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文学评论» “中国诗文金点”评论专题»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中国诗文金点”评论专题
溪流的梦呓以及一树菩提花打造的淡雅之美 ——评祥鹰诗集《梦醉•海棠花溪》
发表时间:2017-12-09 09:23:10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柯健君

溪流的梦呓以及一树菩提花打造的淡雅之美

——评祥鹰诗集《梦醉·海棠花溪》

 

柯健君

 

我们有时候要面对来自周遭的压力、坎坷、嫉妒、磨难......抑或是无止境的对欲望追求的烦恼与躁动,这些不安和惧怕会悄无声息地淹没我们的躯体和灵魂。这样的时刻,我们会挣扎着寻求一块净土或内心的自由领域,期待能够奔跑与飞翔,能让自己舒缓与释放,尽力地觅求到这样的一根火柴,能将自己的激情点燃,并燃成熊熊烈火。炽热的火光中,自己的精神涅槃,在烦躁的俗世间得到洗涤和净化。

在祥鹰的诗集《梦醉·海棠花溪》里,我就看到了极其期待和追求的词汇:激情与灵性。在浩瀚如海洋般广阔与复杂多变的生活中行走,要怀抱激情入世。同时,要懂得看清、看淡、看穿人、事与物,要拥有出世的灵性。而这两者,我在诗人祥鹰的笔触下深有体悟。当然我也在深深忖度祥鹰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位诗人,有着怎样的生活历程和经历,使他呈现出冰与火两种截然相反的诗歌语言、题材与沉思。他在诗歌中暴露出的激情不是瞬间和点状的,而是线性的,绵绵长长如溪流般的梦呓;他在诗歌中领悟出的灵性不是表面和短暂的,而是拥有能把匆匆忙忙行路的人拉住的力量,就像一树菩提花的吸引,你不由地安静下来。

祥鹰在自己的简介中写道“热爱文学,多年来一直在坚持纯文学创作。”为此,我找到了他的诗歌呈现出激情与灵性的理由。一个热爱文学的人,必定是充满激情的;一个一直坚持纯文学创作的人,必定是充满灵性的。毫无疑问地,他的生活理念和诗歌理念让他拥有了激情与灵性。而祥鹰也就在冰与火的两极世界里自由地来回穿梭,用语言构建飞翔的翅膀,打造属于自己的诗歌城堡。而这座城堡,不断散发着淡雅之美。

诗集中将近200首诗歌,或长或短,组成了祥鹰丰富多彩、感性和理性交织相映的内心世界。在过分讲求语言和技巧的时代,翔鹰的诗篇就显得特别的真。表达爱情和友情,不是那种浓妆艳抹脂气横溢的厚郁,而是充满了清爽淡雅简洁素净的真性。由此我也肯定,翔鹰是一个率真的诗人。这在诗坛虚情化、技术化、功利化写作的氛围中,显然是一股清流。诗集的第一篇是《心语》,接近100行,表面上看是一首爱情诗,里面有“不堪回首的记忆”,也有“寻梦者的叹息”和“怎样的苦难与磨砺”。然而,我更愿意将它看成是诗人献给缪斯女神的一支心灵的歌,是他爱上诗歌的心路历程,是发自肺腑的心语。

诗歌一开始,就提及了相遇:“那一刻与你相遇/辉映出世间/少有的美丽/在我的眼中/你就如那棵/挺身而出的雾枫/用雪的泪滴/涌成长溪/忱着枫叶甜睡在/我的心底”(《心语》)。泪滴本身就是透明无暇的,再加上是用雪做的,更显示出了纯洁和素净。而诗人所追求的诗歌女神,在他心目中觉得就应该是这样的形象。并且,一相遇就“甜睡在我的心底”,可见诗歌是烙在了诗人的内心深处,今生不会再抹去。

然而在追求诗歌的道路上,显然不是一帆风顺的。创作中,我们会遇到烦恼和痛苦,为某个词语的安排,为哪个句子的排序,为一股情绪的梳理,为一条经验的呈现......其实,这些痛苦和烦恼有时候使我们快乐,痛并快乐着!犹如一个人在广袤的大地间行走,孤零零的一个人,孤独感会侵蚀着你,这时,当你发现远方出现了自己久久寻找的目标,虽然路还很长,还要经历无限艰辛,但接下来的这一路程心情是万分愉悦的。“就因触不动/那自然的恒律/我们只能在/瞬那间/收获那份欣喜/让流在心里的温馨/来守侯/那份凄美的相遇/期待正如/那交季时的默契”(《心语》)。因为心里有期待,所以流动着温馨,也才有默契。

诗歌是让人快乐和安静的,尽管有时候过程饱含泪滴。“只是当爱的天空/云淡风轻时/我的心/却渴望那/磅泼的雨季/让震憾/重重的荡涤/那不曾/忘却的怀想与惦记/总有一种/内心的火焰/不仅仅/是在燃烧自己/也为你”(《心语》)。当一切归于平淡,我们还是愿意回过头来怀念和感怀往昔的“磅泼的雨季”,因为那是“重重的荡涤”,能激荡起“内心的火焰”,为着自己和诗歌燃烧。

正是因为有了诗歌,有了这些文字的陪伴,有了心灵的起舞,诗人翔鹰才感受到了“真正的生命之光”“心灵不灭的希望”“爱开花的声响”都“在远远的流芳”,无休无止。

《心语》呈现在我们眼前的不是油画和浓墨的山水画,而是清淡的铅笔勾勒出的雾里江南。有隐约与婉约。这样真情流淌在笔里行间的诗歌在整本诗集里随手可捏——

 

总是用
品茗的心径
去读你
随那苦涩而来
拥香醇而泣
那久违的雷电
由远而近
以山的庄重
用风的柔情
让激情
撞击出绵绵春雨
——
《约定》

 

我们在
爱的绿色中
呼吸
只因拿得起
可却怎么都
放不下去
总是深信
痛是生命中
一种最美的花絮
——
《滑过记忆的泪滴》

 

真正想拥有的

并不一定就是

你那冰清玉洁的胴体

也不是想占据

你刻骨铭心的记忆

只是希望

能在你生命的画板上

会拥有一笔

属于我的爱的印记

其实我真的说不清

为什么对于你

我会如此这般毫无保留的

用心相许

并赋予了我魂牵梦绕的惦记

  ——《在乎你》

翔鹰的诗歌里有约定、有记忆、有魂牵梦绕,不论这是来自他虚幻创作还是实际的点滴生活,都让人感觉到他内心最温暖和最柔软的部分。其实,每一个人何尝不是如此呢,都有着约定、记忆和魂牵梦绕。而诗歌,恰恰是我们承载这些内容的最佳选择。对于诗歌,我有时候更看重作者情感与经验的表达,不去苛求断句、意象、语感和技艺。譬如,对于祥鹰的诗歌,如果仔细阅读的话,还能找出其中的瑕疵所在。类似语句过短、词语缺少陌生化、精炼不够等方面,或者说是质量的不匀称。但这些都不影响我们对其诗歌的阅读,因为真正的诗歌,外在的方式是另外一回事,唯其表达的内涵才是重要的。如果说,诗歌是“文字、声音和图像的对话”的话,则祥鹰的诗歌更多体现出图像。在他溪流的梦呓这般营造的诗歌氛围里,相信很多人愿为之熏醉。

现在谈及诗歌,总是有更多的分歧。这种分歧来源于诗歌的标准、语言、意像、技巧和题材。从《诗经》开始,诗歌就一直占据着文学金字塔的塔尖位置。但所谓高处不胜寒,被赞美、诋毁、议论最多的,也是诗歌。有人说“诗到语言为止”。那多,走到语言这一步,诗歌面临的就是深渊和断崖,面临的是茫茫天色,无力也无路再前进一步,唯有转身退让。如果真的这样的话,那么,诗歌也就到此为止了。从现实情况看,许多诗坛高手已将语言玩得出神入化,功力非凡,令旁人看得眼花缭乱,叹为止观。可是,除了扫落旁观者的眼神,并没有击荡起他们心灵的涟漪。哪怕是一丝的微动。每种事物都有自己的起源和终结,起点和终点。诗歌起源于人类的生产劳动,从狩猎、捕鱼、搬运中产生抒发情感的号子,形成了诗歌。可以说,诗歌是“发乎情感”,但并非“止乎语言”。它有起源,但没有终极;有指向,但没有终端。诗歌指向心灵、精神、情绪,是一种慰藉、调剂、激励。

佛家经常提起菩提,菩提一词是梵文Bodhi的音译,意思是觉悟、智慧,指人忽如睡醒,豁然开悟,突入彻悟途径,顿悟真理,达到越凡脱俗的境界等。菩提是大彻大悟,明心见性,证得了最后的光明的自性,也就是达到了涅盘的程度。祥鹰已经到了五十知天命的岁月,作为一个诗人,我想他比周边一般的人要更注重人生经验的积累和运用,更是在日常平凡的生活中领悟到了不少真性。

诗要“充满敏锐的认识和强烈的渴望,以便将世人从昏睡中唤醒。”屈原也曾发出“世人皆醉我独醒”的感慨。其实,这不是说诗人有多么高尚,而是要求诗人要具有灵性,有一份责任心。我们来看祥鹰是如何让生命如歌的:“能开花的树/不一定会结果/不开花的果/未必长不成树/红有红的理由/绿有绿的感受/会哭的人/也不一定要流泪/会笑的人/未必不心怀伤悲/该来的就来吧/只要心存感恩/就会活得无悔/承受失败/不等于失败/给予快乐/就永远快乐/热爱生命让生命如歌”(《生命如歌》)。只有让生命如同一首歌,人生才会精彩绝伦。面对曲折和坎坷,日子依然要过下去,怎么办?诗人以自己的灵性,说出了这一句:“日子就像一条/潺潺流动的小溪/曲曲折折/起伏不平/却奔鸣不息/与其以泪洗面/还不如高歌一曲”(《日子》)。

人类社会的发展是不断进步和破坏的过程。随着科技和经济的高速发展和日新月异,一方面推动了社会各个方面的前进和提高,但另一方面带来的,是人类自身所面临的重重危机。这颗蓝色的星球正被人类那双曾经创造过智慧和辉煌的手一寸一寸剥去美丽的外衣。目前的现实世界正面临着生态、技术、经济、情感等方面的危机。生态环境在不断恶化。臭氧层扩大,水和森林在减少,环境污染等等,人与自然之间的矛盾在加剧冲突和恶化。纯净的月光,清沏的溪水,宁静的村庄,悠闲的午后……在逐渐离我们而去。在环境面前,我们正被逼着一步步往回走。最后一块绿地,也许是跳动的心脏。

诗人翔鹰的这一首《独舞》,就是与世界在抗争,孤独而寂寞的抗争。但在这样的抗争中,收获了灵魂的清静。

 

即便一辈子
在幽僻中宁谧

令寂寞
吐蕊
让枯燥蓬勃
独舞
心灵的盛开

冬的凛冽
厮守
精神的独妍
收获了
灵魂的清静

——《独舞

 

现代生活中可待吸引的凝聚焦点的增多,使得诗歌不再成为唯一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有许多比诗歌来得更轻松、更刺激的东西让人们奋不顾身地投入到夜幕下的霓虹和纸醉中。生活像拉客一样拉走了读者。由此,我们更需要内心的纯净和安谧,在若梦的浮生,觅寻红袖添香的境遇,凝神菩提树,得到菩提灌顶的灵性启示。如祥鹰的《一树菩提花》所表达的一样:

 

凊韵拂窗纱
虚幻又一夏
谁在叹
浮生若梦

夕阳下
浊酒一壶
醉里弄琴琶
梅雨一帘
青衫瘦马
容颜染老白发

禅境
静水流深
明媚的忧伤
凝神菩提树
依稀
开满一树菩提花

——《一树菩提花》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看重诗歌语言之外的东西。对于表面的花里胡巧,也越来越不适应。阅读一首诗歌,喜欢思考。读着这样的诗歌,才觉得沉甸甸的有分量。“曼妙/生命的风景/唯用心/独醉/一杯茶的清香/无需甜言蜜语/静静地守望/幸福的一点一滴/淡雅之美/真我/不眷凡尘浮华”(《淡雅之美》)。真正的生活不在于轰轰烈烈,在于淡雅之美,唯其如此才能得到真我。再如:“人生/恰如一阵风/起了 没了/浮云 功名利禄/红尘 因果不空/总有/一些过客 痴迷于/往事如烟/泪水/模糊了 沾沾自喜/时光的漏斗/却永远/铭记/烦乱则愚浸/心静迎智生”(《时光的漏斗》)。时光如此漫长,经过时光的筛选,人生能留下什么呢?功名、利禄、往事,不过是云与烟,要铭记心静。

白天,祥鹰要面对复杂多变的社会中形形色色的人,帮助他们做出理财规划,面对的是一串串代表财富的数字。他不能有丝毫的差错和马虎,这些涉及到收益率、增长率、支付、转账、现金、银行存款、结余等字眼,是肯定句的性质,不是富含歧义的词汇。而夜间,祥鹰是一个诗人,他要寻找语言的歧义,他要给读者不同和不停的想象空间。白天和夜晚,数字和语言,肯定和否定,各种矛盾相互交织在一起,却又丝毫不乱,组成了有情感有理性的诗人祥鹰。

已到立秋,最热的日子也已过去,我所居住的台州湾台风将来,禁渔期开始结束。各种海鲜也将以多样的姿态呈现于灶台、酒桌和酒瓶之侧。生活本就如此反复,朋友之间,一番热情的酒酣之后,仍能畅言真性的话语,人生也才幸福。人生如此,诗歌也如此——激情与灵性要彼此相融,互为增长。

 

 

(柯健君,男,19743月生于浙江台州。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台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台州市直机关作家协会主席。参加《诗刊》社第26届青春诗会;获《诗刊》2010年度诗歌奖;出版诗集《呼吸》《我们一直坐到天黑》《蓝色海腥味》(浙江省作家协会2010年度签约作品)《海风唱》(中国作家协会2013年度重点扶持作品,浙江省作家协会2013年度签约作品)《大地的呢喃》)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