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中国小说» 小小说»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小小说
孙杰:醉酒
发表时间:2016-02-22 07:06:32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孙杰

醉酒

 

   河南  孙杰




      虎子酒量本不大,可好喝,动不动就要喝两盅,一喝就醉。他女朋友不知道他有这毛病,一是虎子在外地工作,二是虎子知道自己找个对象不容易,在女朋友面前谨言慎行,给女友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虎子喝酒,不喝蹭酒,每回喝酒,不是拿酒,就是买菜。

      星期天上午,同事们说:“虎子明天要回家结婚,中午咱们先庆贺庆贺。”

      虎子喝多了。刚好下午有场足球赛,同事们打哄哄要虎子一块去看。

      中场休息,虎子有尿憋得慌,就去找厕所。球场内没有厕所,虎子就问服务人员:“大姐,哪有厕所?”服务人员是个不到20岁的小姑娘,听到虎子这样问她,很是生气,瞪了他一眼:

“那边有个移动厕所。”

       虎子问:“移动厕所?我手机联通的让进不让进?”

小姑娘看他磕磕巴巴地话语,一身酒气晃晃荡荡地样子,笑了:“联通的也让进,去吧,左门。”

虎子趔趔趄趄地到了移动厕所门口,扭过身来拿屁股去撞门,怎么也撞不开。小姑娘一直注视着他,走了过来喝道:“一边去!”虎子躲开了。小姑娘拉开门对虎子说:“进去吧。”虎子顾不上说话进去了。

出来时,虎子问小姑娘:“那门是拉开的,你为什么让我坐门,那能坐开吗?真是个捣鸡毛。”小姑娘生气了:“去去去,别跟我说话,有本事踢场去。”虎子一梗脖子:“我又不是开武馆的,为啥要踢场?”小姑娘一指足球场:“去上那较劲去。”虎子答道:“你以为我不敢?我怕过谁?”

虎子没敢上场。

       虎子到车站排队买票,看到前面一个黄衣女子也在买票,听那黄衣女子买票时说了声:“到洛阳!”女子买完票返身出来,虎子一见,哇,真靓。似曾认得,却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了。

       虎子上车坐稳,和对面的旅客聊了起来。晚餐时间,虎子对刚认识的朋友们说:“咋样,喝点?我有好酒。”于是几个人凑到了一块。喝了一会,虎子见那个似曾相识的黄衣女子走了过来,便和她搭讪道:“你到洛阳下吗?”黄衣女子愣了一下,注目看虎子,随即有了些笑容,看到桌上的酒菜又冷下脸来,嘴里“哼”了一声,走了。

      出站了。虎子看到黄衣女子走在他前面,好像是一个方向。走到一个路边烧烤摊,有3名青年看到漂亮的黄衣女子路过,起哄道:“妹子,来,陪哥喝几杯。”那黄衣女子骂道:“臭流氓!”随即加快了脚步。那3人立马起身:“等等,你骂谁臭流氓?”追了过去。

       眼见3青年追了上来,黄衣女子心里一慌,脚下不稳,摔倒在地上。

       仨青年围住黄衣女子嬉皮笑脸地唱到:“妹妹坐船头,哥哥在岸上走……”当唱到“让你亲个够时”,阴阳怪气起来。黄衣女子在地上一抬头看到跑过来的虎子,忙喊道:“还不帮忙!”虎子摇摇晃晃来到跟前做了个喝酒的动作,一个前空翻落在了黄衣女子和3个青年中间。有人喊了声:“撤吧。”仨人迅即溜了。

       黄衣女子对虎子说:“把我扶起来,吓得腿都软了。你还会翻跟头?”虎子站到黄衣女子背后答道:“我以前在演出队干过。”他弯腰两手插到女子腋下一使劲,将女子提了起来,虎子的手碰到了女子的胸。

“你就是漂亮,咪咪也软软的。”

      “你知道我是谁吗?有你好看!”黄衣女子狠狠地说道。

       虎子回到家中的第二天上午,要出门看女朋友去。虎子爹说虎子:“你每回回来都先去看你女朋友,这回回来是结婚的,你急个什么,中午陪老爸喝顿酒再去不迟。”

      爷俩就这样喝上了。喝着喝着,虎子对父亲说:“我跟你说哥们,兄弟我跟你喝酒是看得起你,你承认不?我连女朋友都不去看,陪你喝酒,你说这可不是重色轻友吧。来吧,哥哥,走一个。”

虎子妈在一旁说道:“说啥话呢,又上来虎劲啦?那是你爹!。”

      虎子爹对虎子妈说:“你别参乎,我俩喝酒,没你事。”

虎子爹转头对虎子说:“我跟你说,兄弟,你今天这样做就对了,你今天不跟哥喝这顿酒,那婚你能结好吗,不是跟你吹,这事哥说了算。”

      虎子妈气得嚷嚷:“一对信球货。”

      就在这时,虎子的女朋友和黄衣女子走了进来。

虎子一看,这咋还找到家了呢?忙跟女朋友说:“我不是故意摸的,再说你俩咋认识呢?”

      “什么?摸什么?”女朋友诧异问。

      黄衣女子赶紧岔开话题:“华姐,你赶紧说吧,我是谁,别让傻小子急啦。”

      虎子的女朋友王华对虎子说:“你知道她是谁吗,猪脑子,她就是咱俩的介绍人黄大妈的女儿黄玉,咱俩第一次见面,不是她陪我的吗?”

      虎子一拍脑袋:“我说咋这么面熟呢。”

      王华说:“原来你是个酒鬼,火车上也喝,你跟酒结婚吧。”说完拉起黄玉就走。

      虎子傻了,想站起来,腿一软,坐在地上,就势抱住了王华的小腿:“错了,我错了,今后再也不喝酒了。”虎子央求着王华。

      王华不理睬。

      虎子转头对黄玉说:“黄大妈,你是咱俩介绍人,你就再说说情,别让王华生气了,我一定改。”不等黄玉说话。虎子爹说话了:“我说,二位妹子,别生气啦,待会看哥我咋收拾这弟弟!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