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会员登录免费注册|我要投稿|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式
总   顾   问: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著名诗人)
  李殿仁(中将、全国人大常委、原国防大学副政委、解放军红叶诗社社长)
常务总顾问: 晓   雪(著名诗人、诗评家,中国诗歌学会名誉会长)
高 级 顾 问: 峭   岩(著名诗人、中国作协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原解放军出版社副社长)
  欧之德(著名作家、原云南文联专职副主席、云南作协副主席)
总   编   辑: 吴传玖(中国作协会员、著名作家、诗人,少将、西藏军区副政委)    详情>>
首页 中国诗歌 中华诗词 中国散文 中国小说 中国散文诗 中国杂文 纪实文学 中华辞赋
本站要闻 网上书城 诗人专栏 文学访谈 文学评论 出版信息 文学百花 博文推荐 文学广角 文学刊物 外国文学
文坛资讯 文学专题 作家专栏 名家在线 文学理论 文学风华 文学少年 博客推荐 文化博览 文学影像 文学社区
当前位置:中国梦文学网» 文学评论» 散文评论» 正文 最新:著名文学图书品牌“中国诗文金点”推出中国新诗百年献礼诗集公告
散文评论
喻晓:磨砺文字的锋芒——读阿杜随笔集《独自舞蹈》
发表时间:2016-04-01 14:07:20       来源:中国梦文学网       作者:喻晓
磨砺文字的锋芒

                                 ——读阿杜随笔集《独自舞蹈》


喻晓


志民与我在一个编辑部同事多年,战友,文友,编友,且他与舍弟同名,一直记在心里。退休后,虽同住一楼,却难得见其尊驾。只闻他潜心易经,钻研中医,颇有心得。近日他送我一书《独自舞蹈》,署名阿杜。阿杜是谁?阅读,惊奇,拍案,大呼精彩了得!此阿杜,即彼志民也。原以为他退休后收山归隐了,没想到闭关修炼,把玩文字,化育诗意,已至禅境!其实他没闲着,行走南北,游荡网络,另辟蹊径,收获丰盈!能与网络写手隔空论道,敢与北大教授辨析周易,已非等闲之辈。

以往印象,阿杜生性孤傲,诗文均不同俗流,凸显骨力劲道,南边自卫还击作战时写的散文《和平之子》,至今还深印脑海。一般般的他不屑,骨子里的不屑。平时少言,乡野朴实老农式的少言,常抽着烟做沉思状,有点冷眼看世界的意思。他的傲藏在心里,一旦爆发,势如霹雳,不会顾你颜面。记得一次文友聚会,其中某位,即有名的狂徒亦是阿杜的作者,突显傲慢语惊四座。没想到阿杜一声“你不就写了几首破诗几篇破散文嘛?!”把此人噎得半饷无语。大凡优秀文人都有点傲,嘴上不说心里是,虽不像大呼高力士脱靴的李白,总要眼皮抬高一点俯视朋辈。傲而不妄就好。有点本事就妄称江湖老大,必是愚蠢无知。傲是霸气,自信,一种生命品质,真文人品格。唯唯诺诺,小肚鸡肠,怎能睥睨天下,笑傲江湖!

此阿杜又非彼志民也。遍读《独自舞蹈》,感到我面前站着的已不是那个熟悉的头有些秃,发有些白,眼神有些迷离的志民,那个志民已经老去。而是一个将青春两字投进高炉煅烧三日,然后将淬火加钢的部分又留给自己的阿杜,一个把天地万物当成精神参数,把日子过成乐子,把文章整成段子,坚拒仪式化生存,仰慕生命激情,活得精彩有质量的阿杜。说实话,此人有点陌生,但陌生得令我高兴。他带着平仄、带着乐感,用键盘挽着文字快乐地舞蹈,舞出了自己的个性,自己的魅力,自己的灵魂。

阿杜这名字与本名比起来,具草莽气,江湖气,不太安分,有点近乎旧上海“黑老大”的意思,这倒与他颇具野性粗犷的精彩文字合拍。对传统挑战,对文章模式挑战,也对自我挑战。他说过,写字作文的人要始终保持“叙述忠诚和对汉语言的革命态势”。没了安分,作文就少了约束,就少了些陈腐酸臭,少了些假斯文,少了些端着架子言不由衷应命趋时。就能放浪形骸,闪展腾挪,思接千载,心骛八极,多了一些原始期待、自然勃发,多了一些自家感受、独有智视。俯仰由性,歌哭随己,真情真性,直抵文学本质!

我喜欢阿杜的创造性。这么一把年纪了,玩解构,玩幽默,玩逆向思维,超越自我,把文字玩得激情万丈,火花四溅,一身锋芒。《生抽不是酱油》,《把硬道理想法弄软乎》,《黑暗是一种颜色和情感表达》,《“朕”一次又何妨》,《我的梦里下着雨》,《美丽动人家常菜》,《快乐地错一回》,《放声大哭》,《浪之视美》,《蚂蚁的欢乐》,《自己和自己相遇》,等等,等等,光看这些题目,就会有吸引你的新鲜感。阿杜不喜欢常态,不喜欢克隆,不喜欢模写,不喜欢定制,不喜欢顺杆子爬。阿杜喜欢把文字嚼烂了,捣碎了,弄黏糊了,再按自己的想法重新烹调,重新结构、重新涂抹、重新塑造,让别人一看就知道是杜记产品。文人应该这样,有点野心,坚持创造,拒绝平庸。给万物充血,让所有文字编队,大将风度,呼来唤去,随意驱遣!古人云:“语不惊人死不休”。阿杜也说:“狠!”拿鞭子狠劲地抽,拿斧子狠劲地砍,让每一个字都长上青春痘,血旺气盛!让每一个标点都成为挖斗,掘地百尺也要见甘泉才罢,即使爱也要像红高粱地的余占鳌九儿一样爱得野蛮爱到极致!写文章是苦差事,但把幽默写在旗帜上的阿杜,一篇完后,肯定在偷着乐。

我喜欢阿杜的诗意表达。诗是文学的灵魂,是百年老店里的高汤。有了诗意,文章的味道就特别了。阿杜是诗人,满纸诗意流淌。他写夏日西瓜:“瓜被切开时,一个美丽变成多个美丽;一个三角形立面、又一个立面,如是红墙,墙下绿地,又如舟如帆如‘门泊东吴’的船队····”依形化美,循实出华,你能不觉得新颖?他写小米粥:“粥一碰到舌头,舌头就高兴,意兴遄飞····饱暖其腹,安详其神,一道生活中微不足道的过程,成为了一种生命形式,教万物之灵的人类健胃强体的同时超凡入定。”如此这般禅意,你能不对微如一粥一粟者充满敬意和心存感激?他崇尚野性膨胀、气脉冲天的野草:“我是说,草这一种,应该是野火烧不尽的那种,春风吹又生的那种,穿越了时间和历史,有了灵魂和气质有了生命历练的那种,是大自然的嫡亲,不是混血儿,绝对一个中国纯种!”他把公园里的绿草皮斥之为“人与无知合谋制造出来的巨型假发套!”不管是否过激与偏颇,那莽原碧连远天、被腾格尔唱成“天堂”的野草你能不神往?挥斥方遒,天马行空!神形其中,哲理其中,诗情其中。读罢,我也快意其中。

阿杜平生好饮。夫子自道,只要绿色“二锅头”“哐”地戳桌上,便迅疾深陷没出息的愉快状态,舌头嘴唇喉节开始蠢动,像儿童玩具通上了电源。三杯入肚,潇洒,文雅,高傲,放浪,热血沸腾,创作渐入佳境。借酒浸胸润肺、洗涤灵魂之后,就保不定会喷吐出无数的真实感受、真情道白。依我说,他那些状写身边凡物琐事,诸如西红柿、野草、臭干子、狗、烤羊腿、麻雀子等等,从中抽象、咏叹出的缕缕美感哲思,恐怕大都是他酒后放浪的智慧,而作为智慧的幽默,也理所当然成了读者的甜点、盐粒和孜然。











     
Copyright © 2013-2017 Powered by 中国梦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7051047号
中国梦文学网,免费提供文学交流、文学作品资源等信息。