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其他» 中华辞赋»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中华辞赋
卢力华:先父十周年祭
发表时间:2016-04-04 11:13:05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卢力华

先父十周年祭


卢力华


呜呼!忽焉十载,恍如昨日。时逢腊月,节在小年。天色未明,铃声骤响惊魂魄;呼儿唤女,悲声难禁急驱车。盘旋山道,九曲回肠寸断;云横岭表,双泪带血长嗟。扑向床前,疾呼不应;轻抚双颐,睑动难睁。握手唯栗,喘息渐微。云暗暗兮雨淅沥,雾蒙蒙兮风砭骨。田园失色,老牛林下停回嚼;蓬宇含悲,童稚床前亦嚎啕。北风骤劲,寒气愈深。天雨雪兮纷纷,地变白兮沉沉。此景此境,恍然在目;此情此恨,依然在心。呜呼哀哉!

先父生辰,四月十七;仙逝之日,腊月廿四。七十二载生涯,岁岁茹苦;三万六千路程,步步艰辛。家住山村,生逢乱世。虽有薄田瘠地,难免天旱地涝;纵无苛捐杂税,怎禁官侵匪扰?生计唯斫竹伐木,挑柴卖炭;打工出力,上街下县。先祖耕种而外,不理家务;祖母身罹痼疾,多卧床褥。父年少时,曾入私塾,三载而辍,才识蒙书。先祖古道老成,寄望甚殷,然性格严厉,冀一日而成,稍有怠惰,非骂即嗔。某日,教子珠算,授以口诀,加减乘除,令其练习。至暮记诵稍涩,指法尚疏,怒目申斥,爆栗加头。先父秉烛端坐,一念执着;俯身算盘,十指飞落。油尽灯枯,口诀倒背如流;东方既白,指法腾挪自如。先祖察觉,默然不语,遂以家事,悉数委之。其时父年一十又五,稚气未脱;家人四世同堂,弟妹尤弱。耕种难以糊口,挪借更无着落。风里雨里,担千斤之重担;泥中水中,积一身之疾患。寒侵两股,疼痛难安;湿入双膝,几近瘫痪。是时,抗战方胜,内战正兴。先祖忌惮抓丁之急,爱子情深;权弃延医之计,苟全性命。先父无奈,痛苦度日。稍稍拄杖能行,急急求医诊治。暗中借担谷之费,私下去悬壶之家。所幸杏林有德,怀仁慈而悉心;济世有方,施妙手以疗疾。不日将愈,惜乎资费已然告罄;功亏一篑,悲哉痼疾自兹缠身。然医家悲怜,遗微量之虎骨;先父感激,终一生而铭记。每每忆此,满怀感恩之意;常常嘱余,必存惠人之心。善哉善哉!

欣幸解放,万象更新。先父以略通文墨,且精珠算,投身土改,四处奔波。时有官某极为欣赏,每欲招为文书,侍从左右,冀日升迁。父以腿脚不便,婉言谢绝。实乃生性耿介,鄙弃阿谀,不事逢迎,难与为伍。尔后参与组织互助组,成立初级社,并入高级社,迈入公社化。先父一直担任会计,四处记账查账,周正稳妥,受人称赏。当此之时,举国跃进,大炼钢铁,跑步前行。更有甚者,吃大食堂,毁锅灭灶,饿殍成行。先祖曾饿昏于途,幸被救活;人祸天灾,民命微薄。先父虽已成家,然四处奔波,聚少离多。母亲亦上百里挑粮,进深山烧炭,到长河淘沙,至炉前炼铁。其间花亭建库,水淹上游;居民迁移,异地淹留。某日匆匆归来,祖宅被占,安置移民;财产失散,家不复存。先父竟不以为意,携弟妹移居岳家,随寓而安,不在话下。时至今日,不复归籍。

复经数载,土地下放,黎民日苏,国运复昌。寅年午月,悬蒲插艾之日;麦熟粽香,击鼓竞渡之时。母亲历死生之劫难,生我于夏日。先父闻而急归,抱我于室外,端详于日下,不顾邻里善意之哂笑,尽享初为人父之欢欣。自兹而后,父父子子,四十余年,生死相依。谁料一别十载,岂不痛哉!

后二年,出席县团代会,同行合影存焉。此乃先父一生所得之最大荣誉。每瞻照片,风神俊奕,雄姿英发,如闻声息。嗣后任大队会计一十余年,账目条清缕晰,数字准确无误。上级审查,赞赏有加。常谓人曰:“人不死,账不烂。”今家中仍存账本一箧,装订完整,字迹清晰。人去久矣,账犹不坏。比之今日,账分真假,人未去职,真账不存。竟以假账逃税为业,矫账贪腐为荣。世易时移,求真务实者式微;时过境迁,寡廉鲜耻者竞进。悲夫!

犹记得土地承包之后,家人日渐温饱。然旧宅与邻家共脊,早已破败。邻宅既除,独立难支,风侵雨蚀,不可安居。无奈之下,只得择地重建。是时,余求学于外,难以顾家,下有四妹,年龄尚小。先父年过半百,腿脚不便,制砖伐木,亲力亲为。冬十月,余请假一周,以助父亲。谁料阴雨绵绵,不得一夕放晴。土砖砌墙,难敌雨袭风侵;夯土为基,怎当水洗寒凝。高已逾丈,已令忧心;时有盗贼,尤其伤神。木板覆于墙隅,权避风雨;稻草铺于垒土,聊充睡床。夜来独卧,孤灯高悬;凄神寒骨,难以言传。返校之日,天犹未开,功犹未半。父谓余曰:“若不日天晴,则土墙可保,必期于新居团聚;若久雨不晴,则墙壁倾坏,唯寄望赁屋而居。”彼时苍颜褴褛,目光沉静。复嘱余:“安心读书,勿复记挂!”父兮父兮,含辛负重,莫可知兮;深心酸楚,莫可说兮。

先父中年而后,代购代销,服务乡邻。挑运货物,往返十余里路,山高坡陡;坚持二十来年,春夏秋冬。报酬虽少,服务必优。身强力壮,犹不堪其辛苦;体衰痼疾,竟能慎其始终。早晚经营,披星戴月;白天务农,秋种春耕。身兼二任,劳苦有加;胸无城府,霁月光风。

及余举债购房于县城,意在伺奉双亲,教养儿女。先父知余拮据,埋怨太过铺张;悯余艰难,执意仍居乡下。年逾古稀,长年不辍劳作;偶来一住,辄念耽误耕稼。一日,小住归去,突发中风,倒卧路旁,幸为乡邻发现。余火速回家,先父头痛难忍之际,竟怪家人告知于余,责余丢下工作,催余上路。所幸并无性命之虞,唯留轻度偏瘫之忧。至此,仍以城里太闹,留居老宅,仅在年节,小住几日而已。尔后一年有余,旧疾复发,卧床不起,不能自理。常念乡邻外出打工,子孙上班上学,若去,当于岁末农闲之时,免劳邻里往返奔波,勿使儿孙耽误学业。果艰难延捱至寒假之后,竟不复与儿孙共度一除夕。呜呼哀哉!

昔欧公三岁失父,经甲子而表于泷岗,有待也。而余不惑之年失父,天命之年犹碌碌然,夫复何待?纵有凌云之妄想,未免敛翅以疑惘;倘余千里之豪情,终负盐车而彷徨。夫复何求?所幸慈母尚健,犹可尽孝,以补平生之憾。惟励儿女甥侄弟子志存高远,洁身素行,不汲汲于浮名,勿营营于私利。堂正生活,磊落为人。斯亦足矣。

今日天气,亦似当年,愁云惨淡,乱雨时飞。老天怜而助余悲耶?怨而警余怠耶?怒而责余无所为耶?自兹而后,小年于余不复为佳节矣!岁月于余不复任其流逝矣!昔时所追求者亦应有所为矣!


2013-2-4(农历腊月二十四)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