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文学评论» 诗人评论»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诗人评论
黄治文:品读诗行里的痛——读·牛庆国诗集《我把你的名字写进诗里》
发表时间:2016-04-07 19:50:17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黄治文

品读诗行里的痛

——读牛庆国诗集《我把你的名字写在诗里》


黄治文


早于读《我把你的名字写在诗里》之前,牛庆国和他的杏儿岔就已构成两个硬邦邦的名词镌刻在我的心里,像两根尖硬的骨头哽在我的喉中,那是因为《饮驴》、《字纸》、《水》等诗歌在我的心里引起的震撼。

也许,这源于我无川可言的中连川和杏儿岔一样深藏于大山的困扰之中,十年九旱,靠天吃饭,苦甲天下。同样都属于那种拉羊皮不粘草屑的悲怆之地;同样生长于苦死蛤蟆旱死麻雀的隐忍之地;同样要在十几里以外的石沟里用苦咸水饮驴;同样要以二牛抬杠的方式伺候贫瘠的田地。和诗人一样有着对这片土地固执地爱恋和无奈地隐忍;和诗人一样有着一双吃尽人间万苦,历经世事沧桑的父母。由此种种,我才将《我把你的名字写在诗里》这本血泪交融的诗集,摆放在曾经摆放老祖宗牌位的地方,沐手静心,顶礼膜拜。

阅读是在一种崇敬、虔诚和怀念中开始的。

“在这里,我写下时间和生命,写下感恩,写下疼痛,写下愧疚……/这是迄今为止,我最真情的一部作品,把它献给我的父亲母亲以及故乡,是它的全部意义。/感谢能够读完这本书的人,我把你们都看成是我的亲人”。翻开诗集,开卷之后的真情扑面而来,这段写在前面的话真情涌动,质朴感人,每个字都凝结着沉甸甸的痛感,随手一拧,就能滴出咸咸的泪来,诗人那颗慈善之心、孝道之心、感恩之心跃然纸上。从这段话里,呈现在读者面前的,还有诗人在虽说贫瘠却饱含了养育之恩的故乡面前的那份赤子情怀;在倔强而苦难的父母面前的那份愧疚情怀和感恩卑微生命的那份博大情怀,致使将有缘读到这本诗集的每个人,都看成是自己的亲人。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时亲不待”。

可以说,构筑起《我把你的名字写在诗里》诗歌城堡的关键词,就是来自诗人内心强大的这股子力透纸背的真性情感,这种滴血的情感弥漫在整部诗集的字里行间,这些朴实无华的诗句如同乡间田地里的土坷垃,恰恰就是这些语言,逼近读者的心灵,直击读者脆弱的灵魂,达到了以情动人、以情感人、以情服人的艺术效果,正如诗人于贵锋在一篇文章里所说:牛庆国的诗歌是一枚枚貌不惊人的坚果,只有砸开才能发现在语言的硬壳下面暗藏的复杂心理、感情结构和审美走向。



一、写在地上的碑文


土窖里取水罐罐里熬茶,熬苦了自己的一生;西山上吼一声秦腔东山上背一捆柴火,燃烧了自己的一生;抽着呛人的旱烟蹙着紧锁的眉头,惆怅了自己的一生,这就是父亲。甩起的巴掌宁肯扇驴子的屁股也舍不得扇驴子的脸,那是因为驴子就是咱庄稼人同病相怜的兄弟;父亲一言不发扇自己的耳光,那是承受了巨大压力之后的自责,是长期隐忍之后的爆发,是面对困境的无奈,这就是父亲。

将地埂削细,让削细的地埂上多出一垄能种庄稼的土地;和土地犟了一辈子,恨不得让地里辛苦侍弄的庄稼长成一棵大树;杏儿岔有史以来风调雨顺的那个好年景,收获了一茬孝田,一个人把所有的庄稼都留给了人间,这就是父亲。怀抱着门神和春联就怀抱了一脸的幸福;当一根肋骨断了,那么硬的骨头断了的时候,他生平第一次向疼痛低下了头,但他从来就没有说出过内心暗藏的痛;像一朵秋天的菊花,像一盏智者的油灯,照亮了杏儿岔那座老院子的四季,也照亮了儿女们内心的黑暗;肋骨折断,腰椎错位,膝盖骨偏移,那是一把经受了风雨,饱尝了艰辛的骨头,然而却是一把始终微笑着面对一切的骨头,这就是父亲。

杏儿岔的杏花围住一座老宅院,围成一个巨大的花环,这个曾经栽种下无数棵杏树的老人,让所有的眼泪都变成一枚枚倔强的杏核,在这片厚重而疼痛的土地上再一次生根发芽。父亲啊!试问,最终属于您的那几平方米土地,您到底能栽出多少棵杏树种成多少石庄稼?您在地下究竟能抽多少袋旱烟能喝多少罐茶?从此,杏儿岔就多了一座山,一座让人鞠躬、让人磕头、让人仰望、让人泪崩的山,那座山是以父亲的名字命名的。

读完这一辑诗歌我掩卷沉思,一个平凡而可敬,劳苦而伟大的农民父亲的形象清晰地站在我的面前,仿佛那所有催人泪下的诗句都是写给父亲带血的祭文,陡然间在读者心中竖起一座真情铸就的丰碑。



二、我把你的名字写在诗里


“百善孝为先”,孝道是天之经、地之义、人之行。这部诗集真正打动人心的,也就是诗人发自内心的孝道所生发出的疼痛,进而由内心无法说出的疼痛来诠释诗人的孝道。

诗集的第二部分,诗人集中所有的笔墨叙述自己的母亲。从一个辛苦一生操持家务的母亲写到满头银发病魔缠身的母亲;从一个儿孙绕膝安享天伦的母亲写到油尽灯灭与世长辞的母亲,其间,诗人将自己内心强烈地爱和敬和愧疚糅合到一起,矛盾的心理呈现出痛爱交错的情感纹路,将浓烈的痛感和无以替代的母爱注入诗歌的字里行间,正是这种揪心撕肺的痛感,集中表现了诗人对于慈母的那种感人的孝心,尽管自己因为工作的关系不能常伴父母左右,因此觉得自己在父母身边永远都是一种亏欠,也正是诗歌的这种痛感使人痛彻心肺,让一个任劳任怨慈祥善良历经风霜却又在平凡中彰显伟大的农村母亲的形象,质朴而清晰地站立在读者眼前,此时,庞菊花是一个响亮而沉重的名字,她不再是诗人一个人的母亲,而是全天下人可亲可敬的母亲。

诗人把对母亲的大爱、大敬和大孝,用运诗歌的形式进行倾诉式呈现,每个字都如心头渗出的血珠,每行诗都像铅铸刀刻般的沉重。这种质朴、内敛、沉郁的思想情感和不事雕琢的语言风格,构成了其诗歌强烈的内在感染力和穿透力,使每个读者在诗人掏心掏肺,锥心泣血的诉说之下,那如潮水般袭来的痛感,让心灵承受了极大地震撼,从而使灵魂得到一次净化和涤荡,达到一种极致极纯的艺术效果,这就是牛庆国诗歌的魅力所在。

“你在人间经受的最后的苦难/渐渐地你就没有了力气/松开手的那一刻/我听见我们之间的血脉/被嘣地一声剪断/我终于没能把你拽住/这是你一生中对我最失望的一次”。母子连心啊,母亲的溘然离世,就像江河断流,母子同流的血脉瞬间就截断了,而在诗人的内心把母亲的辞世,归咎于自己的无能和无力而自责。更令人痛心的是作为儿女,在母亲最后承受苦难的时刻,谁也无法替代这种苦难,谁也无法拽住母亲那一缕留恋的目光和脆弱的生命,在母亲赐予儿女生命的时候,剪断的只是凝结了血肉的脐带,当母亲绝尘离世的时候,剪断的却是凝结了情感的脐带,听吧,“嘣”地一声,诗人头顶的那片天刹那间就坍塌了。

“只是我们老牛家没有家谱/你连一个存放名字的地方都没有/因此/我只能给你写首诗了/在诗里写下你的名字/虽然/你不知道什么是诗/但你一定知道我屋里的那些书/能被写在书里的人/就会在书里一直活着/只要他是好人”。母亲是一个极为普通的农村老人,不需要给她树碑立传,就连存放她名字的家谱也没有,但诗人的哀思与追念该有个寄托的地方吧,于是,诗人就把母亲写在诗里,把自己对母亲的怀念和歉疚一并写进诗里,这样,母亲就会一直活在自己的诗里,活在自己的心里,活在永远的记忆里。

此时,当我读完长诗《我把你的名字写在诗里》之后,滚滚热泪同样打湿了诗中的那个母亲,打湿了诗中庞菊花的名字,我在心里默默为她们祈福,为了这个母亲,为了我的母亲,为了全天下人的母亲……



三、一个人忽然想鞠躬


“一个人忽然想鞠躬/一定是心里还有些悔恨交加的事”

在诗人的心里,杏儿岔是永远放不下的地方,因为爹娘活着时在杏儿岔,爹娘死了还在杏儿岔,那是打折骨头连着筋的地方,那是擦干泪水流出血的地方。其实,即便诗人对故乡,对父母做得再好,在诗人的心目中还是觉得存在着许多亏欠和内疚,这也许就是诗人所谓的心存“悔恨交加”的事吧,从而折射出了诗人善良、孝道、感恩的内心世界,折射出了诗人自省、自责、自谦的高贵人格。

“一个人忽然想鞠躬/想给粮食和太阳鞠一次躬/也想给小草/树木/还有花朵鞠一次躬/感谢它们跟你一起来到这个世上”。这闪耀着人性光辉的诗句,同样折射出了诗人旷大无比,包容世间万物的胸怀和气魄。在诗人眼里,粮食、太阳、小草、树木和花朵都是值得自己深深鞠上一躬的生命,万物无意人皆有情,在诗人看来,这些琐碎而卑微的生命和父母一样,值得尊重,值得敬畏,就因为“它们跟你一起来到了这个世上”。

在《回故乡》一诗中,诗人是这样阐释故乡在心中的地位和分量的:“东一趟/西一趟/不管身在何方/我心头的指南针/总指向一个叫杏儿岔的地方”。故乡两个字,在每一个游子的心里都是一根软肋,无论怎样拽怎样扯都是一种痛,有时,会把人从夜半的梦中痛醒,因为故乡就是人间,那里有着人间并存的疾苦和温暖,大爱与亲情,炊烟与记忆。请听,从远处传来的唢呐声,即便吹奏的是一支欢快的曲子,但在诗人心中还是布满了忧伤:“声音的血丝丝/布满黄昏和早晨的山梁”。

行走在杏儿岔,杏儿岔的疼痛,是一个村子的阴影,以至于,诗人碰到从前的一棵苦苦菜时,都要跪下。

在诗人的心里,“故乡的诗难写/写深了/怕碰着疼痛/写浅了/又怕被风吹走”。诗人的心,清澈的如同一瓦盆清水,里面盛满了故乡的人间烟火,盛满了故乡的风调雨顺,盛满了故乡的人情世故,也盛满了亲人的悲欢离合,盛满了亲人的喜怒哀乐,盛满了亲人的生离死别。最终,从小我中见大我,在小爱中存大爱,诗人的心中盛满了天下苍生。

牛庆国的诗歌自然流畅,易诵易读,没有过多地雕琢与粉饰,平实的文字蕴含着人间大爱,每首诗都是一幅简笔素描的画卷,呈现给读者极强的画面印象,真情如水,感动如潮,字字含泪,行行滴血。诗人并没有用运高亢、激昂、呐喊的笔调,而是以平静的叙述和朴实的笔触驾驭文字,正是这种质朴、沉静、内敛的感情让我们感受到了一种发自内心的高亢、激昂和呐喊,这种极具理性的气场和叙述性文本的布局,奠定了他写实性诗歌的自我风格。

诗人在开卷之页就已阐明,这本诗集是献给父亲和母亲以及故乡的真情之作,诗集自始至终都被笼罩在一种难以割舍的亲情之中,从头到尾都被一条疼痛的主线贯穿着。我饱含着热泪强忍着悲痛读完了这部诗集,我把诗里的父母读成了自己的父母,我把自己的父母写成了诗里的父母,我为他们默默祈祷,为他们默默祝福。

最后我想请求那些不善待老人,缺失孝道的人们,能否也读一读牛庆国老师的这部诗集,让诗集闪烁的光辉和散发出的正能量照彻他们心中的那些阴暗。

“家有父母在,何必远烧香”。

在诗人的心中,父母就是一尊千年不朽,万年不倒的佛。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