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文学评论» 散文评论»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散文评论
文起大江流——评刘醒龙长篇散文《上上长江》
发表时间:2018-01-05 11:42:53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       作者:桫 椤

作为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长江被历代文人反复吟咏,是中国文学中一个永恒的母题。从《诗经》中的“滔滔江汉,南国之纪”开始,写长江的诗文如同滔滔江水,绵延不绝。长江所蕴含的文化意义和情感象征,也正是在不同时代的审美表达中得到建构的。最近,刘醒龙的《上上长江》(《人民文学》2017年第10期)发表,不仅为母亲河再添新意,也以其厚重的分量成为文学史上书写长江的重要文本之一。刘醒龙在小说和散文两种文体上都有不俗建树。我认为他在散文创作中最明显的特征,是将个人的生命体验与博大深广的家国情怀结合在一起,融通了散文在抒发个人情感和实现公共担当之间的界限,作品散发出浓烈、深沉、幽远的精神气韵。

从入海口走到发源地,对长江的全面考察是《上上长江》的缘起,也是构成作品的整体框架和脉络。说起来简单,但这一过程真山真水走过来,没有不凡的决心和毅力是完不成的;但这一路行走就为作品创造了最真切的生命体验和情感支撑。作者考察长江的顺序构成了表达的时间顺序,即从吴淞口写到沱沱河。有了亲身经历的见闻,无论是抒情还是叙事,抑或对历史和未来的想象,都带上了个人的体温。作为在长江边出生的人,作者着力发掘“我”与长江的关系,写出了一条个人意义上的长江。文中说:“母亲抱着我站在长江边时,母亲是母亲,长江是长江。只有当自己有了独立的灵魂,长江才会成为我们的母亲河”,民族的母亲河也是作者个人的心灵家园和灵魂寓所,个人情感与作为家国象征的长江有了血脉相通的联系。

这种写法不仅迥异于某些“大文化散文”概念化的书写,更与普通的游记散文不同。尽管有对江水和两岸雄奇风光的描写,但作者呈现的不是以赏景为目的的肤浅审美,而是进入生命和历史的纵深中,触摸到的一条大河在个人和民族命运变迁中的神秘心跳,以及对民族精神的丰富承载;讲究的结构、独到的视角,丰富的联想和绵密的叙述,传递出的是作者面对长江时的复杂况味。在文中,长江拥有多重身份,这既是情感使然,更是作者的智见。感情里的长江有着温暖的色调,而作者以长江为线索勾连起中国历史,显示的是长江参与创造和见证民族史的庄严。从云南元谋人化石的发现到红军长征四渡赤水、抢渡乌江,再到1998年抗洪抢险,发生在长江上的故事不仅记录着历史,也是历史本身。对历史的追溯是与作者考察长江时的行走方向一致的,逆水而动去追寻江水亦即历史的源头,这也是作者选择叙事结构的根据。

借由对长江源的探寻而对中华文化和民族精神做一次巡礼式的呈现,是本文重要的主题价值。当然,作者并不对史籍进行再求证,而用主体意识和情感审美复活历史。在这个过程中,人始作为核心力量被确认,并成为抒情的主线,使长江的历史成为一部人文精神的历史。木盆里坐着小小玄奘顺水漂流,李清照随赵明诚行渡乌江写下流传千古的诗句,欧阳修遭贬不忘诗文教化,张之洞临江凝望汉冶萍公司的炉火,陈独秀在江津感受历史的翻云覆雨……作者笔下的人物犹如暗藏在水下的桥墩,在江水之外托举起另外一条与之一脉相流的大江,即作为文化和精神的长江。在这条人文之江里畅游的,有见于传说及史书的帝王将相和才子佳人,也有在现实中砥砺拼搏的普通人,当然作者自己以及领受过长江精神熏陶的每个人都概莫能外。古人和今人在长江相遇进而合流,刘醒龙正是通过“人”写出了这样一条浩浩而来又汤汤而往的民族大河。

散文是“人类生命最直接的语言文字形式”,《上上长江》表现的是人与自然之间发生的生命联系。地理意义上的长江作为寄情的客体,作者对她进行了科学意义上的描绘和记录,使生命情感和人文价值的书写有了坚固的基石。假如不是被写进这部文学作品中,除了能引起专业人士关注,长江上一座座水文站日日重复的水文调查工作,一组组记录降水量、流量、泥沙含量,以及日本在侵华期间走长江从汉冶萍弄走的矿产数量等枯燥数据,永不会变得这样有情感色彩。作者在文中提供的知识还有破除迷惑、“以正视听”的作用,比如,流行于青藏高原上的著名藏药藏红花,90%种植在长江入海口的崇明岛上。作者这一“揭秘”不仅能“惊掉一般中国人下巴”,而且藏红花在长江上一头一尾的存在,更给我们提供了关于自然地理悠远而神秘的想象。

个人情感、历史叙事与知识普及在文中形成互相限定的力量,作品充盈着言之有物但不呆板、真情流露而不空泛的文学特质,强烈的精神冲击感使其远超惯常的书写,这对于并没有多少文体规范的散文来讲是有创新意义的。《上上长江》起于自然的长江,经历个人的情感寄托,止于中华民族人文传统乃至人类精神世界的建构。这也体现在新颖的题目上,复杂的词性搭配使“上上”二字耐人寻味,循着长江河道由中下游平原而至青藏高原,俗语就是“上”,是一种亲历亲为的行走;而“上长江”又与下游相对,更有民族精神之源的寓意。从另一个角度上,“上上”二字又可以理解为长江在作者心中至高的位置,充满个人对长江以及以长江这一“图腾”式民族象征的敬畏——从这个角度上,《上上长江》可看作当下弘扬传统文化、向读者提供中国想象、传递中国精神的文学范本。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