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散文» 散文选刊»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散文选刊
蔡秀娟:禾虫,我的年度之约
发表时间:2018-01-06 23:01:38       来源:南方日报       作者:蔡秀娟

 好友生活的地方盛产禾虫,每年禾虫当造,她总邀我这吃货去品尝。但是,种种阴差阳错,一次都没去过。

  2017年立冬过后,朋友在微信问:你还不来吃?禾虫都要过造了。

  终于,又一年过去了,还是没有吃到禾虫。

  “禾虫过造恨唔返。”有些菜品,本身并无特别之处,只是菜名有些特别的隐喻,比如“禾草冚珍珠”,意味着韬光养晦,菜呢,只不过是个红烧肉而已。另一些菜,不仅食材特别,附着在食材上的隐喻更特别,除了本身好吃,还因为特别的比喻而让人记忆深刻。比如这一句“禾虫过造恨唔返”。

  禾虫这东西,以及这句俚语,都是典型的广式。造,是粤语,指季节。比如,稻谷一年两造,就是一年两次。过造,就是过了季节了,没有了。恨,轻者是遗憾,重者是悔恨。如果你还没有好好享受禾虫,就已经过造,就恨唔返了。意指禾虫极其美味,当吃而不吃,要后悔,过了这个季节,悔到肠子都青了也没用。

  极其美味的禾虫,样子却真是太丑了,丑得能把人吓哭。一条条五颜六色虫子在盆里蠕动,每节都有口子,还有触须在轻微颤动,非常恶心,我不敢多看一眼。但是,煮熟了,还是很喜欢吃。

  广东人吃性自古就很杂,什么蛇虫鼠蚁都不放过。

   “夏暑雨,禾中郁而生虫,或稻根腐而生虫。稻根色黄,禾虫者,稻根所化,故色黄。大者如筋许。长至丈,节节有口,生青,熟红黄。霜降前禾熟则虫亦熟。以初一二及十五六,乘大潮断节而出,浮游田上。网取之,得醋刚白浆自出,以白米泔水滤过,为膏,甘美益人,盖得稻之精华者也。期腌为脯作醯酱,则贫者之食也。”屈大均300多年前在《广东新语》里是这么说的。

  那是几百年前,事过境迁,禾虫现在已经身价百倍,市价大约200元一斤,还不容易吃得到,早已脱离“贫者之吃”的行列了。

  小时候在乡下生活,经常能吃到禾虫,那时没肉吃,有虫吃也很快乐。想起来小时候吃过的禾虫种种美味,仿佛都是人间至味。难怪记忆中所有的美味,都指向童年。

  每次在朋友圈见到禾虫,总忍不住想起朋友的“禾虫之约”。这丑陋的虫子究竟好不好吃,倒是其次,重要的是,它已经成了一个等待兑现的诺言。

  只怪禾虫的品尝期太短,大约是中秋过后农历九月十月间。春夏之交也有,但不够丰腴肥美,不是吃禾虫的最佳季节。

  过造恨唔返的何止是禾虫?半夜里一次次啃噬你的心的,还有你的青春。海明威是怎么说的呢?人生最大的遗憾,是一个人不能同时拥有青春和青春的感受。《芳华》能拨动你的心弦,是你回不去的青春。

  青春是拿来后悔和回忆的,不是拿来感受的。你能感受到的时候,它并不可贵。

  禾虫似乎也是,不是拿来吃的,是拿来“恨”的。这不,又过了一年,我遗憾地想,“禾虫之约”又泡汤了。

  归根到底,禾虫还是比青春好一点,除了回忆,还可以期待。于是,赶紧在2018年年度清单上郑重列上一项:一定去吃禾虫,而且,一定要去某地跟某人吃禾虫。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