盛赞隋炀帝开凿运河之功:“尽道隋亡为此河,至今千里赖通波。若无水殿龙舟事,共禹论功不较多。”位于永济渠要冲的大名府,尽得漕运之利。一时间百货荟萃,商贾云集。酒肆勾栏,雅士名流,衣香鬓影,旦昔流连;阙里街巷,黛瓦粉墙,五方杂处,笑语欢畅。城里郭外,车来船往,攘攘熙熙,已然有名城气象。正是因此,制造“安史之乱”的史思明、后唐的李存勖才先后立都大名,面南称帝。然而,他们不过是历史棋局中的两枚棋子。驰车架炮,走马换将,因时就势而已。

真正使大名府趋于鼎盛的,是宋朝。北宋定都开封,恰如《清明上河图》所描绘,正是大运河,驮起了这座当时世界上最大、最繁荣的城市。宋仁宗庆历二年(1042年),置大名府为陪都,辖三府、十一州、五十七县,“席盈之懿兆,冠千里之上腴”;内宫外城,“千百处舞榭歌台,数万座琳宫梵宇”;御河上下(宋朝永济渠改称御河),“淇水流碧玉,舟车日奔冲。青楼夹两岸,万室喧歌钟。天下称豪贵,游此每相逢”。竟日繁华,与帝都相类。

开封与大名,一南一北,像两颗璀璨的明珠,缀于大运河岸畔,闪耀在历史长河之中。而后百余年间,黄河北迁南回,摇摆不定,御河时断时续。运河治废,正是国运兴衰的风向标。从此,大宋王朝与辽金拉锯博弈,旷日持久。位于风口浪尖的大名府,浮浮沉沉。在运河宽厚的水面上,历史,像一艘沉重的槽船,吱吱呀呀、摇摇晃晃地前行……

船工腰酸背痛的摇橹声,纤夫声嘶力竭的号子声,终于还是被工业文明的隆隆车轮碾碎。陆路运输日趋火热,加之漳卫河上游筑坝建库,来水量逐年减少,卫运河航运逐渐衰落。

元灭南宋建都北京,政治中心北移,太湖流域的漕粮运往京城,要西绕洛阳,道长且阻,劳民伤财。因此,元世祖忽必烈将大运河裁弯取直,凿通了山东临清至济宁间的会通河、济州河,直达江浙,缩短航程900余公里。元代大运河改道后,冀南区域的御河退出了国家漕运主航道的序列,但其作为支脉,仍然运务繁忙。据《磁州志》记载,当时峰峰的煤、彭城的陶瓷及西部山区的核桃、花椒、柿饼等特产,“浮于滏,达于卫,以售他郡”“每届行期,帆樯如林”。而下游的日用百货,则逆流而上,经陆路疏散,转销各地。

“卫”,就是如今的卫运河。《畿辅安澜志》载:“卫河,古清、淇二水所导也,汉为白沟,亦曰宿胥渎,隋为永济渠,宋元曰御河,明曰卫河。”明代后期,黄河基本被固定在现今河道。而漳河,也于此间彻底与黄河分手,于魏县回隆镇汇合卫河,北入海河。由于漳河含沙量大,漳卫合流后时常淤积。有清以来,年年疏浚,冀南地区才得以血通脉畅,叶茂花繁。

然而,卫运河虽为支脉,亦与国运同起同落。清末民初,时局动乱,卫运河失修,河床淤积,码头坍塌,漕运受阻。1937年,日军占领魏县、大名后,又在河道中布设沉船、桥桩等,致使航运完全中断。漳河下行水路不畅,屡屡泛滥,恰如彼时苦难深重的中华民族,一直苦苦探寻出路。直到1942年,才最终于馆陶县徐万仓汇入卫运河,形成现今漳卫河合流之棋局。

1945年,魏县、大名全境解放,此后几年间,当地政府组织清理航道,发动民间船只运送支前物资。1952年,邯郸内河航运处在魏县北善村设航运站,国营水运,重新启航。本地的小麦、谷米和棉花,顺流而下,悄悄进入了城市的肠胃,温暖了城市的冬天。而从下游贩来的海盐和洋油,乘坐着摇摇摆摆的帆船,也无声无息地上岸了。于是,当地人的日子更加有滋有味儿了,家家户户的夜晚也明亮起来了。然而,船工腰酸背痛的摇橹声,纤夫声嘶力竭的号子声,终于还是被工业文明的隆隆车轮碾碎。陆路运输日趋火热,加之漳卫河上游筑坝建库,来水量逐年减少,卫运河航运逐渐衰落。

1963年,邯郸行署驻魏县、大名航运办公室撤销。至此,冀南区域往来近2000年的漕船抛锚停航。

丰腴的卫运河虽然消瘦了,但她千百年来发酵和滋养的这一方特殊的文化和风情,却完整地留存了下来。

近几十年来,由于气候变化和工业化、城镇化的发展,使得卫运河河床枯瘦,水位骤减。卫运河堤坝上遍植柳树,高高低低。春天里,蓬蓬乱乱的柳枝开始泛青和软化,微风吹来,像是一团团浓浓淡淡的青烟。唯在夏日,卫运河才有了当年的风采。太阳朗朗地照着,河水悄悄地涨满了河床,张网捕鱼的人们又开始忙碌了。橘黄的月亮爬上了柳梢儿,小河更是敞开了宽厚的胸怀。这时,在某一个幽暗的河湾里,三五成群的少女把衣裳往柳棵子上一挂,就悄悄地下水游泳了,羞怯的笑声随着落花流水,飘出好远好远。可是好景不长,仲夏以后,水势渐歇,卫运河又露出了干涸的脊梁;重阳甫过,秋风满树,枯草连天,河滩上便有了孩童们点燃的片片野火;及至冬天,细细的河道冰冻如石,蛰居蛇眠。

丰腴的卫运河虽然消瘦了,但她千百年来发酵和滋养的这一方特殊的文化和风情,却完整地留存了下来。

每年农历三月十五,河两岸的人们都要举行一次盛大的庙会,恰似南方文化的遗俗,载歌载舞,笙歌飘扬。更有那特殊音调的方言土语,温婉、甜润、尾韵昂扬,好似四月小河里欢畅的桃花水。特别是在遥远的外地,乡音即是亲情,人们往往会在万千人中蓦然回首,惊喜地说:“你是卫运河人。”于是,两手相握,四目相视。那一刻,静静听去,仿佛又听到了那种熟悉的沸腾和喧响。他们的血管里,都流淌着一条生生不息的卫运河。

卫运河还是山东、河北两省的界河,襟连燕赵,裾接齐鲁。古来两边交通全靠摆渡,小船在竹篙下来回游动,每棵老柳树的浓荫里都闲栖着几个戴斗笠的船工,摆渡着经济,摆渡着文化,摆渡着生活。这些年,河上架了桥梁,铺了铁轨,两岸人的各种交流更加密切了。

的确,与我国的长城、埃及的金字塔、印度的佛加大佛塔并称为世界最宏伟的古代四大工程的大运河,不单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图腾和文化自信,更是全人类共同的遗产。

我第二次与卫运河见面,是在1991年夏天。那时,我大学毕业,已到报社工作,去馆陶采访。此时的河道已然消瘦,但仍不失为一条河流,河床宽约数百米,两岸深厚的黄土紧紧实实地叠压着,固定着一条古老的河道,像一位慵懒而娴静的少妇,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款款北去。

那天晚上,我和几位好友乘着酒兴浓浓,披着月色朦胧,下河游泳。晚风如纱,月光满河,暗香飘浮,四野无声。褪去伪装,裸对天地,纵情戏水,快哉快哉。

后来,我又数次遇见卫运河,可总是心如填絮。她,终于还是难逃噩运。

人类急功近利地大肆开发,生态环境破坏殆尽,全国各个流域出现干涸,河水被污染。而曾经水土丰润、河渠纵横的华北北部平原,更是渠断河干,而且由于地下水严重超采,形成了全球最大的地下水漏斗区。

哦,遥远的卫运河,一条洋溢着诗意、满载着传说、沉滤着遗憾、闪耀着憧憬的河,静默无语地横卧在历史和现实之间,依偎着一个个日渐富庶却又仍然贫穷、焦渴的城镇,河水似乎在无声地呐喊着、思考着……

南水北调工程上马了,冀南地区古运河道生态水网建设启动了。终于,人们迎来了希望——2014年6月22日,“中国大运河”申遗成功,被批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的确,与我国的长城、埃及的金字塔、印度的佛加大佛塔并称为世界最宏伟的古代四大工程的大运河,不单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图腾和文化自信,更是全人类共同的遗产。她不仅哺育了中国历史上一个个辉煌的王朝,滋养了璀璨的中华文化,更是人类古代文明与智慧的标高。

如今,南水北调中、东线工程已经建成通水,河北平原的血管里,涌动起了长江的丰润。冀南地区的生态水网建设,也已初具雏形——古运河畔的漕运码头、渡口、堤防、桥梁、驿站被唤醒了。运河人的脸颊上,又漾开了水灵灵的笑意,恰似正在复原的卫运河。

站在河畔,远远望去,那烟波浩渺的一脉温柔,像乳汁,像血液,滋养着冀南大地上的每一个生命,萌动着每一朵花开,绽开着每一缕微笑;又像一根长长的瓜蔓,哺育着一个个扁扁圆圆、大大小小的瓜胎般的村庄和城镇……

(本版图片均为本报资料片)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